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细雨又蒙蒙

文/边艳兰枯坐在冬的余寒里你还没有来什么时候所有春暖花开的美好只愿从记忆里去寻找清清浅浅的小溪倒映着一树一树的芳菲插满头的杏花捉一缸活泼泼的小鱼掬一捧甘甜微凉的泉水三月的鸟语清脆着耳膜野花,野草和野菜积聚着春味身体就让每一个毛孔舒张开味蕾像一个缥缈的梦像一首绵长的诗故乡越来越远寥落的小山村早已荒草丛生孤独的炊烟惭惭上升明亮如清溪的那颗心累积了努力和忙碌的灰尘一层又一层没有妈妈的吻未来还可期吗看万家灯火却未点一盏自己的灯无根的浮萍注定要漂泊我已赤脚在冰冷的人间流浪多年没有温情抚照的心四季都是冬天你终归是要来的今夜,细雨霏霏徘徊的燕儿去了又回终于可以枕着雨声入睡

编辑荐:自古以来,爱情是不需要谁去信任的,需要信任的是有一个值得对方信任的你,一个应该、能够或者必须做出让所爱之人信任的,值得信任的言行举止和事物。

日子安静而祥和,就如水般静静地一天天流过。经年的风将四季的扉页一一翻阅,转眼,又到了芒种的季节。黄昏,特意去郊外散步,金黄的麦浪翻滚着,一片丰收在望的美好景象。不由得为农民朋友们欣慰若狂,因为从长在农村,所以对乡村的土地格外的亲。

窗外,秋雨嘀嗒嘀嗒地下着,有秋雨敲窗的微凉,有雨落心里的阵阵感伤,那声音接近灵魂,带着诱惑的空灵。秋天的雨,像是在演绎一场凄美的爱情,缠绵、凄婉,似离别,似心疼,也似诉说。

阴着的天,黑得格外早。旋转火锅店门外的招牌打得很诱人:八元吃饱,十元吃好。

天空下,蒙蒙的细雨缠绵着,轻轻的,柔柔的,如柳烟,似花絮,温柔至极,极致温柔,又极像我们心中不灭的情愫。她不知不觉的来,带着长长的期盼,泣戚的又悄然地默默而去。这样的雨难得一遇,尤其是在这样秋高气爽的傍晚。若,身处屋内,不能感同身受,必须走出去——

一年当中有两季好时光,一是麦收,而是秋收。庄稼是老百姓的命根子,这一年的辛勤汗水与期望,都洒在了这片土地上。所以每到这个季节,老百姓会格外的关心,盼望着能够风调雨顺,颗粒归仓。

风吹落叶的声响,像是曾经的一场相遇,那么美,美得湿了眼睛。光阴那么凉,凉得有点心疼。就好像钻进了血液里,揪痛揪痛的。越来越留恋一些时光了,越往前走,就越想把什么东西留住。一个人可以任意思绪缥缈,想一些事,把时间一点点揉碎,而后,再放在心里的某个位置,不会担心被遗失。

尽管不相信这样的噱头,还是走了进去。里面已经坐着七八个人,都在埋头吃。因为第一次来,还不知道怎么个吃法,就在门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完全自助式。

看着这蒙蒙细雨洋洋洒洒的,如叙诉久别重逢的情语,我甚是喜欢了。也许,这样的雨会下得很长,很缱绻,也许,它会让你心生一份厌倦的情绪,也许,她只会让你的心变得更加的宁静,更加的恬逸、更加的悠远,一如此时此刻。

这样想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阴云密布,风起水生,似乎一场雨就要来临。我赶紧步履匆匆,余犹未尽地回到家门。

听一场清冽的秋雨,煮一壶经年的老茶,将一段寂寞的心事,寄去苍茫的天涯。人的一生何其短暂,到底要经历多少劫数,才可以修得一颗入室不惊的心,来往于摩肩接踵的人流中,不沾粉尘?

一个衣着长相都很朴素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要个什么锅,麻辣,香辣,三鲜,菌汤?油碗自己调。她说。

这蒙蒙的细雨能够涤去我心上的尘埃吗?四下里,只有蟋蟀痴语,蚯蚓细吟······

果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其实心里,早就盼望着有一场雨,来打湿记忆,漫过心湖的岸堤,润泽着流年的寂寞与清喜。

匆匆人世,不过百年,我们亦只是时光缝隙里遗落的细碎美丽,转瞬成尘。不求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最好的人,只愿在有生之年得以相逢,择一城终老。不该相遇,不能生情,说的都是赌气的话。若此生不遇那个深入灵魂的人,无法与之交集,该有多少填不满的缺憾。有一种情,到了境界,便再也不必盟誓,亦无须约定,自是安然携手,白首不分离。生生世世的情缘,只托付给一人,此后不再纠缠于情爱。

墙上的宣传海报图片,分别标着不同的锅底名字。

“我又相信爱情了”——这是出现在我手机里的一句话。看着它,仿佛是说从别人的爱情那里得到了爱情的验证——从一个怀疑的角度又回到了信任的位置······我知道,发出这样叹息的不仅仅止你一人而已,早在许多年以前就有人传递出这样类似的信息。我以为,这样的伤情悲喜,这样的叹谓着实地可怜,如让我遭遇着一场太阳雨,眼看在灿烂的阳光下,在广袤的天空里突然砸下一阵密密匝匝的豆大的雨点来,心里由衷的喜悦立刻被一阵湿漉漉的雨水侵袭着。

喜欢这样一个有雨的夜晚,寂静而安然,最适合默默地独处一偶,听雨,安之若素。日子总是这样不急不缓,不紧不慢,没有冷也没有暖,喜忧参半,就像这样一个细雨绵绵的夜晚。如此的平淡,安静到出奇,平淡到无味,或许,这才是生活的原滋原味。隔着窗,看着雨打在树叶上,经过雨的洗礼,一树树翠绿更加郁郁葱葱,娇艳欲滴,氤氲了一帘朦胧的诗意!

既然今生不会再拥有,就让它在遥远的远方遥想着我天涯海角的企盼。一种有着幽香的诱惑,在我的岁月枝头沉默。化不开尘世的落寞,也不能浴火重生,带血的静候不曾拥有美的纯粹,美的透彻。生命的期候,不能相识,也不可擦肩,前世的债还今生的无缘再见。

看着图片,点了香辣。前面那个女子,比我胖比我高比我年轻,正在调油碗。我照着她的样子,从消毒柜里拿了小碗,再依次用小勺从各个料碗梨往自己碗里舀调料。

我迷糊,怎么不相信爱情了?爱情会背叛谁,还是我们背离了爱情?是她没让你去信任,还是你没把自己信任?

凝眸,沉思,仔细聆听,雨打树叶的声,一股清凉的惬意,直达心底。这个时候,可以清晰地记起自己,也可以深深的沉醉在静谧里,瞬间将自己忘记。

时常一个人孩子般泪流满面,还肩扛着那个孤傲,把一个女人的忧伤袅娜成柔韧的曲线美,装饰了遥远的梦。凉快了,季节点醒了人的思索,秋的季节,我获取的只能是擦肩而过的缘分那深沉的疼。装满心目的泪,也许是我两千年前轮回的报恩,只能在今世的生活苦闷中以血的鲜红渗出。

走到我的座位前时,小火锅已经放在电磁炉上。等待的过程,是打量围坐在自己周围的人们。九零后居多,有个别八零后。我算年纪最大的,大妈级别的人。

许久以来,我一直没有想过爱情需要谁去信任的,以为,只要坚持着那一份心,爱情便一直都在那里,坚定不移着依赖着你,需要着你,亲爱着你,哪怕是你曾经有负于她或者犹豫着矛盾着决定是否离去,不管世事万千变化,不管时光走去多远。我知道,爱情就是爱情,她无责,无罪、也无错。在这异彩纷呈的世界里,爱情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十分地天真可爱的孩子,她伤不起,她需要你去帮助她长大,即便如此,那成长的过程也远远缓于婚姻的过程。有时候。爱情来得非常的超前,当你的身心刚刚迈入青春年少的门槛,她就不知不觉地闯入了你的心里;有时候,爱情却十分的滞后,当你所有的一切都已完备就绪,她还是羞羞怯怯的姗姗着不肯降临到你的臂膀。

一窗静幽,听雨,微凉。

静静的夜,伴一窗静幽,听一夜风雨。那雨,恰似自己无言的诉说……

好在没有人看我。也是,吃饭这种事,也不应该按年龄区分,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

怎样的爱情才是爱情呢,这不仅仅是我们需要就可以完成的,她从来没有以千篇一律的面貌出现过,也从来没有以假惺惺的态度对待过。她总是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以一个意外,一份惊喜,一下猛然的姿势降临到你的生活之中,始料不及。当你恍然明白这就是爱情的时候,你已经无法离开她了,她也早已深深地扎根在了你的心里,甚至花开在了你的生命之中。此时此刻,你是幸福的,是温暖的,是感动的。这无法割舍的爱情如同数九寒冬里依着火炉慰籍着冰冷躯体的你,如同炎炎夏日中竭待清清凉凉的水驱走暑气难当的你,只因为除了爱情,在你房前屋后的还是爱情。

一帘细雨,淋湿了我的记忆,我站在雨里,慢慢梳理着凌乱的思绪,将流年的过往,一一打捞起。那些遗落在雨里的故事呢,如今又浅搁在哪里?

让服务员开了一瓶啤酒,独自酌饮起来。

大凡爱情都是这样:它丰富着我们的情感;弥补着我们的缺憾;点亮着我们的婚姻;照耀着我们的人生;给予着我们无尽的动力与责任。其实,在爱情里,真正需要长大的是我们自己,因为爱情需要在我们的羽翼下安暖,需要感受人间的疼爱。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细雨和闲花,总是与寂寞连在一起的。杏花,烟雨,江南,一柄千年的油纸伞,带着丝丝的哀怨,摇曳在幽深的青石板的巷口,缠绵的细雨,不知飘落了多少亘古绵绵的思念?迷离了多少人的一帘幽梦?朦胧了多少痴男怨女一世的梦中痴缠?


带有激情的爱情无可厚非,但不会被激情所取代,在那里,只会慢慢增加担任的意义,产生紧紧把握的意念。以趋利为目的的“爱情”绝不是爱情的意义,以欲望本能的快乐为终极的“爱情”也不是爱情的欢喜,那只是爱情的替代品或是牺牲品,是你那一个欲望的俘虏,若是如此,你还能剩下多少的气力去驾驭你人生的方向呢?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这样一个寂静的雨夜,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李清照的这首婉约的小令。词人借着酒意未消,询问花事,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而女词人却清晰地回答:应是绿肥红瘦。多么曼妙的意境啊!

今天,应该犒劳一下自己。有两件事值得庆祝。

有爱情的婚姻无疑是幸福的,她一如你人生的指明灯,可以把你前面需要走的路照得清亮。没有爱情的婚姻无疑是痛苦的,但未必都是不幸的,因为婚姻也同样需要努力,有时候,爱情一直就在那里,在你我之间,不左也不右,不离也不弃,差的只是一个你说走就走,说离就离的转身的距离。

还有那首《声声慢-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地黄花堆积。憔悴满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昨晚,卧室的吸顶灯坏了。它在我平日里频繁的担忧中,终于坏了。当初买灯的店早已消失,卖家随时上门维修的承诺,也随风而去。

有什么事物才可以决定怎样的爱情呢,或者决定爱情的走向?也许,你是怎样的,爱情便是怎样的。爱情从来不会主动于你,却可能被动于谁,爱情无法选择你,你,却可以自由地作出选择。是的吧,是这样!爱情会影响你一个人的人生走向、你的命运,甚至扭转你一个人的价值观念和取舍。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幸与不幸是由一个人的眼界决定的,由你的态度左右着,爱情当然也在此例。在我们的生活中爱情从来都是一个弱者,她无法与你做一场如商品一样的交易或者买卖,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商品,她不能估价,也无法估价,这无法估价的爱情一如我们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骨肉,一如你的孩子,你的心肝宝贝。

好一个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兼细雨,道出了多少离情别绪?多少次读这首词,都会情不自禁地沉侵在其中,深深感受到女主公的凄凉意!

早上六点半起床,开始着手将灯管卸下来。

自古以来,爱情是不需要谁去信任的,需要信任的是有一个值得对方信任的你,一个应该、能够或者必须做出让所爱之人信任的,值得信任的言行举止和事物。生活中,凡事都需要有一个凭藉,一份依托,在彼此取暖,彼此依靠,彼此一起牵起爱情这份责任里更是如此。所以说,这世上不存在什么不可靠,不值得信赖的爱情,有的恐怕只有一个不可靠的你,一个不值得信赖的自己。

静静的夜,伴一窗静幽,听一夜风雨。心仿佛在穿越,时而沐浴在远古的宋雨里,感受那丝丝伤感的薄凉意,时而穿行在水墨江南的烟雨里。也许,今夜的我,会撑一把花折伞,行走在寂寞的街头,看那些荒凉的灯火阑珊,被细雨打湿的幽窗下,还有多少相似的故事在重复上演?

吸顶灯在床脚处三分之一的上方,支了梯子,反而够不着,斜线的距离明显远了许多。

还是少说一点吧,说多了会伤透你心的,我也该回去了,何况爱情还在等着我回家呢······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也许该就此沉寂,沉溺在这万丈红尘里,不知今夕是何夕。也许该从此清醒,不问尘缘谁定,不问雨里落花几许。人生不过红楼一梦,万千繁华,总将随风飘零,最后,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世间万物,一切随缘,人生,不过如此而已。

于是,揭了褥子单子,露出棕垫,将六十公分高的椅子放上去。踩着椅子,刚好够着灯管。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行走在烟雨红尘里,终日奔波忙碌,几多风雨,几多辛苦?许多的路已无法再回首,许多的伤痛还隐忍在心头,不敢去触碰,就把它放在记忆的最深处吧,让经年的风,风干所有的记忆的痛!我擦干泪水,用微笑来掩盖住内心的酸楚。人生还要继续,何必苦苦挽留?你我红尘皆过客,何必千千结?四季可以流转,花开花谢可以重复,而人死了,却永远不能复生!

只是,周围三个卡子去掉了,环形灯管与镇流器接头处还是摘不下来。灯管在我用力的拽拉中发出滋滋的碎裂声,有碎玻璃片掉落在我左手虎口处,随即又落在床上,怪吓人的。

世事沧桑,今非昔比,许多事许多人,注定会离我们而去,只是早晚而已。一些事,经历了,也就彻悟了,看开了,也就明白了。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在太多的痛定思痛之后,经历了痛苦和孤独,寂寞与无助,心不再荒芜。我依然会依着阳光去追逐,不会停下我的前行的脚步。

于是,下来,关了总电源,拿手机对着去掉罩子的吸顶灯拍了图,发到朋友求助。

窗外,一直下着雨,这场雨淋在了我的心上,带着温润的气息,还有丝丝薄凉的冷意。夜已经很深了,而我没有丝毫的睡意,就这样安静地坐着,思念的羽翼,轻轻划过清凉的夜空,飞向遥远的天际。忽而感觉,我就犹如这浩渺烟雨里的一颗细微的雨滴,匆匆忙忙的从天而落,瞬间奔向大地,然后又汇入滚滚江河,顿失得不留一丝痕迹。

很快,就有朋友告诉我怎么取灯管。一个写友调侃说,不要这么女汉子的哦,我可是过来人哦,这样很不好的。她最后发了三个笑哭的表情。

人生何其短,聚散苦匆匆。道莫如,西窗冷风吹酒醒,一蓑烟雨任平生!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归去,亦无风雨亦无晴,夕阳如血,迟暮嫣红!

我在心里也差点笑哭,姐姐,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你请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个女汉子不是被逼出来的呀。此处捂脸。

文:莲韵

当我第二次踩上凳子时,环形灯管终于卸下来。早上的任务完成了。

qq2306011031于2014.6.6夜晚

中午下班,早早回来,拿了坏灯管去灯具店。女老板给了一个新的环形灯管,说不用试了,有啥问题拿过来就是。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回到家里,继续踩凳子,再装灯管。所有的连接好后,打开开关,灯却不亮。如此反复两次,完全就是坏灯管的样子。

无奈,又去了灯具店。女老板显然不好意思,赶紧给我试新买的灯管,是亮着的。证明卧室的灯管坏了,镇流器也坏了。所以,即便装个新灯管,也不管用的。这可如何是好呢。

镇流器还得卸下来,重买一个新的装上。女老板给我推荐了led灯,并告诉我怎么把镇流器拆下来,把led装上去。听起来并不复杂。

那就买个不用镇流器的led吧。操作的过程小心翼翼而又非常艰难。让一个从小就很怕电线的女子这样赤手拆线连线,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我是不会相信的。但偏偏是我自己。

这个漫长的过程,花了我一个半小时多,委屈了我的脖子,断了似的疼。连好线,通上电源,亮了。心里也亮了。刚好该去上班了。


下午四点多快五点时,微店里有人问,苹果卖的多,可以开发票吗。随即给妹妹打电话,让她去村里规模大一点的商店问。结果是开不了。

很抱歉地告诉买家,不能满足她的要求。几分钟后,买家又问,可不可以开收据。这个我几乎可以替妹妹回答了,可以的呀。

于是,买家一共买了25箱苹果,把钱也转了过来。知道买家一定是某个写友的朋友。试着发信息问写友,她说,是的。

内心又是满满的感恩。其实,这个写友平时不太和我闲聊,只是一直在帮我。还有很多这样的写友。写作的人是善良的,多的是好心肠。

去年三月,那个烟花满天飞的季节,因为有这些年纪不小看不到结果却依然傻傻热爱写作的朋友而美丽。


苹果和梨子是帮妹妹卖的,我一分钱不赚。但卖出去的喜悦,应该比妹妹还强烈。

至于装好了环形灯管,却真真是对自我的极大挑战,而且,成功了。比起从前,我又进了一大步。靠自己,不埋怨,不急躁,抓紧解决。这个更是开心的事。

一瓶啤酒喝完了,锅里的菜也吃的干干净净,真好。没有一丝的浪费。

结了账,出了火锅店。天上又飘起濛濛细雨,轻风从巷子北头吹来。微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