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灰姑娘2020

摘要:
作者:李梦凌下课后余精就跑过来找我嘿,晓菲你在发什么呆呢没,没啊,对了小精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好奇地问了小精,你说那个经常睡觉的人吗,说起他呀来头可大了,我们学校有三大出名人物,第一个是董事长下一

摘要:
作者:李梦凌今天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哥哥千辛万苦将我弄到了这间名派大学,它原称:音豪斯顿学院,是不是听了都觉得很气派,那是必须的,因为里面都是呆着些所谓的千金之身的少爷和小姐们,不过能进这间学校当然

摘要:
灰姑娘小林娜麓一直生活在破旧简陋肮脏的储藏室的角落,在继母和她的三个女儿的欺负下,每天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孤单地活在阴暗的世界里,清晨,伴随着第一缕阳光,她拿着扫帚轻轻地做着每天都要去做的事情,突然角

摘要: 03又遇暖男and嚣张少年
??我走出校长办公室,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建筑的中与西结合得如此和谐,中式的基础韵味与西式的建

摘要:
01校门口风波蔚蓝的天空下,阳光明媚,空气中溺漫着好几种花的香味!宁人沉醉,,可一个身穿蓝色衬衫骑着单车的女生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
宁静,大家的目光都集聚在她身上,接着就是一阵阵议论,你们看那女的??,出

下课后余精就跑过来找我“嘿,晓菲你在发什么呆呢”“没,没啊,对了小精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好奇地问了小精,“你说那个经常睡觉的人吗,说起他呀来头可大了,我们学校有三大出名人物,第一个是董事长下一届掌管人沫志熙像恶魔一样的人物却长得特别帅,另一个就是世界级集团总经理徐子阳,他呀,至今算是个谜吧,还有一个就是副董的儿子楚延被人称”“面具王子,也是白衣王子”而他就是那个人,他们真的很帅,反正他们都是特别特别的神秘,……“stop,好吧,小精讲到他们你不用这么激动吧,我倒觉得还一般”“莫晓菲同学你难道是非一般人吗,你不觉得他们真的让人感觉很想要去抱住他们了吗”

今天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哥哥千辛万苦将我弄到了这间名派大学,它原称:音豪斯顿学院,是不是听了都觉得很气派,那是必须的,因为里面都是呆着些所谓的千金之身的少爷和小姐们,不过能进这间学校当然不是靠简单的钱而已还要有足够的学习成绩,不过我可一点儿都不中意这间学校,年学费那么贵都可以让我吃好几辈子了,虽然我们家比一般人家庭好了那么一点儿,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等,一定不知道里面的掌管人是一个特别年轻的少年,听到这里,我还是有些期待的说,毕竟我也算是花痴范了,呼呼~

灰姑娘小林娜麓一直生活在破旧简陋肮脏的储藏室的角落,在继母和她的三个女儿的欺负下,每天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孤单地活在阴暗的世界里,清晨,伴随着第一缕阳光,她拿着扫帚轻轻地做着每天都要去做的事情,突然角落发出怪异的声音,胆小的娜麓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瞬间双脚仿佛踩空了浮进了一片漆黑的天空隧道,过了很久,一声巨响娜麓跌落在一片软硬的地毯上,2020年的情景让娜麓惊讶不异,宛若无数个小星星闪烁的灯光,美妙神秘又充满诡异的音乐,一个满脸清秀弹奏着美妙音乐的神秘小魔法王子,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一切,娜麓陶醉在新鲜神奇的乐曲中,舞台下所有人的目光惊讶地看着这位穿着破洞的古怪长裙的从天而降的小女孩。突然一群人走上舞台,以为是上天赐给的仙人,蜂拥而至争抢着带回家,娜麓害怕不已,慌乱中一双陌生却温暖的手牵着她走出了人群,熟悉的笑脸仿佛冬日的阳光那样暖和。

03又遇暖男and嚣张少年 ??

01校门口风波

我没理会小精立马避开了,真后悔问她了,走出教室在校园徘徊着,开始参观起学院,这学院的建筑物都是欧式化,真是大的让人觉得恐怖,我莫晓菲还真是第一次在如此豪华的地方读书耶,绕着绕着就来到了餐厅,我的妈呀,一个餐厅何必弄得如此夸张,食物都是分类的,就像那种自助餐一样不过比自助餐更加好更加丰富,看的我都想流口水了,我拿着碟子选着自己爱吃的食物,正在我享受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我转身一拳一脚的将那人打倒在地,对了还需要补充一下我不仅是国家级运动员还是跆拳道黑带哦,ohyeah!哈哈,要你偷袭我,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顿时之间一股邪气冒出,那个人愤怒的望向我时,我的噩梦即将上演——

“喂,莫晓菲,你是欠揍吗,叫你那么多遍你都听不到”这狮子般的吼叫不用多说都知道是我哥的了“到了,还不快点给我滚下车去,你若是在学校惹事你就玩蛋了”走之前都不忘记损我一顿,唉,我也认了谁叫他是我哥呢。

我走出校长办公室,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蔚蓝的天空下,阳光明媚,空气中溺漫着好几种花的香味!…宁人沉醉,,可一个身穿蓝色衬衫骑着单车的女生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
宁静,大家的目光都集聚在她身上,接着就是一阵阵议论,

“哪个丑八怪敢动本少爷,上,给我将她架起来”那人对旁边的几个黑衣人怒斥道,当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早上那人,天哪,怎么办,怎么会遇见他,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是先逃为妙,若是让他发现我就完蛋了,脚还没跨出门那人就吼着“那谁,你打了我的人,还想溜,你是找死呀,给我上,把她给我架起来”,终于还是被他们给架了起来没办法,不能暴露了我的身份呀,只能被他们降服了,我低着头,他愤怒的看着我“喂,丑八怪正对着我”这人可真好笑,都没看清我就说我是丑八怪,好歹我也是一代美女,ok,真是的,我就是不给你抬头想让我死呀,当我是笨蛋呀“哎呀,真是软的不吃给我来硬的,给我把她的脸抬起来。”我拼命挣扎着,正在这时后面传来声音“熙,别动她,她是我的女朋友,你这样会吓坏她的”我转身看到那身影居然是他“楚…”楚延走向我抱住我“晓菲你怎么会在这里,担心死我了,我找你老半天了,下次别在生我气就跑了好吗”我完全不知是什么情况只能配合着“恩恩”然后他牵着我走向那人“好了,熙,就当今天是一场误会,我带走她了,你应该去开会了”“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暂且饶过她将她从我面前立刻带走”那人像疯子一样说着,说完转身就走了。

“ohmygod!这这实在是太奢侈了,欧式的耶,我莫晓菲上辈子哪招来的福分能来这种学校”好吧,说到这你应该就知道我只不过是平凡的家庭而已,我两眼发呆,顿时觉得自己像个多年没吃饭的“乞丐”一样,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中年人像我走来,他二话不说将我抬起,我拼命挣扎“这位大叔,你是疯子吗,快将本小姐放下来”他依然往前走去看来完全没将我的话当一回事,随后就听到“啊,我我的屁股王八蛋呀你”~~~~呜呜

建筑的中与西结合得如此和谐,中式的基础韵味与西式的建筑符号和细节取长补短,不但富有审美的愉悦,更重要的是令居住舒适而贴近自然。外部空间布局有中式住宅围合的感觉,整体体现了小而精的优势。

“你们看那女的??,出门没照镜子吗?大清早的跑出来吓人??!”一个身穿花裙子的大妈指着我向她旁边的几个人议论道,

走出餐厅我终于松了口气“幸好”楚延看着我温柔的跟我说着“我跟你说,这里是熙的私人餐厅外人是不可以进的懂了?”我看着他真是觉得他跟小精说的一样像天使的感觉“可,可是……好吧,今天谢谢你了,为我解围”我刚说完他就开始在笑,我都觉得纳闷了“喂,你,你笑什么”“哈哈哈哈,你不会是熙说的早上那个丑女吧,你知道吗,熙今天遇到你那事以后就气愤的跟我们说了,还说以后见到你就死定了”是不是我看错了,为何觉得他笑起来那么迷人,他将手放入了口袋“额,那个,对呀,别告诉他我是那个女生呀否则我就死定了”我哀求着。“好了,我不会告诉他的,不过你也太英勇了,你可是头一个敢跟他对着干的女生耶,好的我支持你,好了我走了”看着他走远,自己也去找宿舍了,拿着编号找到宿舍,不用多介绍都知道有多大多豪华了,累了一天的我,拿着行李放在一旁躺在了床上,想到楚延说那人的事又气又让人恐惧,真是阴魂不散呀。

这都些什么世道呀,第一天上学就遇霉运了,我起身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随后就听见身后冒出一股冷风,接着那股冷风离我越来越近,直到……听到后面另一个疯子的喊声“丑女,前面那个丑女还不快点给本少爷让开”我毫不知情的走着,然后便看到那疯子从“劳斯莱斯”车上下来,天呀,我没看错吧,那是一双有着女人的双腿,婴儿的肌肤,一双冷中带褐的眼睛,一头黑色混搭着金黄的头发,人世间尽然有如此帅的人居然能够被我撞到,他慢慢的接近我,我脸红的往后退了一步,不知是什么东西阻碍到我的步伐随后身体往后倾斜我闭上眼睛“怎么这么香,难道我到天堂了吗”我睁开眼睛看到是那人搂住了我,好香呀从他身上传出一种茉莉花香,静静的看更加让人痴迷,他的眼神深邃让人难以捉摸。

一幢幢具有乡村风情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

“是啊,你看她那脸,好多黑豆,咦,再看看她右边的脸竟然还有一块疤,啧啧啧,还有那打扮,哎哟,见过丑的也没见过这么丑的啊,不行了,看见她,我吃早餐都没胃口了??,”另一个男人说道,

没想到那人也在这学校看来以后可有我受的了,只希望不要在碰到他就好了,能避一时是一时吧,总觉得他的身份不小,只能先这样了。

“请问你是要看多久呢”一股邪笑从他嘴角露出,紧接着就是我亲爱,的屁股再次着地,“喂,疯子,你解救了我干嘛还要让我屁股受罪呀”

白色的欧式建筑;立有雕塑的喷水池;绿草如茵的球场;绽放在林荫小路两旁的玫瑰花;这里仿佛是一个贵族的花园,而不是一所高等学府。

他们的每句话都像刀子一样划在我的心口,我低着头只管骑着那辆陪了我好几年的单车往前,大概这些话我都听腻了,也麻木了,

渐渐被梦拉扯进睡眠:由于是秋天,树叶都黄了,女孩走在树下,在等待着他,远处一个男生走进“晓菲,看,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女孩打开一看是一双透明的玻璃鞋特别漂亮,天真的笑特别可爱然后抱着男孩“谢谢言,真的好爱你”然后又到了另一个画面:刹那间,一切都是空白,满血的婚纱,女孩躺在了地上,男孩抱着女孩…

“呵呵,是吗,丑女我根你说你在跟我多说句话,你的性命就难保了”他说完便坐上那“劳斯莱斯”唰的一下就走了,秋,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靠父母的钱撑起的吗,什么名牌,什么少爷,什么帅哥去死吧,气死我了,慢着,随后我看了看手表“天天呀,快迟到了都”一走进校园,我用我的法宝在找教学楼的地址,当然就是地图了,没办法由于学校太大不得不拿个地图,经过我神速的步伐终于找到了,额,对了忘了说,我可是国家级的运动员呀,这点路可难不倒我什么,大一二班,当我正要跨进教室的时候我便看到刷刷的眼神向我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走向了我,她推了推眼镜“好,现在我向大家介绍,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请大家欢迎她,鼓掌,请这位同学介绍下自己吧”我走向讲台“大家好,我叫莫晓菲,是国家级运动员,跑步是我的强项哦,请大家以后多多指教,谢谢大家”对自己的介绍极度满意,老师拿了拿眼睛目光呆滞的望着我“好,欢迎莫晓菲同学,你可以先下去找个空位坐下”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以及欢呼声,伴随着我的脚步,一个长得特别像个公主可爱的女生像我打着招呼“你好,我叫余精,你可以坐我旁边哦”我欢快的答应了“好呀,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她点了点头,看着她乖巧的脸蛋,似乎都被她迷住了,这学校的美女真多,看着她我都不禁抱怨上天的不公了,怎能被人都有张漂亮的脸蛋和一个好身材,我莫晓菲上辈子是不是得罪过上帝呀,让他那么讨厌我呜呜~

原以为贵族学校的华丽和贵气应该与乡村的恬淡和幽静格格不入,但却没有!相反的,而是恰到好处的融洽!金色的阳光笼罩着学校,有点朦胧的感觉,让学校增添一份神秘!在喏大的田野中,欧式风格的学校,似一座宫殿,一座城堡!青灰的外观颜色让学校更添庄重与肃穆!
.
周围是那么宁静,薄薄的晨雾,如轻纱笼罩着校园,雄伟壮观的教学楼,隐没在淡淡的晨雾中,整个校园的黎明是那么温馨而美丽。

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习惯。

被梦惊醒,为何每次都会做这样梦,这时天色已接近傍晚“砰砰”门外传来敲门声“小姐,你的快递”门外那人喊着,奇怪,没搞错吧,我没定快递呀,我走去开门“嘿,是我啦,余精”她穿着身泡泡裙更加把她可爱的面容给特显了出来,差点没把我吓住“小精同学你是想吓死我吗,真是的大半夜你怎么在这里呀”她把我扯了出来“额,晓菲我想跟你一起住,可以吗?”她泪光闪闪的看着我,好吧我投降“好啦,那就进来吧”刚说完她就将一大包行李递给了我,真是后悔了都,不过多一个人更好不会那么害怕了“小精,学校有餐厅吗,好饿呀”“当然有了,我带你去”说完她就牵着我去找餐厅了,肚子都受饿了一天了,找到餐厅后,我们点好餐后就找到位置坐了下来,正当我和小精在说说笑笑时,两个穿黑衣的中年子,闯了进来,随后就进来了一个穿着一身银闪的衣服,特别耀眼,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早上那人,天呀,怎么又遇见他了,我的头拼命往窗户那看去,他一进来整个餐厅都轰动了起来,所有女生都围了过去“沫志熙,哇,好帅呀”慢着,沫志熙,突然让我回想到小精跟我说的:我们学校有三大出名人物第一个是董事长下一届掌管人沫志熙像恶魔一样的人物却长得特别帅……他他居然是沫志熙完了我居然惹了他,这下可完蛋了“丑女不要在给我躲了”我抬头看到沫志熙那可怕的人正死死的盯着我,他一掌拍在了桌上,桌上的饭菜都洒了,我一起身不小心撞到桌上汤汁刷刷的向我的手臂飞来,白嫩的手臂顿时变得红彤彤“啊”一声惨叫不用疑问那声音是我的,他没有骂我而是拿着我的手“该死的,怎么那么不小心,很痛吧”他的举动不仅让我蒙住了更是让餐厅的其他人蒙住了,我迅速将手伸了回来“喂,沫志熙同学,不要碰我,我们好像不熟吧,我知道你对我早上的事感到很生气,我向你道歉了行了?”正当我要道歉时,他一把扯住了我,冲冲的向外走去,我不停地在后面喊着叫着,他还是不理会我继续往前走。

我转身45度角处看到一个趴在桌上睡觉的一个长得特别清秀,一身运动装,传达着一种气质,同样有着稚嫩的皮肤,用帽子遮住了脑袋,不知是不是他感觉到我在看他,他慢慢的睁开了眼,脱下帽子将那酒红色的头发露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更显高贵,他转头恰好眼神对上了我,那是纯黑狐狸般的眼睛,以及像股清泉在流淌,闪闪发光,我不好意思的看向黑板,心里骂着自己喂莫晓菲你是没见过世面吗,好吧我知道你没,但你也不用死命看着帅哥发花痴吧,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他比我早上看到的那人更显一筹。

冰凉的大理石地面光滑如镜子,却映照不出人心;草从里竟真的有星星般的小花,各种颜色都有,华丽而厚重的制服精致,却没有人知道它的悲哀;贵族们的微笑傲慢而深情,却掩不住一颗困顿的心……
我一路充满 对环境的感叹,和我的班级在那儿的心情走着,

我叫林夏
刚过完17岁的生日,大家听我的名字一定觉得我是个开朗活泼可爱的女生吧,呵呵,却恰巧相反,我很内向,
几乎没有一个知心朋友,

门口停着他的“劳斯莱斯”他打开车门,将我扔了上去,然后将我带上了安全带“喂,沫志熙我知道我早上不该惹你,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你要带我去哪,放我下去”他的头慢慢的靠近我直到眼神之间只留一厘米的距离,我顿时说不出话来,然后他微笑了下,慢着他刚刚是在微笑,其实他微笑的样子真让人痴“好了,我对早上的事不追究了,现在我只是带你去验伤”“额,那个一点小伤不用搞得那么麻烦了吧,还有我们又不认识凭什么要跟你去”我说着。“就凭你是我的女人”他说完我脑海就闪过一个画面却是那么模糊,总感觉这句话那么耳熟,总感觉我和他之间好像有什么联系,这一切好像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上篇完结,请待续~

突然,脑袋撞到一个东西,疼的我眼冒金星,我懊恼的摸着头抬起头,

因为我丑,不是很丑,是特别丑的那种,

待续~

只见那人
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
正温柔的对自己笑着,

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和我靠近,

“没撞疼你吧,”他的声音如春风温暖舒心,

今天是我去星星学院报道的日子,我也很疑惑这个学校的名字,好像听谁说,是一位boss夫人为她失踪的女儿创办的学校,她的女儿小名叫星星,希望她的女儿也能进那所学校,这样就有机会找到了,

“没,没有,”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到了学校,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隐藏自己又再次遇见那个暖过我心的人的激动心情,支支吾吾的回道,

就在我停车刚要进学校的时候,一辆黑色酷炫车极速开了过来,来不及躲闪的我,硬生生的被撞到在地,趴在地上和大地妈妈亲密接触,

“没有就好,我刚刚去医务室拿了点药,都是擦伤用的,因为今天刚刚开学,医生都还没来,”

“少,少爷
,??,”车上一黑衣男瞪大双目嘴可以吞下一鸭蛋,看着他家少爷撞到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人儿,

“原来他离开不是因为厌恶我的丑陋吗,而是去拿药,”心中无比感动,

“怎么了?干嘛这副表情??,。?”开车的少年转头看着黑衣男,然后目光随之望去,“不就是有个人趴在地上嘛,肯定是昏倒了,??说着打开车门,帅气的走了下去,就在他走下车的瞬间,学校里顿时沸腾起来,那些闻名已久的花痴全部举着牌子出来迎接这位少年,

“谢谢你,我应该叫你什么,”

完全无视了趴在地上的人儿,有的竟然还从那人身上跨过,手也被踩的生疼,就在此时地上的人终于清醒了,她忍着疼痛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然后竟然有人伸手扶了她一把,

我感激不尽的望着他,

“同学,你没事吧???,,”那人的声音温柔的将她冰冷的心都几乎融化。

“我叫韩寒,比你大一个级,”

“我,。。??她不敢抬头看他,”这时候被困在花痴群里的韩少轩气昂昂的走了过来,推了一把那个英雄救美的男生,噢不,救丑,“怎么每次都这样,为什么你总爱抢我风头,你,明明。。噢天那,韩少轩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林夏,然后用非常扭曲的表情对韩寒说道,”“大哥,口味很独特嘛,那些丑的你不要,偏要选这样一个沉鱼落雁貌美如花的,啧啧啧,??

“哦,学长好。”

“说完了吗你???!我怒气冲冲的抬起头对面前的少年大声 吼
道。很明显那位男生也应该被我的样子吓到,”哟,那谁啊,长的跟车祸现场一样还对我家王子

“刚刚我的弟弟撞了你,我代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气,对不起。”

轩那么凶,??”

“啊??没,没事的啊,学长你不用这样啊,”

“噢天那,是啊,你看那满脸的麻子似星光,还有一块疤,真是,手术也未必能够救回来,??那些花痴也围过来纷纷指责,

“又再这里做好人!韩寒,我韩少轩不需要你来道歉,你给我走开,这种丑的不要不要的人根本不配。”突然那个嚣张的声音又响起了,他不客气的推开我眼前的温柔少年,露出一副嚣张霸气侧漏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而他的话却深深地刺在我的心上,

别说了,看见她我今天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

“你这个丑女,不是给你钱了吗,怎么又臭不要脸的来缠着我大哥,赶快消失吧你,本少爷一刻也不想看见你,”他用手指着我,

我并没有理会那些人,而是瞪着我面前嚣张气焰的少年,原来他像是金色阳光那样迷人,却有一股让人讨厌的味道,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是不是你开的车?!”??我没好气的双目瞪的老大,??“是本少爷开的车怎么了?

突然一个声音惊醒我,

”那人依然嚣张的回道,

“啪,”那位学长出手打了我面前如此嚣张的少年。那少年露出一副不可
思议的模样看着那位打他的人,

“你撞伤我了,小腿擦伤,手臂磨皮,??

“你打我?!”

“还有大脑也撞傻
了??,他打断我的话,然后向后面做了个手势,那个黑衣男就提着包下车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美的或丑的,我打你就是要让你清醒一点,去掉身份,你我也只是普通人!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是我撞的她???他小声的对黑衣男说着什么

“好啊韩寒,竟然因为这个丑女打我,从小到大爸都没动手打过我,你凭什么!

“是的!少爷,是我亲眼所见!??那黑衣男声音几个分贝大,”你丫的就不能小声点???

“你们不要吵了,我打断了韩少轩的话,是我的错,我不对,对不起啊,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就算是见面我也会离你们远远的,说完饶过两人匆忙离开,

“是的!少爷! 我知道了。??”

”哼,一个丑女有什么了不起的,鬼才想见到你。”韩少轩对着林夏离开的身影这样说道,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要是像你这样开车的那些街上的人不是都要遭遇不幸。

“你说够了吗,还站在这干嘛,还不去报道,”韩寒听见林夏的那番话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愤愤不平,转头,那位温柔的男生早已离开,可能是被我这副模样吓到吧,我在心里叹息道,

“我不用你来教训,你打我这一巴掌我会还给你的,韩少轩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

“别和我磨叽,本少爷没心情在你面前消耗,不就是要钱嘛,说着叫那后面的黑衣男人递给了他一大把钱,这些够医药费了吧,他把钱扔我怀里就离开了,我愤恨的拿着钱向他的方向扔过去,本姑娘不稀罕!”接着惹来的是一阵白眼。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韩寒叹息道,

“丑女,最好离我家轩远点,你长的吧,很有骨气,我也不会担心他会对你感兴趣的。一金发女凑弄对我说道,”你自己管不好你的未婚夫何必要把责任推到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身上,另一个长相
甜美的女生说道,

”被那家伙气的心情糟透了,林夏找了一楼没找到自己的班级,狠狠跺脚,咬唇发誓如果有天自己变漂亮了,一定要让那小子好看,”到二楼。终于看见那大写的高一a班的挂着的门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敲了敲门。

,呵,那你呢,咱两彼此彼此。我至少是轩的未婚妻,说明我有的是机会,而你,成天为那个人做这做那,却连一个陌生人也不如,人家不喜欢你啊,就不要厚着脸皮缠着了。”

门开了,是为和蔼可亲的女老师,

“你。。哼╭╮两人很不友好的散去,

“同学,请问你,找谁?

那位老师推了推眼镜,很明显的表情有些许惊吓,

“老师你好,我是新生林夏,请问可以进来吗,?

”噢,这样啊,当然可以啊,”

那老师做了个请的手势,

刚一走进教室,同学们那些虚度夸张的表情,和阵阵议论纷纷就传入了我耳里,

“你看,就是她。长的很国际是不是?

“的确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在开玩笑呢,这种人怎么进来的啊?”完了完了,看见她我以后都不敢照镜子了,因为怕她出现在我的镜子里,说不定还会做恶梦。想想都可怕。”

“咳咳,同学们请安静一下,那位老师清了清嗓子用非常动听的声音说道,

“请做自我介绍吧,”嗯,我点了点头,

“大家好,我叫林夏,树林的林夏天的夏,”请,多关照,”

说了等于没说,大家都做着自己的事,完全当我是透明的,也对,我这样的人,又怎么奢望别人的注意,

“呵呵,那个,林夏同学是吧,请你先找个位置先坐下吧,我要开始上课了,

我抬头望了望那些身穿”价值不菲校服的同学们 男生们都是
纯白色的衬衫,蓝色的外套上还装饰有一圈金色的流苏,纯手工的风格剪裁,,扣子是黑色的,第二颗上还有缩小版的的金质校徽,女生的校服更为短小,仅到腰部。裤子是一色的西装裤,而裙子则俏皮的多,粉色与黑色的花格,公主裙式的设计,为不显单调,在裙上斜系了金属制挂饰,腰带是皮质的,简单大气的金属搭扣与挂饰形成呼应,既不突兀也不俗套,边缘更是以细碎的钻石装饰,彰显主人的身份不凡。男生着
皮鞋,女生则为富有公主气息的源头高跟皮鞋。然后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怀着沉重的心情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刚坐下想缓一下 只听的“砰”的一声,教室门被踢开,大家都齐刷刷望向门口

老师则是惊吓状态,

然后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再然后那些花痴们全都站起来拥向门口

“轩王子,你,你来了,”

“走开,本少爷今天心情不好,不要来招惹我,然后撇了一眼唯一坐在坐位不动的女生,大家也把目光转向那个女生,

轩,你来啦,空位给你留着,就坐我旁边,”那位金发女生突然出现挽着那正怒火瞪着林夏的男生,女生也望去,

“是她惹轩生气吗?最好不是,要不然非要好好会会她不可。”女生在心里这样说道,

“你走开,本少不想看见你,空位爱给谁给谁,本少不稀罕,韩少轩甩开沈
冰冰的手,留给众人一丝错愕,“原来,轩,不喜欢冰冰姐啊,

”冰冰姐可是学校公认的美女呢,虽然校花是安雪琪,大家都看着韩少轩向林夏走去,大家吓巴都掉在了地上,

“不会输给一个丑女吧,”你们给我闭嘴!”沈冰冰心里那团火都要从心里冒到头顶了,

林夏瞪大眼睛看着走来的韩少轩,

“他,他又想干嘛,?然后在那些看怪物的眼光下埋下了头,

“给我滚里面去。!”他用脚踢了踢我的椅子,我猛地抬起头瞪着他,

“干嘛,你该不会是要坐这里吧,我站了起来,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我推向了里边那个位置,然后自己坐在我刚刚坐的那个位置,然后埋头趴下,”哎,你故意的吧,

“丑女你凶什么,赶快给我让开,”那个金发女生气冲冲的走过来指着我,

“不用理她,坐下,”韩少轩你,那女的气的够呛,瞪了一眼林夏就气冲冲的离开了,还有两个跟屁虫,

林夏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只好硬着头皮坐下然后学韩少轩趴在桌子上来躲闭那些杀死人的目光,

转头,却不小心对上那人深邃和有点优伤的目光,”“看什么看,丑女,。”

听他这样说,林夏便离马转过头去。

“你以为本姑娘我想那么丑麽,还有啊,你干嘛非要和我这一丑女坐同桌呢,”

“报复。”他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还有就是你身上有个熟悉的影子,。)”这句话是韩少轩在心里说的,

(那个他和韩寒都喜欢的那个小女孩,他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可后来她却消失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