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一个拐角处🍃

文/少彰布谷,尔雅。一说为之巫娜初生的天风皆然,朝着草原擦拭晦暗的梦呓,如捉云的心思坠于,饮露木兰的怀中把眼神,延伸至远方的不幸方才而去中,我多么冀盼眸底的魔笛,挤破半片春色依偎在,清寒的土壤外不停摇曳,彼岸之河柳将劫难里的神灵,夭折成蒙古的风光,长期观赏娄院的寂寥妻妾,迫切的过渡上,痴心妄想的哥哥,当你把虚度山水的领域让给了,书写狂草的李白,抑或贴近古典与梅兰做邻居的竹菊,和我都看见了折返的冷漠下,没有炊烟的拐角处有你的影子。其间包括遗留的成殇立即转身的你,已忘的迎合和我的潦倒,只说愁绪满肠的灰烬如今紧闭心门,正在意象的浅陋中伴着接近束缚的断裂,我偷偷架起肆意的癫疯,只为不忘拐角处有哥哥的影子叶城点评:1、
思维发散较好,尽管过于随意而扣题稍有不密2、
语言解说性较多,冲击质感不足3、 思想有注入,可是不强大4、
第一段质感相对来说最好。8.5分。周甲点评:这首诗文字层面处理不错,呈现的内涵也不错,很有视觉的冲击感。7.3分。南飞雁简评:诗歌,始终没有挣脱语言的魔咒。物象多而杂,不仅没有从更宽广的角度,延伸诗意。反而,模糊了主旨。诗歌的诗性,它是清晰的。就算它陷入神秘,也是清晰地陷入神秘。诗歌,可不是越长越好。我们锤炼诗歌的语言,只是为了锻造诗歌的魂魄,使之更具诗性。幸好诗歌中,多了一些陌生化处理,增加了语言的张力,弥补了一些不足。7.15分。总分:22.95分。

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

 在下一个拐角处,有昏暗的路灯,一个等待的人。在到达那里的时候,我们不知放弃了什么,拥有了什么,但有信念告诉我们要不断往前走,不要被路上的风景迷惑了自己的眼睛,而忘记了等待的那个人。


 
2017年步入“豆腐渣”的年龄,没有资本可以继续挥霍。焦虑、艳羡他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残残戚戚”,头发按卷掉落。觉察情绪低落,寻求改变。一直拖着,直到染发剂无法遮掩早生白发。终于在过年初,近二十年的习惯,从老公喜爱的长发,在美发师一剪刀挥出千万缕“忧愁”青丝。瞬间变成齐剪短发。本以为一切可以重来。老鹰自己啄掉利爪,因此“重生”继续天高任我飞……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1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2

夜醉(42)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3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4

 
然并卵,从热闹的春节过去,回到日常的工作、生活中,依旧羡慕、嫉妒身边一个个年轻的身姿、笑颜如花、恣意挥洒青春年华的她们。依旧自艾自怜,这不好、那不好……身边没有好的亲密关系,能无所不说、为数不多的闺蜜们远水解不了近渴。苦水、泪水无法释怀。非常渴望有亲密如间的密切关系。

山,依然是往日的山,九级古塔没高也没低,依旧巨人一般地耸立在那里。
可他心中的山脉和高塔却坠落了,留下的只是一抔黄土和一片瓦砾。
但是,爱情将永存。
我的亲人,夜已经深了,不知是哪根神经,引进他回到了住宿的地方。
城市在熟睡,他醒着,眼前不断闪现的,永远是那张霞光般灿烂的笑脸。

   
煎熬中唯有吃啊吃,体重从产后恢复后118又杯具了,这么久就如我的年龄、我的状态,这段胖妞的体重,也是逃避着……谜一样的体重。

 

 老公从嫌弃我的齐剪短发、开始念叨我的游泳圈,建议我从管理身材开始,精致生活。然并卵,鸡血喝进去两天就泄气了。

“钊荣她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

 直到今天,可以记录的一天。2017年2月25日,因为一次技能培训,一句话,“不要当关总”,生活在不为人知、他人眼中莫名其妙的痛苦中,远离所有的亲密关系。第一步走出来,才发现优势和短板都一目了然。第二步欣喜自己的长处或叫天赋。第三步极大发挥自我优势。第四步一定勇敢面对弱点,接受并有意调整。

  钊荣把男孩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没事,你还有我们。”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5

威尼斯app官网下载, 
他费劲的拽着男孩和他一起走回自己的家,路边时不时有车俩呼啸而过。两人穿过马路,来到一条小巷,钊荣领着男孩继续往前走去,一栋居民楼出现在两人眼前。

记录这一天,在离我40岁到来前120天,哦!已经不躲避了。

“就是这了,你也来过,装什么不认识路?”

记录这一天,希望某一天我的情绪天空飘雨时,有一段文字带给我希望和力量。告诉自己你很棒很优秀……

“我不是看不清路吗,你扶我一下呗。”

记录这一天,因为我要从谜一样的体重回到118直到110。因为女人不要太干瘦……

“好了,保持清醒,待会我妈说我带着狐朋狗友回来了。”

 记录这一天,是在提示自己不要让自己,安排一双可爱儿女事事强于别人家的孩子。只愿陪伴引导时,他(她)有健康的体魄、积极的态度以及独立生活、独立思考的能力。发现他(她)们独特天赋,并鼓励发扬光大。如果说对儿女还有希望的话,就是他(她)们一直把他爸他妈,当成榜样并当成可以偶尔倾诉的对象。当然长大后的他(她)们最亲密无间的关系,应该也必须是自己的老婆和老公。宝贝们,在你们需要我们俩的20年中,我们四人是亲密无间、相互关心的爱人。爸妈努力做出值得你们学习地好的生活、学习习惯。

“好好好,我清醒着,比什么时候都清醒,只是头有点重。”

 
还有记录这一天,就是告诉自己如果陷入情绪一段时间,不法自救,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有的。就shi学习、和高能量的人群学习。

“进去之后,直接去我的房间。”钊荣嘱咐道。

                              2017年2月26日凌晨1:05

“不好意思了,兄弟,麻烦了。”

钊荣从兜里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我哭了多久了?”

“不知道挺久的,你自己看时间。”男孩拿出手机,他用嘴吹了吹手机上的灰尘,发现元旦都快到了,看来自己真的哭了那么久。

“上去吧。”钊荣看着男孩。

 
男孩走了进去,钊荣在旁边扶着,生怕他从楼梯摔下去。他走进钊荣家的客厅,发现他们客厅灯还亮着,原来因为元旦的原因,钊荣的父母还没有睡觉。

  男孩走进了钊荣的房间,在他床上坐着,随之钊荣也跟了进来。

  这时钊荣的妈妈来到了他的房间。

“你是不是喝酒了?”钊荣妈妈看着男孩。

“哦,那个阿姨好,我是钊荣的同学。”一股酒味从男孩的嘴里飘出。

“没事,你要不要我帮你煮一点醒酒的汤?”钊荣妈妈关切道。

“不用了,阿姨,我没事。”

“那行,你好好休息。”钊荣妈妈走出了房间。

“你带一个我这样的朋友回家,你妈不会说什么吧?”男孩目光看向钊荣。

“没事,我妈不会说的,对了你要不要洗澡?”钊荣拍着男孩的肩膀。

“肯定要,我现在就去洗。”说着男孩走向浴室。

  不一会男孩就洗好澡了,这都是内宿生留下的习惯。

“到你了。”男孩对着床上的钊荣说。

“给,这是我的毛巾,干净的你先擦擦头,等下再给你找风筒。”钊荣甩了一条毛巾给男孩,便去洗澡去了。

  男孩上了微信,发现小班找他。

“你现在在哪?”

“钊荣家。”

“我还以为你还在路边。”

男孩发了个表情。

“好点了吗?”

“好多了,只是还是过不去这个坎。”

“没事,以后就会好多了。”男孩发了一条朋友圈,放下手机便没有再理小班,这时钊荣也洗好澡出来了。

  酒精在男孩体内慢慢的被消化,男孩也变得越来越清醒。

“快十二点了,等下就是元旦了。”男孩说着。

“吹了头早点睡吧。”钊荣把风筒递给了男孩。

  男孩接过风筒,迅速吹干了头发便躺在了钊荣床上睡了起来。

“原来人也有那么脆弱的时候。”钊荣看着床上的男孩叹了一口气,便也上了床与男孩睡在一起。第二天天一亮,男孩就被阳光给刺醒,他发现旁边的钊荣还在睡着。

“喂。起床了。”男孩推着钊荣。

“你怎么这么早起床的?”钊荣睡眼迷离。

“你以为个个像你?上次国庆动漫展你睡到一点才起来。”

“好,行了别说了。”钊荣起床穿起衣服,男孩也把外套穿了起来。

“我要回家了,你送我下去吧。”

“行,去楼下吃个早餐再走。”

  两人来到楼下的沙县小吃,点了两份云吞便开始吃了起来。

“昨天都吐完了,半夜饿死了。”

“谁叫你酒量不行还喝那么多。”

  两人不再讲话,低头吃着云吞,男孩率先吃完抢着买单。

“我走了,你不用送了。”

“那你路上小心啊。”

 
男孩坐着一辆摩托车去到了汇佳,再在汇佳坐了一辆到他家的公交车。公交车上男孩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与女孩再也回不去了,连一个月都没有到,这次不是他没坚持,而是他坚持了也没有什么用,在女孩眼中他已经不重要了。

 
男孩像是个被抛弃的玩具,他现在感觉特别的孤独,因为他还没有从这个事情里走出来,或许所有的失恋都是这样,刚开始是真的很难度过。

  男孩回到家中,发现班长和峰少竟然都在微信上找自己。

“你们怎么了?”班长问着男孩。

“她和我分手了。”

“怎么回事?”

“不想说了。”

“后天下午我陪你喝酒。”

“行,不见不散。”

  男孩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班长,竟然也会这样,他点开了峰少的头像。

“她和我分手了。”男孩告诉了峰少。

“啊,前几天你才不是和她唱完KTV吗?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她,她非得坚持说分。”

“下午我来你家找你。”

“好的。”

  下午,峰少来到了男孩家楼下,男孩出来与峰少会和。

“你吃饭没?”男孩问着峰少。

“还没,挺担心你的,没来得及吃。”

“走,我请你吃饭。”

 
男孩带着峰少来到了一家木桶饭,两人点了点小菜便开始聊了起来,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峰少,并把自己夜醉路边的事也统统说了出来,听得峰少一脸惊讶。

“昨晚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要不是看见你的朋友圈我都不知道你发生了这些事。”

“我和她的事,你可能和她不是很熟,所以没考虑到叫你,不好意思了。”

  峰少理解的点点头。

“哦对了,不说这些事了,你和那个女生怎么样了?”

“也是昨天发生的事。”

“追到了?”

“嗯,不过我不想说,因为考虑到你的事。”

“多谢,哥们有心了。”

 
两人吃着饭,峰少安慰男孩看开点,其实这些话他不知听了多少遍,但是碍于两人之间的关系,男孩还是听着峰少把话讲完。

  时间过得很快,男孩与峰少告别并把他送到二路车车站,便独自一人走回家中。

 
男孩的元旦假期过得并不开心,而反观女孩的朋友圈,都是些吃吃喝喝的照片,看来在和男孩分手后,她放的很开。

 
这天男孩与班长如约来到了学校后街,两人并没有多余的话,直接买了四罐啤酒和些许花生。

 
两人走到宿舍,书包往床上一扔,便坐在地上喝起了酒。班长打开一瓶啤酒看着男孩,男孩顺势也揭开了一瓶,两人互相看着,把啤酒罐一碰便喝了起来,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人两罐啤酒,喝得两人面红耳赤,班长不擅长喝酒而男孩也是,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喝。可能是因为懂得,或者是因为同情,空了的啤酒罐被两人捏扁随地乱丢,花生壳也到处都是。

“班长我们去洗澡吧。”满脸通红的男孩说着。

“行。”

 
两人走进浴室,但都因为喝了酒难受而蹲在地上干呕,此时隔壁宿舍的刀哥过来看见两人现状。

“可以哦,你们。”刀哥一脸惊讶。

“刀哥,见笑了。”男孩站了起来。

 
男孩艰难洗完澡,他站在宿舍阳台看着对面女生宿舍楼。他想起了那天晚上追回女孩时,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他滞留了一会儿,突然赶着去课室。

 
来到课室男孩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了许多,他在课室放好了课本又走了出去,直接走进了隔壁班。

  果然不出他所料,女孩在课室坐着,男孩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出来好吗?”一股酒气随着男孩的嘴飘出。

“出去干什么?”女孩捂着口鼻。

“我有事和你说。”女孩看看四周发现课室里的人都在看着她和男孩,无奈她随男孩来到了外面的阳台。

  男孩的脸因为喝酒泛着微微的红色,远距离看不出来。

“别离开我好吗?”男孩泪眼朦胧。

“你别这样好吗?”女孩丝毫不为所动。

“我不想离开你。”

“我们已经结束了。”

 
女孩转身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男孩就这样在原地看着女孩进去,显得特别无能为力,两班来上晚自习的人都看着男孩议论纷纷。

 
男孩再也没有心思上晚自习了,他的心里都是在想着如何挽回女孩,终于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了。男孩第一个跑到课室门口,他在那里等着女孩,此时很多人都赶着回宿舍。

“我先和三爷回去了。”说话的是钊荣,他看得出男孩要做最后的努力。

  男孩向钊荣点点头,目送走了两人。

 
女孩此时也从课室里走了出来,她直接对眼前的男孩视若无睹,径直的向楼梯拐角处走去。

“等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男孩跟上去抓住了女孩的手。

  楼梯拐角处有很多人,男孩在周围人的注视下,抓住了女孩的手并看着她。

  女孩并没有走,而是回过头看着男孩。

“我们已经结束了。”她淡淡的说着。

 
女孩讲完这句话,拨开男孩的手,留下他一人在拐角处,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有的在嘲笑,有的在怜悯。

 
某年的一月一日,男孩与女孩彻底分手,他删除了与女孩所有的联系方式,每当在校园里看到她,男孩总是能避就避,因为他不想再看见女孩。

  每年的元旦节,男孩都会想起女孩,因为他忘不了她。

  而她只存在于男孩特殊的回忆中。

“夕阳的黄昏下,日落的余晖射向正打着电话的女孩,风吹着她的头发,女孩的笑容充满着阳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