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树下的爱情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也许就像有人说的那样,爱上一个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感觉自己配不上他。
(在爱情面前,有人闪躲,有人自卑,其实只是我们都善于发现别人的好,而忽略了自己的优秀)
大二那年,在钢琴教室看到你专注优雅的身影,那一幕就成为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风景。
那天第一次看到你,你安静专注的弹琴,怕打扰到你,一直默默的在你身后,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你走了,而我只能看着陌生的你慢慢走远。
之后的某一天跟老师聊天期间,提及到了那个弹钢琴男孩,也就是那天的你。
偶然间知道了你的联系方式,初步的了解了你,当时就觉得世界真的好小,怀着一种不知明的心情期待着。
(世间的每一次相遇,都不是平白无故的,好似蓄谋已久,却又意外惊喜)
终于2016年5月17日的这天,我们见面了,是紧张?激动?尴尬?还是不知所措?或许都有一点吧,交谈胜欢的我们算是正式的认识了。
(喜欢一个人,不是说说而已,就算是嘴上说着不喜欢,但你的一个小小动作,小小情绪已经出卖了你)
后来的一天我问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你呆了,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出来了,这算不算告白呢?
你想了想说“可以呀”我哭着跟你说“干嘛要勉强自己呢?又不是非要在一起啊!
(也许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在一起,只是想要你知道有人喜欢你,看似潇洒,却已不能自拔)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毕业了,那年毕业分居两地,你说想要吻我一次,茫然、犹豫、紧张、不知所措的我,那个像梦一样的吻,之后就成了我念念不忘的美好回忆
后来的后来,我们都不知怎么了,越来越远了,偶尔的联系、偶尔的关心、偶尔撕心裂肺的想念,都在证明着我一直在等着你。
是不是勇敢点就不一样的结果了呢?我一直跟自己说要勇敢,有些事情不是害怕就能够避免的。
自信点,慢慢加油成为那个优秀到可以并肩的人,不善言表的默默的陪着你,望你一切安好。
小编QQ:643994312――

又到了开学的时间,若冰在收拾自己的衣物心里想:不知道大学的生活怎么样?还有没有高中时那样要好的闺蜜?若冰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天奕学校(天奕学校是全国着名的贵族学校,一般上流社会的人都不一定进的来)
校园外已人山人海,私家车无数,1秒,2秒,3秒…突然门开了,大家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自然不会太拥挤,不一会儿,学生们的“家当”都被保镖们搬到宿舍了。
若冰看着保镖把东西快收拾完了,对保镖撒娇的说:“保镖叔叔,别告诉我妈今天发生的事,求你了,保镖叔叔。”看着他们小姐的撒娇他们能怎么办呢?只回答了一声“好”。
若冰的妈妈也就是秦琳,风靡全国的大明星,要是让她的妈妈知道她在校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她妈非气炸了不可,若冰也算是个星二代,许多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她,但若冰的身份从未对外公开过。
听着保镖的回答,若冰便放心的回教室了,本以为教室的人很多,进来一看也没有几个,忽然若冰看到一个身影,走过去仔细看原来是秦蝶,若冰说:“秦蝶!”秦蝶转身一看,惊讶的说:“若冰,是你!”
莫恺说:“秦蝶,这是?”秦蝶又转向莫恺,对莫恺说:“这是我朋友若冰。若冰,他是我男朋友莫恺。”若冰说:“哦!”
说几句话的功夫,大部分人都到齐了。忽然,花痴甲说:“哇塞!那个人好帅啊!”花痴乙说:“什么啊,那个才帅呢!”花痴甲说:“是哦,那个好像比较帅。”花痴乙说:“你看他来了。”没错他们说的就是李霆!李霆来了对若冰酷酷的说:“同学请让一让。”若冰说:“这是我先占的,为什么要让给你让啊!你知不知道女士优先啊!”李霆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不知道!”这时,一颗爱情的种子在李霆的心里种下,他喜欢这样有个性的女孩。
李霆没有说什么重新找了一个挨着若冰的座位坐下!他对若冰说:“夏若冰,如果有一天一个人对你说‘我喜欢你’你会接受吗?”若冰扭过头说:“谁呀,不会是你吧,如果是你我绝对不会接受的。”李霆问:“为什么啊?”若冰笑着回答:“因为…因为你不会尊重女人啊。”
李霆带有调戏的语气说:“就你,还女人,哈哈,你才几岁啊!”若冰生气地说:“你!”李霆说:“我?我怎么了?呵呵。”

她叫孔半夏。他叫赵城安。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放暑假没几天,越越与爸爸和继母决裂了!

“好了,大家坐好,开始点名。木子目。” “到。” “木子心。” “到。”
“你们是兄妹吗?” “不是。”“不是。” “姐弟?” “不是。”“不是。”
“那是表兄妹?” “我第一次见到她。”
“哦,呵呵,那现在就算认识啦。继续点名,马恩。”···
第一次,木子目和木子心见面,在幼稚园老师丰富的联想之下。那时,他们是陌生人。只是,难以想到,多年以后,他们依然是,依然是,熟悉的陌生人。
“木子心,看这一副黛玉的表情,嘿嘿,老实说,是不是思念哪个白马王子啦?”子心一惊,又是这个“大记者”啊。
“曲兮兮,你是不是太敬业了,八卦都朝姐妹下手了啊。”
“才不会。但你真的令人很想八卦一下嘛。大学生了耶,都没说过喜欢谁。或者,呵呵,喜欢过谁?”
······
结束了高数课,真不容易。支开了那个大喇叭,更不容易。安静坐在秋千上,一抹阳光披在肩膀。木子心发现,原来今天天气这么好呢。真是一个不适合想起他的日子。凄凉一笑,虽然缺了后的步骤,但也算喜欢过吧。那个干净又有几分邪气的少年,是谁那么幸运,做了他的新娘呢?
原来,昨晚与老同学聊天时,无意间听她提起好多同学已经结婚了,子心让她说说都有谁,没有人知道当时子心的心有多紧,可是,她还是听到了那个让她心痛的名字。木子目,你终于结婚了呢,你终于找到了与我无关的幸福呢。
后来又聊了些什么,子心记不得了。记住了,又能有几分意义呢?
子心好想回去,好想回到十年村,那个与他相识、相知、相离的故乡。然后,走走那些老地方,拜访拜访那些苍白的时光。
“木子心,为什么要叫跟我那么像的名字呢?叫你的名字,感觉像叫自己一样耶。”
“这个我也不知道啦,但他们都这么叫我,那就没叫错嘛。我也不喜欢呢。”
“你不喜欢我的名字吗?可我妈妈说很好听呢。她喜欢比目鱼了。”
“我讨厌吃鱼,老是扎我的嘴巴。” “你真笨。” “才不笨。不跟你玩了。”
“我也不喜欢跟你玩。”
孩子们想事情总是简单的,不喜欢就讨厌,小小的木子目,讨厌这个讨厌他名字的坏孩子。小小的木子心,讨厌这个骂她笨的大笨鱼。
匆匆,匆匆,柳绿了花红,梅开了雪飞,木子目木子心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
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对成绩有意识了,因为,这短短几年的上学经验,已经清楚告诉他们,老师总宠着考试分数高的孩子。所以,木子心同学决定听老师常说的话,开始对自己狠一些了。
上课必须好好听,杜绝乱说话,绝对不能原谅木子目,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桌子里面数不清的玩具。
作业必须要写完,否则不可以看电视。绝对不能像木子目,每天交不上作业,还不让小组长告诉老师,给小组长那么漂亮的铅笔。
对同学必须要礼貌,不可以欺负比自己小的人。可恶的木子目,总是在欺负他同桌。
可怜的木子心同学,接受不了就请老师换下座位,不在木子目的后面不就可以了吗?
好像还记的当年辱名之仇,木子目对自己,则必须不能被木子心嘲笑,所有招致她厌恶小眼神的事情,木子目乐此不疲。
时光的列车速度不减,原来的一群小伙伴,悄悄改变。
严冬结束了末章,男孩们的“宠物”-蚕宝宝们登场了。
木子心仰天叹息,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直接到夏季?
木子目仰天大笑,扬眉吐气,就是今朝啊。
中午,阳光刚好,木子目把放在小纸盒里的蚕拿出一条,放在书里,转过了头,“木子心同学,老师说应该多跟你学习,请教个问题呗。”木子心瞬间心情大好,终于低头了呢。“什么问题?”
“蝴蝶是什么变的呀?” “额,这个不是考试的东西。”
“怎么会不是?明明课本里就有嘛。” “什么课本?我怎么没见过。”
“就是这本啊。”
木子目把书递给了木子心,木子心疑惑的接过,缓缓的打开,然后,在双眼捕捉到那白白胖胖的肉东西时,瞬间爆炸,书本随手拼命一甩,然后,报了一戏之仇,那蚕稳稳落在了木子目乌黑的发上,这一个时刻,木子心哭笑不得。木子目把蚕拿了下来,也是随手,放在了木子心桌子上。走了。
木子心一时愣神,这也行?太欺负人了吧,必须让他知道木子心不是好惹的。
很机械的,走进了办公室。
那个下午,班级卷入了一场清蚕风暴里,好多好多,被老师收去的蚕宝宝。望着神情落寞的木子目,木子心后悔了,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第一次,对木子目生出一种负罪感,而且,还没有去道歉的勇气。木子目,恨死自己了吧?
一连几天,木子心不敢看木子目,深深的自责暗淡了这个女孩的心情,真的,很想说句:对不起。然后,听到一句:没关系。
也许,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木子目与木子心,好像回到了初彼此的位置。可木子心知道,自己无法再像开始一样讨厌这个男孩了。只是,因为欠了一份人情吗?还是交出蚕宝宝时,木子目从未有过的受伤,触动了自己?木子心堆满了疑惑。
不过,再多的疑问也来不及思索原由了。 转眼,大家要参加小升初考试了。
紧张的准备,努力的付出,谁也不愿,成长的路,就在这里停下。
也许真的都认真了吧,这场旅行,一个也没落下。大家都考上了初中。
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抱怨,木子心、木子目在同一班。
终是摆脱不了心里的那种自责,木子心把木子目叫到了操场。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那件事会变成那样我也不想,我向你道歉,你不接受也没关系。”
“我不接受,你不是真心。” “我是真心。”
“对那件事抱歉,对我还是不屑,不是吗?” “不是,那是小时候不懂事。”
“这样的话,我接受,而且也说句抱歉,为小时候名字的事情。那时还真是无聊。”
“不会啊,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啊。我们两个名字是挺像的嘛。”
“你不会继续像以前一样依然不喊我名字吧,那样不太公平耶”
扑哧,木子心笑开了,“你还真逗哎,木子目同学。”
“那是木子心同学以前太严肃了。见到我像遇见冤家似的。那种情况,我要能逗得起来,估计都能当笑星了。”
“好吧,是我误解了。抱歉。”
“都过去了。不过在这儿说了这么久还不走,可就真的会变成无聊的误会了。”
木子心一囧,跑开了。
像是鸟儿逃出牢笼回到森林,木子心有些雀跃,整个学校,在她眼里,都变得可爱。木子目,差点儿因为你错过了这么多美好呢。明明认识的两个人,要装做比陌生人还陌生,还真是让人很郁闷啊。所幸,一切冰释前嫌,与木子目像朋友一样相处,应该比像冤家一样有趣的多吧。
木子心个子矮些,坐在第三排靠近过道的位置,木子目个子就抽长了很多,坐在第六排。距离远了,木子心看不到木子目上课有没有说话,看不到,他交、或不交作业。莫名的,有点儿小失落。也许,观察他已成了一种习惯却不自知吧。
不过,坐在后排的木子目同学,就显得有些乐在其中了。原来,木子心上课也会开小差啊,历史课这么有趣吗,头也不低直盯着黑板?于是,很难得的,木子目同学拿出了笔记,政启开元,治宏贞观,就概括了这个女人的一生吗?
下课了,木子目来到木子心座位旁,“武则天是一个怎样的皇帝呢?”
“很令人佩服的皇帝吧。一个女子,却引领了一个王朝,她有足够的智慧与勇气吧。”
“看来,她还是你的偶像喽。知道她登上皇位之前,染了多少血腥吗?”
“如果那是一种生存的代价呢?因为不想被杀,或者,不想仰人鼻息,而选择了一种极端。唐太宗登基之前,不也经了一场玄武门之变吗?因为想要的,是江山,万人之上,所以,不惜割舍一切。这是她们的价值观,你可以去批判,但却不可以否认,这种魄力不是谁都有,这个选择,不是谁都敢。”
隐隐的,木子目觉得木子心,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这个女孩的心里,承载了许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东西。这样的她,比别人,更累一些吧。
“还真不愧是历史课代表呢,没有草稿,也能长篇大论啊。不过,可惜要对牛弹琴了,我还是觉得,天龙八部更有趣些。”
“天龙八部啊,有一点悲伤唉。” “真难得,你居然看过。以为你只爱学习呢。”
“别那么瞧不起人好不好,我又不是书呆子。不过,为什么乔峰的遭遇那么波折呢?感觉,他注定就是为这场悲剧而生的。”
“可以说他是为这场悲剧而生,但也可以说,他是为消除争端而来。当一切结束,也就毋须再留下。这样想,会不会不那么悲伤了?”
“嗯,呵呵,还真是独特的解释。”
“可是如果现在还不出发去操场,我这聪明的大脑也帮不了你躲过做俯卧撑啊。”
“呀,历史结束上体育,怎么忘了。木子目,被你害惨了。” ······
初二渐渐到了尾巴,将近两年的时间,木子目与木子心对彼此的了解加深,分数单上他们的名字,距离却越来越远。频繁被叫家长,学校里的木子目,失去了灿烂的笑容。
木子心不在意成绩是否决定成败,她只知道,她的成绩若独一无二,她便可以给木子目大的帮助,便可以,让这个男孩哪怕,多一丝的笑容。
可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却总是偏离了轨道。
与木子目在一块儿,事情总朝着预料不到的方向发展。
周末,子心与子目一起骑车回家。 “木子目,回家先做生物作业吧。”
“别为难我了,我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那么重要啊?”
“很有趣的事,想知道的话就到木桥找我吧,明天上午。”
“有时间我就过去。哇,天空好漂亮啊,那么蓝,云那么白。”
“才发现啊,这么美好的景色,就差点被你浪费了。”
“怎么会被我浪费啊,我看不到别人也可以欣赏啊。”
“别人欣赏,你能感受到那份快乐吗?感受不到,那对你来说不就是浪费了吗?看来真得多给你普及点儿常识呢。”
“怎么像你知道一切一样呢?” “这么想就对了,一点就通,真是聪明呢。”
子心有点儿无语,不过,这回家的路,好像没那么长了呢。
更有趣的事,会是什么呢?看来好学的子心同学要带着疑问与兴奋入眠了。
吃过了早饭,找到了木桥,可是,那个邀约的人呢?等了一会儿,子心有些来气。
“木子心,木子心”
隐约,子心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向四周看了看,有些怀疑自己的双眼,那个抱着箱子,背着凉席,还牵着一条黄狗的“流浪者”是那个有些帅气的少年吗?
木子目走近子心,“苹果树开花了,走,一块儿去看看。”
子心有些愣住,这是唱哪出? “呵呵,放心,学习的东西都在箱子里呢。”
半信半疑,但还是乖乖跟在他身后,走了。 “好漂亮啊,这里。有花,还有风。”
没理会她,子目熟练的铺好凉席,打开箱子,掏出小音响,连接好手机。
“木子目,你常来这里吗,这么多这么多的苹果花一起开,我是第一次见到呢。”
“就说你会感兴趣吧,来,坐这边,还有更有趣的哦。”
完全的信任,子心走过去坐下,子目按下了播放键。
“是红色石头。属于蓝菲琳和石延枫的红色石头。” “猜对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歌的?”
“有人会在自己的文具、书包上贴自己不喜欢的电视剧贴纸吗?还有能把歌词都往书上写的,你也够痴了。”
“取笑我?” “哪敢。只是,为什么那么喜欢呢?” “这个嘛,秘密。”
“我倒更有兴趣了,不会多久,我就能找到答案。”
“好啊,那我等你来揭晓谜底。” “呵呵,好” “呵呵···”
风吹起,满园苹果花香,半醉的男孩,微醺的女孩,初尝着青春之酒的芳醇,轻轻地,轻轻地,一切,都停下了脚步。
2006年的夏天,十八岁的天空,像一个偶然,也似乎像一个注定,闯进了木子心的世界。
很喜欢,蓝菲琳的优雅,文静。 很喜欢,石延枫的执着,帅气。
但更喜欢,美好的年纪,他们,相遇。
太喜欢,所以到处搜集贴纸;太喜欢,所以总愿在明显的地方写下,那美丽的歌词,一句,一句。
“‘你的心就像一颗红色石头,有着热情血液和石头的冰冷’,我喜欢这一句,原来,还以为木子心你比石头都要冰冷呢。不过,还好,你也拥有热情的血液。”
木子目突然的话语,拉回了木子心的思绪。抚摸着酣睡的小黄狗,木子心只是一笑。
为什么喜欢这部电视剧,木子目,你好像已经知道这个秘密了呢。
青春是一个敏感的时期,对自己,也对他人。
子心与子目渐渐亲近的现象在班里开始成为一个话题,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加入,这个话题,变成了一个焦点。
子心为这件事感到痛苦,可是却无能为力。子心知道,子目也受着这件事的困扰,只是表面上平静而已。子心暗暗地期待,期待时间快些,再快些,让大家忘记这件事,放过两个只不过是知己的人。
可是,时间并没有听到子心的心愿,但命运,却好像想做一番作弄。
木子目,退学了。
这个消息像一道晴天霹雳,子心只觉,世界在下大雾,到处都是看不清的路。
终于,终于捱到了周末,子心一刻不敢耽误的往家赶,莫名的,她心里有一种不安,好像,跟那个男孩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回到村里,不受控制的奔向木子目的家,却在街上,看见了拖着行李的有些沮丧的少年。见是子心,子目勉强一笑,“与你无关,好好考高中。我的梦想不在学校,高中也不会容纳我,离开只是早与晚的事。还有,我真庆幸,你叫木子心。因为,木子目和木子心,等于一个字。还有,看你好像挺喜欢写日记,这个笔记本送给你吧,写下,你天马行空的想法。”
接过笔记本,子心说不出话,只是在哽咽着。泪水模糊了少年离去的背影,这就是她们之间的距离了吧。模糊,模糊,渐行渐远···
子心回到学校,觉得好陌生,好冰冷。
翻开笔记本,写下第一行心情:精灵离开了森林,小女孩一个人住在蘑菇屋,一个人,在太阳升起的地方,等精灵,回来身边。
再也落不下笔,木子目,你知道你的字很漂亮吗?知道我偷偷的,一笔一划在模仿吗?每天用类似你笔迹的字记录点点滴滴的心情,你知道我多么喜欢这个习惯吗?
信手的翻着笔记,然后,为一首诗,哭红了眼睛。
在笔记本大致中间的位置,是熟悉的字迹,哀伤的诗: 未选择的路
黄色的丛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啊,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黄色的丛林里分出了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原来,你已过早想到了未来,原来,这些日子,你一直在徘徊。木子目,你的心里,也有好多隐藏的事吧。
谣言无疾而终,子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天天,只是在想着学习,想着骄人的成绩,想着,变优秀时,那个少年能不能听到一点儿自己的消息。
很快,中招考试来了。 很快,成绩公布了。
只是,这一次,现实开始现实了。大家奔向了四面八方。
考的极好地,去了市里;考的一般的,在县城;考的差的,复读或带着稚嫩的心,进入了社会。
这样的结局给了木子心很大的触动,她开始思考,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自己的梦想,又是什么?怎么样,可以不算白活了一场?两条路,走哪一条,她有选择吗?
子心带着满心的疑问进了高中,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再提不起当初对学习的兴趣。安静的深夜,子心,深深地失眠。
像断线的风筝,子心不知道自己会飘到哪里,也不愿去想。浑浑噩噩的敷衍着日子,以为可以这样一直到毕业。却不想,在操场,又看到了那个旧日灿烂的面庞。
“木子心,你状态太不好了。不像我认识的好学生耶。”
“木子目,你找到梦想了吗?轻易认输也不像你耶。”
“我还在找着,本来想把你加进去,现在我得认输了。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你也别纠结着一个唯一,不必依靠别人的嘴巴来肯定自己,那样太累。而且···我只是来跟你说声再见,我做不了你记忆中那个璀璨的少年了,让他永远在那个梦里吧。我的心里,已经住不下他。”
男孩走了,那个落寞的背影,是后的记忆。
不是说,两个人的名字要组成一个字吗?没有目,怎么想?在那一天,木子心哭了好久,好久,湿透了,一篇篇,一篇篇日记。
“哈哈,木大小姐,奶茶买回来了,纯天然巧克力口味哦。”
看着眼前曲兮兮放大的笑脸,木子心的忧伤开始消散。都过去了。
暑假了,木子心回了家。 一切都不同了呢。
一个村子,本就锁不住什么消息。那个倔强的少年做父亲了呢。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亦梦。木子心一个浅笑,是啊,是该都放在梦里了。

初的都是美好的。那时你的真心,我的真心。孔半夏本就是冷清的人儿,根本就没把什么姐放在心上。他们一直都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深的交集。是什么时候开始熟悉的呢?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她实在看不惯继母嗲态,说声“荡妇”,爸爸一耳括子扇过来,这个初一女生捂着脸,离家出走了。

那天,天气不好,心情不好。这时的孔半夏和赵城安成了同桌。

越越脑子不笨,知道初一女孩不能在外游荡,想也没想就奔妈妈去了。

“你说男人为什么都在乎面子呢”

越越妈妈真真,是县二中的美术老师,与丈夫离异后,一个人单过。放假后,进山租间房,写生、画画、呼吸新鲜空气。放假时,她打个电话给越越,说进山了,高兴就来与她一起过。山里满是果树,梨、枣、葡萄,满山香死人!

“这不是面子的问题,那天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出去的。”

真真在梨固写生,经不住酥心大黄梨的诱惑,画到高兴时,顺手摘个往嘴里填。这下不好,被看梨者逮着。她掏出十块钱,说我买下还不行吗。看梨的说不行,你得去见园主,让他处理。这时园主李园来了。他说,没事没事!个把梨,请你吃还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呢!他还说,这边梨、那边葡萄,还有两山间的净水湖,这些地方都是他承包的,只要你高兴,由你画,任你走。真真高兴得不得了,遇到这么好的人,有这样好的事,后来她又听说园主还是钻石王老五,她真的开心极了,乐得让李园陪她逛遍果园。梨、葡萄没少吃,净水湖没少凫水。这下她也不画画了,索性扔下画笔,就到李园家干活了。这时,她女儿越越来了。

眼泪就这么淌了下来,毫无声息。孔半夏有多久没有哭过了,现在一句话,她都可以泣不成声。

真真心情好,也不问越越心里咋想,就邀上李园带越越逛遍梨园,还到净水湖凫水打扑通。娘俩在净水湖围攻李园,朝他身上泼水、扔稀泥,那场面真叫美!越越情堵慢慢好起来,慢慢忘了在家的不快活。但她心里还是有点阴影:在家,她不喜欢继母;在这,妈妈与李园这么无拘无束,极怕妈妈为她找个继父,心里就结个疙瘩。那天傍晚,娘俩到净水湖凫水,越越挑明了,她不喜欢继母;若是妈妈为她找继父,她同样不喜欢!

自那以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熟稔。

真真心里“喀嚓”打个疾雷,瞬间平复,含笑着说,傻丫头,妈妈心里只爱你!越越高兴地扑进妈妈的怀里。这晚,李园送来一盆红烧鲤鱼,越越没叫他进屋,接过鱼,撵走人。真真在屋里,耳朵没闲着,屏息静听女儿与李园的对话,听到李园的话,亲切甜蜜;听女儿回话,生硬别扭。真真不好说越越,只没心情吃鱼,喝点鱼汤就撂了。越越食量不大,也没吃几块她不喜欢人送的鱼!

其实孔半夏知道赵城安喜欢她,很早以前就知道。即使这样她还是会和赵城安亲近,没有一个人这么了解过她。孔半夏不想失去这样独特的存在。她想着赵城安一直都不要说,他们就这样一直到岁月都老去。

一连几天,真真没看到李园,心里恍惚、憋闷,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越越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只是脸上没笑,有愁;眼里没神,有忧。越越急得没法,找了一些《故事会》的书给妈妈看,妈妈的脸上略有精神。那天,妈妈念了一句话给越越听,越越觉得怪有意思。那句话说,女儿有权得到妈妈的爱,也有权让妈妈爱。她往深里想,妈妈给女儿爱,女儿也该给妈妈爱。给妈妈爱,就是让妈妈得到爱。她一下子想通了!这几天妈妈不快活,这就是原因了。

现实总是残酷的。一天晚上,赵城安说“我喜欢你,孔半夏,做我女朋友。”

越越一把拉住妈妈的手说,走!到李园叔叔家去。真真一楞,问去干什么。越越说,去干活呀!妈妈眼里顿时点亮神采,笑也燃着满脸。

孔半夏就这样愣了一下,却没有以往那般决绝,她还是不想这样。

初一女生越越懂事了,她自豪地说,开学她就初二了。

“城安,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现在,我们很好的,我不想这种感觉改变。”

赵城安将孔半夏抱在怀里不顾她的挣扎。

“你的180°是我转不过来的速度。”

“我们不是朋友,我们不是恋人,你是特别的存在。你懂吗?”

“懂。那件事我以后不会在提了,给你想要的安之若素。”

孔半夏一直不明白自己那天为什么会答应他。是那些温暖的文字还是那些苍白的话语。是那冷冷的孤独还是渴望被疼爱的感觉。

那个时候赵城安是孔半夏的。那个时候孔半夏是赵城安的。

“你是一个薄凉的女子,带着与生俱来的执拗,任性的穿行在这世态炎凉里。”孔半夏看着就哭了,除了她的城安谁还会这样的懂她。

那是她的城安,知道她的任性,知道她的自私,知道她的神经,知道她的疯癫。这就是她的城安。

那一次,学校有学生打架和城安有关,他有可能会被退学,有可能会去那高高的围墙中。

“半夏,你会不会想我呀。”赵城安抱着孔半夏说着。

“会呀”半夏知道不会这样的,却还是说着。

冉冉也问“如果是真的,你会怎么样?”

“我可能会少了一些快乐吧。”恩恩。

赵城安开始教孔半夏打游戏。游戏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剑灵”

赵城安带着孔半夏杀怪、升级。

“半夏,你要努力升级,我们要在游戏里结婚。”

“半夏,你在不在呀?”

赵城安焦急的拍着门,喝的微醉的他倚在门框以为他的半夏不在了。孔半夏捂着被子睡得好不开心,不知道门外那个为她焦急的人儿。

赵城安陪孔半夏走过了孤独的时光。

赵城安带给孔半夏纯粹的快乐。

赵城安给孔半夏宠溺的笑容。

赵城安给孔半夏安心的怀抱。

赵城安给了孔半夏温暖的爱。

岁月总是那么的快,高考结束了。

“半夏,你要和我报在一起,要离我近一些。”

“不要,我不要呆在这里。”

赵城安报了咸阳,孔半夏报了大连。

赵城安永远都不会知道孔半夏想要离他远一点,在远一点。孔半夏在想只要我离他远一点就不会在依赖着他以后离开大家都很好的。孔半夏在想我怎么可以心安理得的收着他的好。孔半夏在想我该怎么和他说这些。孔半夏在想我们怎么会这样。

“半夏,在外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半夏,我不在身边,不要太任性”

“半夏,不要总和别人争,我们不要那些”

“半夏,你要记得每天都和我打电话”

“半夏,你要开开心心的一定要快乐”

孔半夏坐在火车上,第一次觉得想念是那么的孤独。孔半夏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却觉得自己想要哭。

在大连孔半夏每天都会接到赵城安的电话,他们说很多无聊的话题,她说他听。没有城安的时光过了有多久。

孔半夏很冷静的说:“城安,我们分开吧。”

放假回家。赵城安说:“半夏,我们没有分开过。”孔半夏沉默不语。

赵城安抱着孔半夏“你快乐吗?”只要你快乐就好。

他们分开了,真的分开了。

故事的开始他笑了。故事的结尾她哭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