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站,请让我下车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

车窗的布景换了颜色,依稀记得这是我们曾经共同的向往。但它似乎变了味道。

编辑荐: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曾经甜美的笑容已经消失,我们渐渐成为陌生人,连碰面都不打招呼。我的心如窒息般疼痛。我选择了逃避,一遍遍回忆着往昔的快乐与欢笑,独自坚守着这份回忆,心里,却一次次飘满苦涩的雨。

    “嘟嘟嘟…”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也许,我们素未谋面。也许,我们彼此深知。无论如何,只要相遇,请让我为你唱首歌,唱一首能记住我的歌。

你我相识于偶然,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读出了缘分的味道。无可否认,我们非常默契,心灵相通,志趣相同。透过眼睛,我们可以看到彼此的心灵。

车窗的布景换了颜色,依稀记得这是我们曾经共同的向往。但它似乎变了味道。

  我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菜花地,满是金黄色的。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街

请让我为你唱首歌,我不求赞扬或是阿谀,只愿你能记住我,记住我这一个曾存在过的人,我愿活,便抗拒对死的畏惧,无拘无束的活;我愿死,便放弃对生的眷恋,无怨无悔的死。

那些快乐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到站了,请让我下车。

  我爬了起来,双手托着下巴,睁大眼睛看向外面。父亲坐我对面,睡着了,并发出很大的鼾声,我笑了笑,算了吧,让他去睡。

阳朔

那昏暗如豆的灯光打湿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像一本枯黄的岁月史书写满了过去,有那种古朴的庄重,还有无可抛弃的绝望。我们对于生命来说,是什么?是不屑一顾的微尘,还是主宰它的神?我们依靠土地生存,后,总要把一切还给土地。若千年后,我们,无可厚非,就是灰尘,就是微不足道的毫无灵魂的东西。那在此之前呢?你去想过主宰它吗?你去想过让这个世界记住你吗?你去想过那一段并不长的生命属于你吗?

我们在战场上奋力地厮杀着、搏斗着。支撑不住的时候,回头望望对方布满血丝的双眼、疲惫的身躯、残损的盔甲,只要对方一个激励的眼神、一句勉励的话,我们似乎又满血加身,重新披甲上阵。

你我相识于偶然,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读出了缘分的味道。无可否认,我们非常默契,心灵相通,志趣相同。透过眼睛,我们可以看到彼此的心灵。

威尼斯正规官网,  父亲睡着了倒像个小孩,不安份,净说些梦话,有时说出的话会引起我大笑一场。

发表于 2005-03-29 15:02

叫早的电话很准时地响起,清晨5点,大约是4个多小时之前,我最后一次在这张床上入眠。拧亮过道的小灯,另一张床上,qqc依然香梦沉酣。
在西街的这几天我自认为已经是入乡随俗地启用了当地的作息时间,可在这间房里依然难和qqc碰面,就像在MSN上那样,我下了,她挂上,我睡了,她还在街上。于是就比较理解了资深驴子圈中为何对混居司空见惯,一间客房么在大家眼里也不过就是一节卧铺车厢,而已,反正是各睡各的,每人都有自己的下车站。
背上包,拉着箱子出来,把门给qqc带上。
我该下车了,西街,再见!后会有期,依旧在梦中的各位同伴!
大堂里静悄悄,昏暗暗,只有前台亮着一点灯光。露台上那些可爱的藤桌椅还没摆出来,我只好在室内的沙发上独坐,从5点10分坐到5点20分,然后给安猪打电话,因为那位值班的服务生刚提醒我说,这家酒店里预订了今天叫早服务可是只有我这一个房间。
安猪果然是被我叫醒的,他在赶早班飞机的头一晚也坚持在酒吧中泡到3点。我坐进门口的出租车里等着,这是安猪昨天晚饭后订下的,从阳朔到桂林机场,180元。经过大半夜的喧嚣,此时的西街终于灯熄人散,只有街口一家小超市还有气无力地开着。
安猪和七月下来了,现在是5点50分,车子开动,向80公里之外的两江机场进发。
天还是黑的,看来我只能是错过从桂林到阳朔之间的路边风景了,好在从桂林到阳朔之间最美的一段水边风景我已尽览。路边隐隐地还能看到一溜溜的果摊,那些柚子整整齐齐地码成一座宝塔的形状,和司机聊了会儿桂林的柚子就迷糊过去,等再睁开眼时,天已大亮,机场就在眼前。
桂林机场在前天抵达时所显示出来的那些优势此时已全成为了劣势,机场小,柜台就少,早晨航班集中,队很长也很慢。七月排在散客的队里,我和安猪因为要换电子客票,就必须在团队柜台办。排在我们前边那个旅行团,装丝绵被的纸箱托运了几十件,我从来不知道桂林这里原来还出丝绵。
换到客票之后,却被告知此柜台只办团队,还要再排一次队才能换到登机牌。每个柜台都是长队,还有安检的口,也一个赛一个地慢。时间那么紧凑,差不多是刚坐稳,飞机就开始动弹。
南航的班机,跟去时同一批乘务员,餐盒的内容都一模一样,只少了鱼肉和米饭。天很睛,白云一朵朵地在舷窗外飘着,我靠窗,七月也靠窗,她和安猪在我前边的两排。我一字一句地反复读着那份《桂林晚报》,把些个才走过的地名温习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这架波音737稳稳地靠住在首都机场第一航站楼的登机口边。
北京的气温其实和桂林是一样暖,可北京还没到春天。从机场大巴上看高速路两侧的林带,找不到绿,3月的北京尚未鲜艳。
我稍稍地犹豫了一下,第一次感觉自己或许还要重新习惯一下这样的阳光灿烂。不要再挣伞,不会被涌流在石板街面上的春雨浸湿鞋袜和裤边,不要再晚睡,也不要再晚起,要像以前所有的日子那样,夜里入梦,白天上班。
可也没有狂喝不尽的啤酒了,喝得把桃花春色开满一脸。没有了煮在一大锅鱼骨汤里的石斑鱼片,没有了围坐在桌边的那一张张笑脸和与之伴随着的那些个五味俱全的生动的段。那一张张魅力四射的脸又都重新缩回成一个个小小的图标,每天在MSN上低头不见抬头见。
我的反应实在太慢!天都亮了才把夜生活的时差倒完,回到了北方才开始对南国的春雨深深怀念。因着这个天生就比别人慢掉的半拍,便命中注定地永远都会落下原本是最合适的一趟车,就像现在,等到车已启动时,我才刚刚赶到站。
我放下箱子,伸手拍打车门,我不要再等下一班,时间苦短,一会儿还要上班。
那辆运通105居然停下来了,门重新打开。很幸运,找到了车里剩下的最后一个座位,售票员坚持要我打两张票,因为他认为我的行李占去了太多空间。
我二话没说,顺从地就掏给他两元,因为这辆车里只有我这一只箱子,在一车轻装出行的乘客之间,我这只在机场大厅里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拉杆箱此时鹤立鸡群,显得特别乍眼。
不过总算是搭上这趟车了,尽管是在最后一刻,尽管是半道上上的车,并且,只搭一段。

岁月啊,请让我为你唱首歌,唱一首能记住我的歌。

当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在微风荡漾的河边,在夕阳下,对酒当歌,谈笑风生。

那些快乐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我已经是个高中生了,随着我的成长,父亲依然在原地里悄无声息的站着看我长大。

我不能碌碌无为,我不能穷尽一生只是活过……但我也不能因为让世界记住我,而去允许有人对我说,回头是岸。

我们的快乐,像五月的花海,风吹过,便哔啦啦地响。那时,我们的快乐隐没在风中,风儿笑了;被流水带走,鱼儿欢腾了;被天地携走,万物都越发勃勃生机了。我们的快乐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我们在战场上奋力地厮杀着、搏斗着。支撑不住的时候,回头望望对方布满血丝的双眼、疲惫的身躯、残损的盔甲,只要对方一个激励的眼神、一句勉励的话,我们似乎又满血加身,重新披甲上阵。

  我不再是个矮冬瓜了,渐渐的我也变得与父亲同样高,我的思想也早已脱离幼稚,因为我也渐渐的走进社会这个大圈子了。

我之所以渴望被后人所知,也许是我畏惧死亡,畏惧想象死亡时那种由内而外的、令人绝望的冰冷感。可是,谁又没有那么一次呢?

时光,就像一列火车,呼啸而过,却丝毫不留痕迹。

当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在微风荡漾的河边,在夕阳下,对酒当歌,谈笑风生。

  阳光一照,父亲头上展现了微略的白发。

我要为你唱首歌,唱一首能记住我的歌。

一切,都在冥冥中无声的改变着,我们的快乐也在岁月的侵蚀下,一点点褪色、消失。

我们的快乐,像五月的花海,风吹过,便哔啦啦地响。那时,我们的快乐隐没在风中,风儿笑了;被流水带走,鱼儿欢腾了;被天地携走,万物都越发勃勃生机了。我们的快乐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我知道,父亲老了,从我们出生那一刻起,他终将会从一个青年男子变成为人父,也接着成为一个老人家。

请让我为你唱首歌,你愿意听吗?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不再谈心,不再欢笑;不知从何时起,你我不再并肩作战、共同杀敌;不知从何时起,你我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之间,没有了关切的眼神,没有了共同的话题,把你我连在一起的,似乎只有往昔的快乐。

时光,就像一列火车,呼啸而过,却丝毫不留痕迹。

  “爸。”我微微一笑,您真好。

如果你要为我唱首歌,我,准备好了。

太多的疑惑,让我一次次反问自己:是什么让你我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是老师对我作文的夸奖,还是成绩榜上比你靠前的名次?是元旦晚会上蹁跹的舞姿,还是同学们更为真诚的笑脸?

一切,都在冥冥中无声的改变着,我们的快乐也在岁月的侵蚀下,一点点褪色、消失。

  我的成长,不是‘严父慈母’的,相反的,而是‘严母慈父’,父亲从不对我们严格。他倒像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共同进步,共同指出对方的错误,甚至是共同互勉。

以往忽视的细节一一浮上心头,我不知自己是害怕还是难过。我突然不想知道原因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不再谈心,不再欢笑;不知从何时起,你我不再并肩作战、共同杀敌;不知从何时起,你我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之间,没有了关切的眼神,没有了共同的话题,把你我连在一起的,似乎只有往昔的快乐。

  他喜欢叫我们同志,一到开饭时间,他就会捏起喉咙叫,“同志们,开饭咯!”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曾经甜美的笑容已经消失,我们渐渐成为陌生人,连碰面都不打招呼。我的心如窒息般疼痛。我选择了逃避,一遍遍回忆着往昔的快乐与欢笑,独自坚守着这份回忆,心里,却一次次飘满苦涩的雨。

太多的疑惑,让我一次次反问自己:是什么让你我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是老师对我作文的夸奖,还是成绩榜上比你靠前的名次?是元旦晚会上蹁跹的舞姿,还是同学们更为真诚的笑脸?

  而我们做回回应,也学起他来,“老同志,收到信息,马上报道!”

转身时,曾经许下的诺言,像掉在地上的玻璃杯,碎成一片晶莹。窗边蓝色的风铃,在风中孤独地响着,尽管它曾经代表着幸福。

以往忽视的细节一一浮上心头,我不知自己是害怕还是难过。我突然不想知道原因了。

  他闻声就会乐得开花,而旁边的妈妈就会说,“你这个老小孩啊。”

相逢应该感恩,失去不必抱怨。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曾经甜美的笑容已经消失,我们渐渐成为陌生人,连碰面都不打招呼。我的心如窒息般疼痛。我选择了逃避,一遍遍回忆着往昔的快乐与欢笑,独自坚守着这份回忆,心里,却一次次飘满苦涩的雨。

  父亲很调皮,为了在朋友面前露两手,就让我教他读英语,但是教归教,父亲的英语真的是撇嘴得不能再撇了,我总是一边教一边开怀大笑,他却挤眉弄眼,“懂什么啊你们?我都这把年纪了,英文能读成这样子算是不错的了。”

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变化的环境,流逝的岁月,让我们一天天长大,有了新的生活。当你我失去原有的纯真,心与心的距离也已远隔天涯。“知己”二字已经飘零,在风中渐渐散去。就像落叶只是秋的匆匆过客,你我就此别过。

转身时,曾经许下的诺言,像掉在地上的玻璃杯,碎成一片晶莹。窗边蓝色的风铃,在风中孤独地响着,尽管它曾经代表着幸福。

  路边的小草会长成葱天大树,花草会凋谢,时间总会无缘无故就从发间偷跑而走。

人生的旅途,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剩下的路程,或许会有人陪你一起走,但已不是我。我已到站,请让我下车。我无缘陪你驶向终点,只愿你,一路平安。

相逢应该感恩,失去不必抱怨。

  不怨时间,因为时间给了我们成长,也给了父母成长。

那些阳光下的快乐,我都记得,我们的欢笑、泪水,我都一一收藏,那是上天赐给我们的过往。当回首往事,触碰到那些留有余温的微笑时,我希望他们依旧温暖。

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变化的环境,流逝的岁月,让我们一天天长大,有了新的生活。当你我失去原有的纯真,心与心的距离也已远隔天涯。“知己”二字已经飘零,在风中渐渐散去。就像落叶只是秋的匆匆过客,你我就此别过。

  殊不知,其实每次父亲坚持送我去学校只是为了看我走在校园小道上,看这最后一个背影。

人生的旅途,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剩下的路程,或许会有人陪你一起走,但已不是我。我已到站,请让我下车。我无缘陪你驶向终点,只愿你,一路平安。

  每逢周五就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能尽快与女儿见一面。

那些阳光下的快乐,我都记得,我们的欢笑、泪水,我都一一收藏,那是上天赐给我们的过往。当回首往事,触碰到那些留有余温的微笑时,我希望他们依旧温暖。

  饭桌上,急着给女儿夹菜只是盼望她长胖点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会成长,父母也会变老。

  普天下,他们即将变得和其他老人一样围在一起畅谈心事,爱谈子女的生活,爱炫耀子女的成绩。

  我们一边追逐一边长大,我的父亲一边追逐一边变老,天际边的飞机痕迹就像父亲走过的人生,长久而又会消逝。

  “通往xxx的火车已到站,请乘客们下车,也请注意小心!”耳边穿起了广播员的声音。

  我叫醒了父亲,“爸,到站,请下车。”

  我的父亲,一名普通的男人,他永远站在同一点上,看我出发,看我胜利,看我战胜困难,因为他,我得以开心。

  感谢您,父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