网文资讯:小说:《人类学》

摘要: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齿的故事》这部颇具实验性的小说中,通过一名叫“高速路”的拍卖师,将这些牙齿和他们背后的故事串联了起来。在小说中,作家还将故事里诸多平凡人物以大作家命名,例如悉达多、胡里奥·科塔萨尔、拿破仑、卡洛斯·富恩特斯,甚至福柯、乔伊斯、萨特都写进了故事,赋予他们全新的角色——主人公冷漠的儿子、古怪的邻居、活得像一出“喜剧”的叔叔们和擅长演唱“毒鸡汤”的歌手……与以往中国读者熟知的马尔克斯、略萨、波拉尼奥等西语作家不同,这位获萨满·鲁西迪、恩里克·比拉·马塔斯盛赞;受乔伊斯·卡罗尔·欧茨、阿里·史密斯热捧的文坛新星不仅用这部题为《我牙齿的故事》(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作品复兴了拉美传统,更用了实验性的笔法打碎了艺术与大众间的高墙,书写了西语文学的新篇章。在本书的后记中也提到了成书的背景。19世纪现代连载小说作为文体兴起的同时,在古巴诞生了一种风行拉丁美洲的奇特职业:雪茄厂朗读者。为了减少手工劳动者重复劳作所导致的单调倦怠,工厂会安排一位工人为其他正在工作的同伴朗读雨果、左拉甚至大部头西班牙历史的书稿。21世纪这种文体在墨西哥的胡麦克斯果汁厂复兴,而重新发现这项拉美文学传统的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瓦莱里娅·路易塞利。她受胡麦克斯艺术馆(与果汁厂仅一街之隔)委托,期望用一篇文章拉近艺术和普罗大众的距离。于是她借鉴了“雪茄厂朗读者”的历史与“连载小说”的文体,为果汁厂工人写一部每周连载,适合高声朗读的小说。《我牙齿的故事》讲述了世上最好的拍卖师古斯塔沃·高速路和他牙齿的故事。一部关于“我”的收藏品们、它们独有的名字和它们经回收后焕然重生的专著。

摘要:
本期主持人鲁敏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代表作《九种忧伤》《墙上的父亲》《惹尘埃》《伴宴》《六人晚餐》等《众生·设计师》黄孝阳
作家出版社2016年3月我跟孝阳的小说观和写作实践,是全然不同的。正因为这样,

摘要:
本报讯记者在北京文化战略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未来的20部新片、10部电视剧网剧和10档综艺节目计划,其中严歌苓同名小说《妈阁是座城》、《老师好美》以及《上海舞男》,刘慈欣小说《球状闪电》以及徐浩峰
…本报讯记者在北京文化战略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未来的20部新片、10部电视剧网剧和10档综艺节目计划,其中严歌苓同名小说《妈阁是座城》、《老师好美》以及《上海舞男》,刘慈欣小说《球状闪电》以及徐浩峰的新作《刀背藏身》等都将改编为电影。北京文化是由董事长宋歌、总裁夏陈安携知名经纪人王京花、影视投资人娄晓曦、制片人杜扬共同创立的影视制作公司,旗下世纪伙伴将主攻电视剧网剧板块,由娄晓曦领衔,而著名作家、编剧严歌苓作为文学顾问提供版权支持及内容把控,著名导演张黎作为出品总监组成强大制作阵容,浙江星河则由“内地经纪人之母王京花领衔,旗下有白百何、胡军、江一燕等数十名知名演员。凭如此强劲的幕后阵容拿下了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影视制作项目,发布会上公布的未来将投资和制作、上映的电影就有近20部,除了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刘慈欣同名原著改编的科幻电影《球状闪电》、乌尔善打造的《封神》系列、丁晟执导、成龙主演的《铁道飞虎》外,还有一些此前没正式曝光的由知名小说改编的影片,包括编剧严歌苓同名小说的《妈阁是座城》、《老师好美》、《上海舞男》,以及徐浩峰的《刀背藏身》。推荐阅读:严歌苓三部小说将被搬上银幕:

摘要:
高中毕业那年,我没有听从父亲的话,去工厂当女工,而是去了附近的一间小学当临时教员。我断断续续教了很长时间的书,从家庭教师、临时教员、代课老师到正式教员,然后又回到当家庭教师、兼职老师,以致身边的许多朋
…高中毕业那年,我没有听从父亲的话,去工厂当女工,而是去了附近的一间小学当临时教员。我断断续续教了很长时间的书,从家庭教师、临时教员、代课老师到正式教员,然后又回到当家庭教师、兼职老师,以致身边的许多朋友都称呼我为“林老师”。在中国上学的几年,我开始了在这里的打工生涯。就像过去一样,我轻易地就找到了几份辅导英文或中文的兼职,每个周末从我那破旧、令人沮丧的住所穿梭到城里的富人区,绞尽脑汁给我的那些学生上课。在学生家的时候,我会经常低头看脚下的木地板,羡慕那些能每天踩在如此温暖、富有韵味的木地板上的人们。我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学会分辨劣质地板和优质地板之间的区别。我的第一对学生是来自香港的一对兄妹。哥哥温文尔雅,也聪明绝顶,据说他两岁时就会独自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书,直到他的母亲早晨从睡梦中醒来时才将他抱离椅子。妹妹和哥哥不一样,喜欢画画和编手链,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她的画,书桌上和墙角处经常能看到色彩缤纷的珠子和水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很快他们一家就和我周围的一些外国人一样,在雾霾还没来到以前就离开北国了。我有一个学生,他的母亲总是在我们上课时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一边翻杂志,一边听我讲课。这位母亲有着典型亚洲虎妈的性格,不会因为在大庭广众辱骂孩子而觉得难为情,她和后来的几个亚洲家长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永远精力充沛,也有着一双听力出奇灵敏的耳朵。我记得有一次,我的学生再次因为分神而错过了我的一道问题,那位精力旺盛的母亲像一匹受惊的母骡般从卧室跑出来,恶狠狠地骂了我的学生一顿。结果我那可怜的学生还是永远地错过了我的那个问题,接下来的几天,他游戏的权利还被剥夺走,他被迫暂时告别他的游戏机和堆积如山的乐高积木。和我相处时间最长,也最刻骨铭心的是一个自闭症男孩。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四岁,却只能说一两个粤语和英语单词。但他却有着令人惊喜的数学天分和建筑细胞,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算出一个三位数的二次方,而且永远准确无误。这个男孩和他的家庭很快就和我建立起微妙而深厚的联系,他们一家曾经几度慷慨地帮助我渡过经济上的难关。我的家教生涯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父母偶尔会对我的工作忧心忡忡,给我提出各种建议,他们希望我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到随便一所学校教书或像他们的大女儿那样经营自己的辅导中心。在他们看来,那才是有保障的工作,我的生活过于奔波,而且终究还是毫无意义的。后来我确实很幸运地找到了唯一一份在国际学校教中文的全职工作,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很快我就辞职了。在我下定决心离开那所学校之前,我在开往学校的班车上有过两次令我永远不会忘怀的经历。其中一次是在班车即将开进校门时,我突然感觉自己和其他人都像是一群正在被送往集中营的囚徒,而所有人却对此几乎全然漠视。从前的那种恶心的感觉再次回来,我无处逃遁。如此的恶心感觉还出现过几次,它们也都成了我告别一段生活的前奏,宛若笼中鸟的歌唱,哀婉却无疑充满力量。我的荒诞经验教会我明白挣钱最快也最多的工作往往未必是最令人愉悦的。和周围一些来自小语种国家的人一样,我曾经也接过许多校对手机软件的马来文的工作。那些公司付给我们优渥的报酬,却也加深了我对电子产品的恐惧及随之引起的焦虑感。有一次,一家公司让我去了他们在城西的办公室工作,我在那里待了一整个白天,日落时分和那些朝九晚五的白领一起走出那座庞大的钢筋水泥建筑。一路上,我的右手一直处于毫无知觉的可怕状态,那是由于长时间敲键盘而造成的。我小心翼翼地用左手护着刚领到的几百块钱,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能回到那里。在像了断一段爱情那样决定告别全职的教书生涯以前,我曾天真地对不同的人说出我要成为一名作家的想法。一次的通话中,我对在电话另一头的父母提起这个念头。母亲的第一个反应是究竟会不会有人买我的书。当时我其实很想告诉她,写小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而我的生活却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繁琐事情,我很可能就此将青春和生命葬送在这个念头之中。但很快我便振作起来,以一种惯有的欢快、自信的语调对她说:“小说家可以很富裕,甚至富裕到能够买下岛上的大别墅。”

摘要:
一队又一队人形,从各个方向鱼贯入城。历史和历史尺度已经毁坏,积习统治了本能。欲望撕开面纱,为人颁布法则:欲望面前机会均等。本书展现出了文学书写最广为人知的野心,语言的、叙事的和文学史的。它以连续九个月

图片 1

图片 2

本期主持人鲁敏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代表作《九种忧伤》《墙上的父亲》《惹尘埃》《伴宴》《六人晚餐》等

定价:100元评分:8.0出版:作家出版社一队又一队人形,从各个方向鱼贯入城。历史和历史尺度已经毁坏,积习统治了本能。欲望撕开面纱,为人颁布法则:欲望面前机会均等。本书展现出了文学书写最广为人知的野心,语言的、叙事的和文学史的。它以连续九个月里,上百人盘根错节的谱系,从历史与当下的结合点,深入时代废墟,以复合声部勘察动荡的人心。在这幅波澜壮阔、逶迤幽深的意识画卷里,我们的时代无处藏身。本书是当代汉语写作久经蓄积后从观念、能量,到技艺、手法的一部集成之作,是中国小说创作的世界级收获。读家:别水

图片 3

《众生·设计师》黄孝阳[著]
作家出版社2016年3月我跟孝阳的小说观和写作实践,是全然不同的。正因为这样,我特别尊敬和欣赏他的写作。他有异数的刺目光芒,高热高寒的金属意味,特别挑战阅读者的智力与能力。目下众多小说,面目接近,赛如近亲或堂兄妹。《众生·设计师》这样的作品,却是独门孤子,只会出自黄孝阳之手。——鲁敏在70后作家群中,黄孝阳是一个引人注意、且上升势头强劲的作家。在继2008年获得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新人奖之后,他的《人间世》入围“凤凰网网友票选2010年年度十大好书”
;《旅人书》入围2012“南方周末”年度致敬图书提名,并频频入围新浪和凤凰读书频道的好书榜。他的每一部作品几乎都能带出一种新的小说形制或文学形态,从《遗失在光阴之外》到《阿槑历险记》,从《人间世》到《旅人书》再到眼下这部《众生·设计师》,其天马行空的诗意,兼容并蓄的庞杂,才华滚滚的叙事方式,即使熟悉他的人都会倍感讶异,同时更佩服他在文学创作上的这股持续的探索和热情的“折腾”。当然,对于读者而言,阅读他的小说,是一种挑战,也是一次探险。现代快报记者
陈曦科幻小说与纯文学的融合尝试读品周刊:《众生·设计师》是你的长篇新作,可否介绍一下这部新作?黄孝阳:首先,它是关于时间的书。时间不再只是一个箭头,也不是一个循环往复之物,它是一个由过去、现在与未来构成的漩涡。三者互相影响渗透,很难说谁决定了谁。从时间轴来看,这个故事发生在未来一个人工智能崛起与人类为敌的时代。两个学生为找到人类情感模块(它可能会成为打败人工智能的病毒,也可能赋予人工智能灵魂),设计了一个叫“彼世界”的系统。这个系统里有一个少年天才,他爱上了美丽的女老师……两个学生为这个爱情故事,绞尽脑汁,设计了很多桥段,包括狗血鸡汤与哲学思辩等,试图来探索人性的幽微处……总之,我在这里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不如大家去掏钱买一本,看看这三十多块钱能换来什么。读品周刊:对于这个时代,你一直有种介入的立场,比如这部小说就探讨了时下很热的“人与人工智能”问题,那这是一部科幻作品吗?黄孝阳:有一些科幻元素。可能不算是通常意义上的科幻作品。我只能说可能这两个字。话语权不在我这里。是什么好像不那么重要。是什么有个前提,即它不是什么。把这个问题再往前推一下。这本书是小说吗?去年,有个朋友就问我,你写的是小说吗?我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如果它不是小说,那它是什么?读品周刊:你的小说有个特点,就是跨学科的内容比较多,涉及到物理、历史、宗教、人类学、心理学等等,百科全书式的。黄孝阳:如果小说家到今天还是一个说书人的姿态,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们已经置身一个知识社会的前夜。在我的理解里,一个现代意义上的人,他的灵魂里要有四个维度,政治的,经济的,科技的和文化的。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才丰饶。余华写过一本《活着》。书写得很牛,但这个“活着”的实质是很乏味的。我们的小说要从这个乏味里走出来。人类史并没有在福贵与那头老牛相依偎处,就到此终结。我所看见的未来也必定有历史在场读品周刊:有人批评你的小说设计感太强,如何看待这种批评?黄孝阳:这本书里有个女主角,叫立衣。她说了一段话,我觉得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人,就是一个被设计的结果,人类历史的进程说到底就是由一小撮“不自然而然”的天才所推动改变,某种意义上说,大多数人只是这一小撮人涌现的土壤,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提高天才出现的概率。至于道德,那是一个时间概念,还是一个被不断误解的地理名词。这人眼所望处,无一不是设计,建筑、桥梁、音乐、书本。就是那自然界的山川与河流,也是因为人的注视有了喜怒哀乐,否则它们就不存在……读品周刊:你曾说过,作为一个当代小说家,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写什么。黄孝阳:我前面提了一个词:知识社会。知识自信息社会中脱胎而出。它强调人的主体性,使人能够占有今天的海量信息,而不至于被海量信息淹没。主体性即你要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如果不知道,那么你书写的其实跟你毫无关系。哪怕你写出一部《红楼梦》,你也只是在无尽的时间长河里,那个随机敲击着键盘的幸运猴子。曹雪芹是知道自己写什么的。说零度写作的罗兰巴特也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读品周刊:作为一个小说家中的异数,别人关注、写作的是“历史、苦难和乡村”,而你总是对未来很有兴趣,这是为什么?黄孝阳:这本小说里有“历史、苦难、乡村”,也有未来。我对未来更感兴趣。那是我们可能要去的地方。历史很难激动人心,有很多脏东西。也没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回到历史里。忘记历史无异于背叛,这话不错,要看放在哪个语境里说。全球化就是在“忘记历史”。其实我写的许多书都是关于历史的。写《乱世》,我看了近千万字的民国资料。不能说“我总是”,——虽然近年来写了几个。而且我所看见的未来,也必定有历史在场。再过二三十年70后会是群星闪耀时读品周刊:70后作家的面孔在文学界一直是模糊的,不像60后早已功成名就,也不像80后年少成名,是“市场的宠儿”。70后作家在两面夹击中,走出了一条怎样的路?如何评价70后这个群体?黄孝阳:再过二三十年,70后应该会是一个群星闪耀时。从未有哪个代际作家群能像他们一样,蕴有如此多的可能性,50后60后不行,80后90后同样不行,民国“三千年未有大变局”时代的那个作家群也不行。为什么?因为70后承上启下,尤其是这个“下”。这个“下”不是一个上游到下游的关系,而是突变,是在中国从一个古典农耕社会到一个现代知识社会的大跃迁背景下的地震与海啸。突变正在进行时,让他们面庞模糊,难以辩识与归类。相对于其他代际的作家群,70后同时面对着两大命题:一个是民族秘辛、唐诗宋词等等的总和,是一条经常被命名为“中国故事”波光粼粼的河流,狭义来说,即对国族的叙事;另一个由互联网打开的富有科幻意味的对未来的诸多想象,是蝴蝶效应、量子理论、大脑上传、人之不死等等山峰,狭义来说,因为科技进步所推动的全球化浪潮打开的景深。河流与山峰加在一起,便是70后作家要处理的现实。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现实。这也是一个未必会再有的现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