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学

木蛋来到公园里面,坐在一棵水杉树下,从书包里掏出文具盒,打开盖子,放朋友出来。灰飞侠早就憋闷坏了,一见亮光,就要扑腾翅膀往外飞。五根针夹住翅膀,稳住灰飞侠。灰飞侠一脸委屈,不知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五根针没理会,转头望着木蛋,说: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火药如果不是看到我们,也不会炸得那么猛。但是,请你不要赶我们走,我们保证以后不再给你添麻烦,我们可以不进教室,也不进你的屋子,就在外面找一棵树住着灰飞侠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妙,也连忙凑上前,说:我们知道人是很危险的,可是,为了找到金蛋银蛋,我们必须冒险过来。还好,我们撞上了好运,遇到了你,你心眼儿好,不会伤害我们。我们需要你的保护,请不要赶我们走!木蛋突然笑了起来,说:谁说我要赶你们走了?五根针和灰飞侠都愣住了,互相望了望。五根针问灰飞侠:是你说的吗?灰飞侠连连摆动翅膀,说:没有,我没说木蛋伸出手指,把他们捞出来,托在手心,说:这里人少,我想让你们到树上透透气。去吧!五根针明白了,爬上灰飞侠的背,一起飞了出去,落到了水杉树上。木蛋拍了拍手,似乎完成了一件大事,然后,靠着树干坐下,望着远处发呆。在树上玩耍了一阵子,觉得有些单调,五根针就指着树下不远处说:你看,那里有好多花,我们到花上去玩吧。风一吹,花一摇一摇,就像荡秋千,多有意思呀!灰飞侠当然乐意,一展翅膀,就滑翔下去,正落在一朵花上面。阳光直射在花瓣上,一股浓浓的香气往上升腾。他们完全被花香包裹,沉醉了。忽然,一阵风吹过来,花摇动起来。他们也随着花儿左右摇动,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惬意极了。他们笑呀笑呀,笑声搅动了花香,一起向四周扩散,就像无边的阳光里掀起了一圈一圈的波澜。一个小女孩在一个老奶奶的陪伴下,朝花园走来。小女孩一路小跑,冲进了花丛中,一会儿闻闻这朵花,一会儿摸摸那朵花。忽然,她看见一朵花上面落着一只飞蛾,飞蛾背上竟然还趴着一只蚂蚁。她忍不住伸手去捉,灰飞侠吓了一跳,连忙飞到另一朵花上面。可是,小女孩不放过,快步追了过来。灰飞侠当然不能让她捉到,于是,又飞走了。小女孩急了,大声喊:奶奶,我要,我要!一边跺脚,一边指着前面。乖乖,别哭,奶奶帮你捉!奶奶说着,就围了过去。奶奶身高手长,动作又快,灰飞侠扑腾着翅膀,东躲西藏,不一会儿,就飞不动了。奶奶得意地伸出两只芭蕉叶子似的大手,说:我看你往哪里飞?然后,扑了过来。灰飞侠知道这次逃不过去了,只好闭上了眼睛。五根针更是没有办法,只能趴在灰飞侠身上,一动不动,束手就擒。别动!突然,一个黑影冲了过来,横在老奶奶面前,你不能捉他们。老奶奶一愣,问:我捉虫子,关你什么事?他们不是虫子,是我的朋友。五根针和灰飞侠同时看清了,站在面前的正是木蛋。朋友?老奶奶以为木蛋说疯话,根本不相信,我给我孙女捉虫子,你捣什么乱呀?让一下!木蛋站着没动,气鼓鼓地争辩:他们不是虫子,我可以说出他们的名字,一个叫五根针,一个叫灰飞侠。这回你该相信我了吧?老奶奶上下打量了一下木蛋,觉得他脑子肯定是出了问题。忽然,她眼睛一亮,问:你应该是个小学生吧,为什么不上学?嗯,逃学了吧?木蛋像被戳穿了气门,马上就软了下来,低着头,说:我,没有逃学,我,是,不是老奶奶趁他不注意,一下扑过去。木蛋反应很快,从后面一把抱住老奶奶,大声喊:快飞,飞呀!灰飞侠一直仰着头,傻傻地看热闹。五根针狠狠地敲了他两下,灰飞侠才清醒过来,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最后落到水杉树上。水杉的枝条很高,老奶奶显然够不着了。木蛋看到朋友安全了,回头向树下走去。一直站在一边的小女孩说:奶奶,他脑袋没有毛病,他说的是真的。你说什么?老奶奶不明白。那两个小虫子真的是他的朋友。小女孩指了指树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老奶奶还是不明白。他说话,那两只小虫子能听懂呢。小女孩解释,他让他们飞,他们就飞走了。真是太神奇了!老奶奶摇了摇头,认为小女孩也是在胡说,就不再问什么,牵着小女孩走了。未完待续★本文内容节选自《疯狂的蚂蚁III:蚂蚁成了宇航员》黄春华著

早晨,秋扫落叶,秋意已浓,大雁排着v字形,向南飞去,天已经很凉了,使人不得添上一件厚厚的外套。

图片 1

村里的幼儿园异常简陋,不准确的名字叫“育红班”,大概是想要培养根正苗红的接班人。如果没有记错,这批入学的应该是育红班的第一批学生,当然老师也是第一批,是个刚刚毕业的高中女生,跟姑姑是同学。yuhongb教室是

从前,车马邮件都很慢,而那条泥泞的上学之路,更是显得那么坎坷而漫长,一直延续到人生里程的最深处。
我家离学校五里多路,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除了礼拜天,每天都要走五六趟。终点也是起点,起点也是终点,仿佛永远也走不完。家里只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平时主要靠步行。一旦遇上下雨天,只好卷起裤腿慢慢行走,如履薄冰。晚上,上学的路僻静而幽暗,大家结伴而行。
一个黄昏,我正急匆匆地赶往学校,眼看要迟到了,这时从身后开来一辆手扶拖拉机,我机灵一动,抓起车门爬上了车。车颠簸着开过了一个村庄,转头向学校的北方开去,我一个箭步跳下了车。忽然,从另一个岔道口驶出一辆拖拉机来,在距我双腿几厘米的地方停下来。司机一下来对我破口大骂,抡起拳头打得我青皮脸肿。我默默地忍受这一切,甚至用感激的眼光看着他——要不是他刹车及时,我恐怕早就没命了。

过了一会儿,突然,西边黑压压的一片,要下暴风雨了,蚕豆般大小的雨点一枚枚地打在干燥而且满是灰尘的路上,显得格外突现。

回想起来,逃学离家出走,算是我小学做的最疯狂的事了。

对于上育红班这件事我从内心是抗拒的,年龄偏小是一方面,

图片 2

路人见了,有的拿出自己的雨伞,照样走着,有些没带伞的,就只好找个屋檐避避雨。但是远方传来几声闷雷,雨下了更大了。路人虽然撑着伞,但是雨下的太大了,不久身上就要被打湿。只好躲进车里,或者找个店家的屋檐避雨,倾盆大雨下了一会儿。路人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突然间,飞沙走石,昏天黑地早晨的天空变得黑了起来,食堂里吃饭的孩子们也都瞧着窗外,有些小的竞然哭了出来,就是车子也停了下来,因为风雨实在太大,前面的路况几乎看不清。

小学时期,我的成绩一直都是班里前几名,给大人的感觉是非常听话的乖孩子。但自己心里一直对学习提不起兴趣,大多是出于应付,只是将考试看成任务来完成。

我呆呆地坐在路边,再也没心思上学了。我多么渴望拥有一台崭新的自行车,让它载着我自由自在地飞啊!可我知道,这是一种奢求。为了供我上学,姐姐刚念完小学就外出打工了,妹妹也早早下地帮父母干活了。再看看村子里,能跨进中学大门的伙伴又有几个?
想起上学的种种艰难,年少轻狂的我冒出一个伟大的想法:在家自学!我也顾不上和父母商量,一边帮父母干活,一边照着课本自学。还好,几门功课我都能看懂,课后的习题我也大部分会做,只是英语犹如一部天书,怎么也看不懂,只好放弃学英语。
第二学期,村子里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和父亲劝我继续上学,我拗不过他们,重返学校。
一节英语课上,老师指着黑板上的几个英文字母让我读,我一时心慌,竟把英文字母读成汉语拼音字母。在一阵并无恶意的笑声中,胡老师摇头叹息道:“呆若木鸡、朽木不可雕耶也。”我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趁老师写字的时刻,我抓起装满青春期叛逆的书包,夺窗而逃。
从学校出来,心里有丝丝的解脱,更多的却是恐惧和不安。我无颜见父母,不敢回家,也害怕到学校。我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漫无目的地徘徊在学校的边缘。
从此,只要有一节英语课,我就瞒着父母开始逃学。“上学”时,我和同村的同学一起走出家门,却消失在半路上。“放学”时,我又和他们不期而遇,一起回家。
我在学校成了臭名远昭的学生,可是只有我知道,在骨子里,我比谁都喜欢读书。田野上、树林里、沙滩上、小桥流水边,到处留下我读书的身影。
我像个罪人一样,不停地东藏西躲,义无反顾地逃啊逃,从春逃到秋,一直逃到我初中生涯结束。
逃学,为何逃学?许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不敢面对这个悲伤的逃避。是啊,逃学,这种可耻的行为,怎么可能和我这个勤奋好学的人联系在一起?我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宁愿相信那只是一场梦。

这时正连汽车都无法行驶的天气里,在大路旁,隐隐约约间看见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奔跑着,看身高居然是七八岁的小孩子,两人时不时的互相对望一眼,好像并不认识对方是谁,或者说他们在前面的一个有些害怕后面的人。

班主任是一位优雅甜美的年轻女人,责任心很强,要求及其严苛,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尤其是碰上时间较长的寒暑假,假期作业让那时候的我头疼不已。每次临近收假,总是昼夜不停的的抄写生字,实在抄写不完,就要绞尽脑汁编造理由躲避检查。作业本掉进火炉或者被弟弟撕掉,是我经常编造的理由。更荒唐的借口是家里母牛生牛犊,或者枣子熟了要帮忙家人,以此为借口请假拖延时间,然后在家疯狂的抄书。

两个孩子的前面有一座小屋。他们像逃命似的往小屋那跑去。

小学三年级吧,学校放忙假。每年六月一号左右,麦子熟了,老师要回家收麦子,学生也要回家帮忙,一般都会放假十五天左右。放假前一节课,班主任宣布了假期作业:每人假期间去地里捡拾20斤麦子,所有学过的课文生字抄写50遍。捡拾麦子的任务很容易完成,就算完成不了,也可以拿自己家中麦子充数。抄写生字的任务,是最头疼也是最厌烦的事情,总是一拖再拖,直至最后几天才加班加点赶工,甚至一只手拿两只铅笔同时书写。那个忙假我和邻居一个在外打工的小哥玩的太过尽兴,竟然忘记了写作业这回事。

“砰!”的一声,前面那一个孩子撞开小屋的门。可还没等他站稳,另外一个小孩子又跑了过来。那扇破门撞到墙壁上,简直要脱了下来。但它还是反弹了回去,正好撞到后面那个小孩子的鼻梁上。弄得他满脸都是鼻血,而第二个男孩轻轻帮他把门关了。

收假后的早上,天刚蒙蒙亮,我提着一袋小麦,脚步沉重的走向学校,脑子里幻想着记错了收假日期,祈祷学校的大铁门没有打开,结果当然是令人失望的。还没走到学校门口,我已听到咿咿呀呀的读书的声音,脑子里已经浮现出班主任检查作业的场景。我掉头走向了村口,将麦子和书包都埋在麦地,像武侠剧的大侠们一样去闯荡江湖。随着学校里的读书声离我渐渐远去,我感到紧张刺激的同时又觉得无比自由,空气里充满了甜甜的麦香味。

这间小破屋的屋顶上,如直线般,源源不断的雨水打湿了地下,不知道为什么堆砌的沙堆,和早已腐烂的家具,比如说床上的被单和被子已经被霉菌覆盖,书架上的书东倒西歪,破烂不堪,织满了蜘蛛网,桌旁的管钢椅全部生了锈,大圆桌已经出现了裂缝,床缘的木皮也高高低低地翘起,总之这间小屋实在是不堪入目。

直到中午,外婆骑自行车赶了十几里路,才在路边找到我,那时的我已经饿的萎靡不振。外婆带我来到镇上街边一个面摊,看着放在面前的面条,我来不及搅拌,狼吞虎咽下了肚。后来才知道,全家人已经发动全村人满世界找我。看到我回来,爷爷在村口放声大哭,村子里男女老少都来家里看望我,校长也带着班主任来登门道歉。我被一群人围着议论纷纷,仰头看到各种脸庞,低低听到劝慰声、讥笑声、责骂声,忽然听到有人给我母亲说:早上听到村头乌鸦叫,这娃是不是给招魂了,最好找个阴阳先生看一下。母亲拨开人群,问我早上可曾遇见什么人,我马上接话:早上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叫我,我就迷迷糊糊跟着走。母亲回头和那人一对眼一点头,我知道我撒谎成功了。从此后一段时期,我每天坐在炕上吃着喜欢的零食,没有人责骂我厌学,都认为我的脑子被妖魔勾走了魂。

“你是谁?你干嘛老追着我?”第一个闯进小屋的男孩说。

“我前天数学作业好不容易做完”小男孩唯唯诺诺的说:“但换来的却是老师的臭骂和同学的指责,因为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完成作业了。而今天我同样的没完成作业,后果你知道的我就不用说了。然后正当我犹豫的时候(你知道的)看见你去了,所以我也跟了上来”

说着,他拿起早已被雨水泡胀了的纸巾,擦了擦眼泪和鼻血。

“哦,我想问的是你的名字。”

第一个男孩儿放松了警惕,不怀好意的说:

“我叫张军宝,今年九岁”

“我叫刘飞翔,今年七岁”一个面黄肌瘦的男孩唯唯诺诺的说。

“你带的什么吗?”

张君宝看到刘飞翔空空荡荡的书包,满脸坏笑的问道:“我可是有备而来,哼!”

“呃……这……我……我只带了包纸巾和……和一本书”刘飞翔勉强的说道,然后张军宝成自己的书包里一样一样的拿出了他的零食,主要是上课时所收集的整面包和饼干,还有一罐罐的矿泉水。嘲讽地说:“你以为你不用吃饭?对,
你不用吃饭。你神仙。”

刘飞翔已经被他说的满脸通红,他自己本来就没吃早饭,肚子本来就很饿。他低下头,眼角的余光看见张军保正津津有味,吃着他自己的面包,就好像更饿了,想求他给自己几块面包,却不好意思,十分尴尬,小脸蛋儿红了起来。

“我给你吃,你还不要呢。”张君宝嘲讽着说:“来呀,我给你啊。”

他想逗逗他,像喂狗一样。但刘飞翔还是低着头。他就把一袋牛奶饼干扔给他。

刘飞翔茫然的说:“谢谢,大哥哥。”

现在两个孩子吃得饱饱的,又说又笑,刘飞翔拿出自己的百科全书,可是他看了一会儿就不想再看了,于是他觉得有些无聊,他很快就想出了新主意,他在纸巾上写上数字和字母,和哥哥张君宝玩起来纸牌,但是过一会儿找领导又不想和他玩了,觉得小猫钓鱼太没有意思。夜幕降临,两人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床垫和两张灰扑扑的毛毯,睡在了一起,张军宝觉得地方太挤,往张军宝刘飞翔那里挪了挪,结果张君宝差点被撞下了垫子。就在这时不知怎么的,他想到哥哥的书包又不是无底洞,什么时候没了面包,咱们俩就完蛋了。于是他感觉非常害怕,想克制住自己,别去想它,好快点睡觉。可是那个念头就像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一样盘绕在他的心头,使他根本睡不着觉,但是由于他自己太困了,所以慢慢的睡着了,可是他根本睡不安稳。一会梦见自己饿死了。一会儿梦见警察接受了自己父亲的寻人启事,把自己和哥哥被抓走了,做了十年的牢。随后张军宝又把他挤了下去,同时还听他说什么:“不要,我不去!”然后他翻了个身又睡了,但是没多久,他哼哼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听起来就害怕,又不愿意,最后他叫了声:“我死了。”这声音并不像是人死前说的话,而更像是和其他人打闹时说的话,但却没有嘻嘻哈哈的味道,而且是非常的无奈和悲凉。

终于,他们醒来了,如飞翔已经被张军宝挤了下去,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见哥哥也起来了,但是他们发现你往书架上有一丝看不见的光亮,这光亮好像是以前一直就存在,只是他们没有发现而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