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一百三十八回 雍正帝疑心鬼魅起 岳钟麒假报故绩来

《雍正皇帝》四十回 换门庭改归三爷党 遇鬼魅惊破帝王心2018-07-16
19:38雍正皇帝点击量:154

《雍正皇帝》一百三十八回 雍正帝疑心鬼魅起 岳钟麒假报故绩来2018-07-16
16:01雍正皇帝点击量:103

  奉旨前来探问允禵的老八,见到了那个叫做乔引娣的女孩子。她清秀美丽的容貌,聪明伶俐的举止,身世不明的过去,尤其她对十四弟的忠贞不渝,都给老八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当然能够看出允禵眼下的心情,是不解,是无奈,是愤怒,甚至可以说是抗议!也别看他当着八哥的面,就亲吻那个小女子乔引娣,摆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他的心里不定多难过呢!作为允禵的哥哥,作为曾和允禵共商大计的,生死与共的兄弟,眼见得老九、老十纷纷遭到贬放,如今又轮到了允禵,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下一个横遭惨祸的必定是自己,允禩心里的伤心,可以说已达到了顶点。但允禩可不是那种任人摆弄,任人欺侮的窝囊废,更不是那种得过且过,只图眼下心安的庸人。在来十四爷府的路上,他就仔细地想过,朝中能办这差使的人很多,可是雍正为什么要派他来“劝说”允禵。是信托?是争取?是考察?还是皇上正在酝酿着一个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恶毒计划?想来想去,他觉得都是,也都不是。

《雍正皇帝》四十回 换门庭改归三爷党 遇鬼魅惊破帝王心

《雍正皇帝》一百三十八回 雍正帝疑心鬼魅起 岳钟麒假报故绩来

  “引娣姑娘,你能这样地对待十四爷,让十四爷高兴,也让十四爷满意,我也可以放心了。”允禩在选择着措词说,“我来时还在想,十四爷就要到遵化去了,身边没个可靠的人可怎么好呢?今天见到了你,这条心总算能放得下来了。你有福啊,十四爷绝不会亏待你的,你们可以好好地过小日子了。”

奉旨前来探问允禵的老八,见到了那个叫做乔引娣的女孩子。她清秀美丽的容貌,聪明伶俐的举止,身世不明的过去,尤其她对十四弟的忠贞不渝,都给老八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当然能够看出允禵眼下的心情,是不解,是无奈,是愤怒,甚至可以说是抗议!也别看他当着八哥的面,就亲吻那个小女子乔引娣,摆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他的心里不定多难过呢!作为允禵的哥哥,作为曾和允禵共商大计的,生死与共的兄弟,眼见得老九、老十纷纷遭到贬放,如今又轮到了允禵,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下一个横遭惨祸的必定是自己,允禩心里的伤心,可以说已达到了顶点。但允禩可不是那种任人摆弄,任人欺侮的窝囊废,更不是那种得过且过,只图眼下心安的庸人。在来十四爷府的路上,他就仔细地想过,朝中能办这差使的人很多,可是雍正为什么要派他来“劝说”允禵。是信托?是争取?是考察?还是皇上正在酝酿着一个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恶毒计划?想来想去,他觉得都是,也都不是。

侍卫张五哥和德楞泰就在近旁,听见雍正的叫声,很快就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高叫:“主子,不要惊慌,奴才们来了!”

  允禵听八哥这么一说,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来。他“哗”地一声抖开了檀香木的折扇来,又顺势歪坐在椅子中摇着身子傲慢地说:“什么,什么?叫我去遵化?我还没有接到皇上的诏旨呢!八哥,你不会是来替雍正作说客的吧?”

“引娣姑娘,你能这样地对待十四爷,让十四爷高兴,也让十四爷满意,我也可以放心了。”允禩在选择着措词说,“我来时还在想,十四爷就要到遵化去了,身边没个可靠的人可怎么好呢?今天见到了你,这条心总算能放得下来了。你有福啊,十四爷绝不会亏待你的,你们可以好好地过小日子了。”

雍正觉得身子难以支撑,却紧紧地护着引娣:“你们……去叫两个太监过来,搀扶着引娣主儿。点火把,搜这草丛!”

  允禩脸一沉对乔引娣说:“你先出去,也告诉外边的人,叫他们都站远点。不叫你们,谁也不准进来!”

允禵听八哥这么一说,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火来。他“哗”地一声抖开了檀香木的折扇来,又顺势歪坐在椅子中摇着身子傲慢地说:“什么,什么?叫我去遵化?我还没有接到皇上的诏旨呢!八哥,你不会是来替雍正作说客的吧?”

张五哥心细,他哪敢在园子里点火呀,万一走水,就更是不得了。他和德楞泰二人左右分开,一步步地向前搜索,不一刻就找到了。雍正此时已回到澹宁居门口,忽听五哥大叫一声:“畜生,你往哪里逃!”雍正倒被吓了一怔。不一刻,那畜生被捆得结结实实地抬来了,原来竟是一只豪猪。五哥笑着对皇上说:“主子,这畅春园离着飞放泊很近,那里就有一个放生园,说不定就是从那里跑过来的,主子刚才摸着的是它的鼻子。”

  乔引娣还没见过这等世面呢。她胆怯地看了一眼允禵,见他仍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只好悄没声响地走了出去。她刚一出门,允禩就走近允禵身边,眼睛里似乎闪着幽幽的暗光,嘴角上带着阴冷的笑意,直盯盯地瞧着这位小弟弟。允禵被他看得有些发毛,正摇着的大扇子不摇了,正笑着的脸上也显出了恐惧:“八哥……你……你这是……”

允禩脸一沉对乔引娣说:“你先出去,也告诉外边的人,叫他们都站远点。不叫你们,谁也不准进来!”

雍正这才舒了一口气说:“把它还是放生了吧。狗东西,吓了朕一跳!”引娣则依偎在他的身旁,不住声的念佛。这时弘历和大臣们也听到了消息,连忙跑进来问安。有朱轼、方苞、李卫,还有孙嘉淦。雍正说:“弘历明早还要办事见人,不要留在这里了。别人在这里陪朕坐一会儿,朕今天怎么这样心绪不宁呢?”

  “你不肯奉诏吗?”

乔引娣还没见过这等世面呢。她胆怯地看了一眼允禵,见他仍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只好悄没声响地走了出去。她刚一出门,允禩就走近允禵身边,眼睛里似乎闪着幽幽的暗光,嘴角上带着阴冷的笑意,直盯盯地瞧着这位小弟弟。允禵被他看得有些发毛,正摇着的大扇子不摇了,正笑着的脸上也显出了恐惧:“八哥……你……你这是……”

弘历准备好一大堆话想要劝谏皇上的,可现在又觉得不大合适,便遵旨退了出去。李卫却看出,雍正神思恍惚,目光如醉,眼内潮红,而额前和额下却有些发暗,还不时地摇头发噤。他不敢提白天发生的事情,而雍正自己却说:“朕心思不净,如见鬼神……难道是那贾士芳的阴魂在作祟吗?”

  “我……我不愿去遵化。这哪里是守灵,分明是圈禁!”

“你不肯奉诏吗?”

朱轼忙说:“皇上千万不要朝那里想。这贾某人也不过是个会变法术的骗子,他怎能以妖术来要挟人主?再说,皇上代天惩戒了他,这种人,就是死一万个,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怜的!皇上是信佛信的太虔诚了,才招来这场虚惊的。”

  “就算是圈禁吧。你奉不奉诏?”

“我……我不愿去遵化。这哪里是守灵,分明是圈禁!”

孙嘉淦却慷慨激昂地说:“皇上,臣是什么也从不相信的。您闭上眼睛想想,世上有谁见过鬼神?圣天子百灵护佑,哪个邪魔敢近您的身旁?假如有什么不测,奴才愿以一身当之!”

  允禵哪怕这一套,他一字一板地说:“不奉诏!我不奉诏!”

“就算是圈禁吧。你奉不奉诏?”

李卫却又是一种作派,他上前来对雍正叩了一个头说:“皇上,奴才想借您的朱笔一用。”见雍正点了头,他便来到桌子旁,要过一张黄裱纸来写道:

  “皇上要是派乾清门的侍卫们拿你问罪,你怎么办?”

允禵哪怕这一套,他一字一板地说:“不奉诏!我不奉诏!”

贾士芳:我操你的妈!你这个牛皮道士,有什么了不起的。爷告诉你,生情造意杀你的是老子李卫,割了你的鸟头的也是叫化子李卫!五爷已经寄你做了水绿道场,还不快着投胎去混张人皮?你要想来聒嗓爷们,就到我府里去,咱们在一齐折腾!再要危害爷的主子,我就去请龙虎山真人来用五雷劈了你,叫你万姐不能复生!李卫切告。

  “哼,让他们来好了。那样全天下的人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雍正是怎样对待他的亲兄弟了。”

“皇上要是派乾清门的侍卫们拿你问罪,你怎么办?”

李卫写好后,又煞有介事地念了一阵子,这才把那张裱放到烛火上烧了。旁边看着的人,谁都知道他的心思,虽然觉得可笑,可谁又敢笑得出来呢?不过,雍正叫他这样一折腾,心头倒是安定了许多。他叹了一口气说:“唉——朕自己觉得好多了,你们都不要全呆在这几了。留下一人侍候,其余的就全回家去吧。”

  “你九哥和十哥难道就不是他的兄弟?我就不是他的兄弟?大哥和二哥不是他的亲哥哥?”

“哼,让他们来好了。那样全天下的人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雍正是怎样对待他的亲兄弟了。”

弘昼说:“阿玛,依着儿臣想,朱师傅和方老先生年纪大了,自然是要回去歇着的。李卫在这里值头半夜;孙嘉淦有煞气,就让他值子夜;儿子年轻,要给阿玛值后半夜……”

  允禵冷笑一声:“你们和我不一样,我和他是一母同胞!我告诉你,不管谁来,我就是两个字:不去!叫他派人来杀掉我好了。杀了我,他心里就安宁了,杀了我,天下百姓也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九哥和十哥难道就不是他的兄弟?我就不是他的兄弟?大哥和二哥不是他的亲哥哥?”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一群太医匆匆走了进来。雍正一见他们就怒火千丈地训斥道:“谁叫你们来的?朕本来就没病,让你们一折腾,没准儿还真会病了呢?全都与朕退了出去!你们就照弘昼说的来办。”

  允禩盯着老十四看了又看,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十四弟,你是好样的,你也确实是个强筋!可是,我要说你一句,你不是个明白人,你不够斤两,也不能算个人物!”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觉得自己一死,就可让天下的人都站起来和皇上对着干吗?你以为,可用一死换来天下太平吗?我的好兄弟,你错了,完完全全地错了!你现在抗命不从,让他杀了你,可他要是不杀你呢?就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你一刀杀了,又能怎么样呢?眼下是会有人说你‘可怜’,可要不了多少年,当人们忘掉今日之事,读着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就会说你‘可笑’,说你是个任凭杀头也不敢和他对着干的废物!真是到了那一天、真是遇到了不可抗拒的情况,也许不仅是你,连我也难逃覆灭的命运。那时我们就畅怀大笑来面对死亡,可是,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你万万不要去想到死,更万万不可消磨了自己的志气!”

允禵冷笑一声:“你们和我不一样,我和他是一母同胞!我告诉你,不管谁来,我就是两个字:不去!叫他派人来杀掉我好了。杀了我,他心里就安宁了,杀了我,天下百姓也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朱轼看着皇上确实是像是有了病,便悄悄地召了太医们出来,让他们全部不言声地呆在东书房里,准备随时进来侍候。

  允禵看着这位至死也不肯低头的八哥,心事沉重地说:“八哥呀,我何尝不想东山再起?我又何尝不想今天就把他拉下马来?可是,天意难违呀!年羹尧已经打了胜仗,雍正的朝局已经稳如泰山。他今天给年某加官,明日又给他晋爵,年某人还肯再听我们的摆布?隆科多还会再有用处?你我兄弟被拆得七零八散,从前围着我们屁股后边转悠的那些势利小人们,又一个个全都是些王八蛋,他们还能再听你我的招呼?事到如今,我们的力量在哪儿?我们的地盘又在哪儿?我们可以指望的又是谁?八哥呀,这局面,你不认能行吗?”

允禩盯着老十四看了又看,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十四弟,你是好样的,你也确实是个强筋!可是,我要说你一句,你不是个明白人,你不够斤两,也不能算个人物!”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觉得自己一死,就可让天下的人都站起来和皇上对着干吗?你以为,可用一死换来天下太平吗?我的好兄弟,你错了,完完全全地错了!你现在抗命不从,让他杀了你,可他要是不杀你呢?就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你一刀杀了,又能怎么样呢?眼下是会有人说你‘可怜’,可要不了多少年,当人们忘掉今日之事,读着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就会说你‘可笑’,说你是个任凭杀头也不敢和他对着干的废物!真是到了那一天、真是遇到了不可抗拒的情况,也许不仅是你,连我也难逃覆灭的命运。那时我们就畅怀大笑来面对死亡,可是,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你万万不要去想到死,更万万不可消磨了自己的志气!”

此时,就听方苞说:“我已让人去请四爷了,这里的事情暂且由五爷主持。头一条,就是不能张扬。皇上有病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要保住今夜平安,大体上说,也就可以过去了。明天八月十五,皇上照例是要赐筵百官的,大家都想想办法,怎么才能不显山不露水地过去。等一会儿四爷来了,再请他拿主意吧。”

  允禩的眼里闪烁着贼样的光芒,他用轻微但又清晰的声音说:“我们还有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允禵看着这位至死也不肯低头的八哥,心事沉重地说:“八哥呀,我何尝不想东山再起?我又何尝不想今天就把他拉下马来?可是,天意难违呀!年羹尧已经打了胜仗,雍正的朝局已经稳如泰山。他今天给年某加官,明日又给他晋爵,年某人还肯再听我们的摆布?隆科多还会再有用处?你我兄弟被拆得七零八散,从前围着我们屁股后边转悠的那些势利小人们,又一个个全都是些王八蛋,他们还能再听你我的招呼?事到如今,我们的力量在哪儿?我们的地盘又在哪儿?我们可以指望的又是谁?八哥呀,这局面,你不认能行吗?”

弘昼说:“我瞧着这里没有一位是信神的,可这事儿我信!因为你们之间,谁也没有我和贾士芳共事时间多。《三国演义》里不是有个左慈吗?我看这姓贾的说不定就是咱们大清国的左慈。我们为什么要杀他,就因为他是左慈;又为什么要防他,还是因为他是左慈!四哥一会儿就来,他也是个不信神的。所以,我现在就告诉大家,我在一个月前就派人去请江西龙虎山的娄真人了。估摸着,他也该到京城了。我把话说到前头,到时候你们谁要拦我,我就跟他急!”

  “谁?”

允禩的眼里闪烁着贼样的光芒,他用轻微但又清晰的声音说:“我们还有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听他说得这么蝎虎,众人都很不以为然。雍正不过是受了一点惊吓,就这样大事铺张地闹起来,叫外臣看了,像个什么样子呢?正在发着愁,就见弘历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对大家说:“我刚刚接见了岳钟麒,准葛尔的两万人马偷袭了我们的北路军。两军交战已经开始了,岳钟麒必须马上赶回去。这是头等重要的军务,你们说,要不要立刻奏明皇上?”

  “弘时!”

“谁?”

弘昼瞪着眼说:“那个特磊在哪里?叫这王八羔子来说清楚。”

  “三阿哥?”

“弘时!”

弘历说:“五弟,你别急嘛,是杀是放,还要请旨才能办理的。”朱轼在一旁说:“我看这样,四爷和五爷你们先进去看看,皇上如果御体安泰,就回了这件事;如果他不能理事,就叫廷玉他们全都进来,大家商量着办。”众人都觉得他说的有理,弘历哥儿俩就走进了宿宁居。

  “对,就是他!从今以后,你,我,老九允禟,老十允礻我,都再也不是什么‘八爷党’,再也不是什么‘阿哥党’。那个‘党’已经不存在了,消失了,全完了,今后我们都是‘三爷党’!记住,这是新一轮的‘党争’,新一轮的兄弟争位。弘时和弘历这二位爷,一个‘宝亲王’,一个‘恭贝勒’,都在磨刀霍霍,都在眼盯盯地瞅着那张龙椅哪!可他们有他们的争法,我们又有我们的打算,车走车路,马走马路,各不相扰。放着这现成的机会不用,那才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蛋呢!”

“三阿哥?”

路上,弘历对弘昼说:“五弟、你刚才的想法,他们告诉我了,你不要有什么顾忌。急病还要乱投医呢,何况父皇确实病着?只是要把事情办得密着点儿,别让御史们说三道四的。”

  允禵“噌”地从椅子上跳起:“好,八哥的意思我明白了。现在我们不能给弘时这小子添乱,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要准备咬紧牙根吃点苦。到能够播云种雨的时候,就由不得雍正,由不得宝亲王,也由不得弘时阿哥了。”

“对,就是他!从今以后,你,我,老九允禟,老十允礻我,都再也不是什么‘八爷党’,再也不是什么‘阿哥党’。那个‘党’已经不存在了,消失了,全完了,今后我们都是‘三爷党’!记住,这是新一轮的‘党争’,新一轮的兄弟争位。弘时和弘历这二位爷,一个‘宝亲王’,一个‘恭贝勒’,都在磨刀霍霍,都在眼盯盯地瞅着那张龙椅哪!可他们有他们的争法,我们又有我们的打算,车走车路,马走马路,各不相扰。放着这现成的机会不用,那才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蛋呢!”

高无庸出来迎接他们,说:“皇上睡得很不安生,好像总在做恶梦似的。这不,又起身来漱口了。爷们要想见,这正是时候。”说着他自己先进去禀报了,才回身挑起了帘子,小声说:“请二位爷进去吧。”

  允禩终于做通了十四弟的“工作”,他昂首向天,双手合十,高叫一声:“阿弥陀佛!十四弟,响鼓何需重槌。就这样吧,我还要回去给‘雍正爷’交旨呢。你明天去向他辞行吧,后天他要到河南去,你想见也见不着了。”

允禵“噌”地从椅子上跳起:“好,八哥的意思我明白了。现在我们不能给弘时这小子添乱,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要准备咬紧牙根吃点苦。到能够播云种雨的时候,就由不得雍正,由不得宝亲王,也由不得弘时阿哥了。”

弘历他们一进来就大吃了一惊:这才离开了多大一会儿呀,皇上竟然变得让他们不敢相认了!只见他头发蓬乱,颧骨上有一处明显的红斑,看来他病得比人们说的还更厉害一些。弘历跪着劝他:“阿玛,听说您不叫太医来为您诊病,儿子很不以为然。您的身子是受了风寒才魂不守舍的。这其实只是一种常见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吃上几剂药,您就能大安了。”

  “那,我就和你一起走。”允禵一边说又一边大声地叫着,“引娣,快来给爷侍候袍褂,爷要跟八爷进宫去,你也准备一下,和爷一同去。”

允禩终于做通了十四弟的“工作”,他昂首向天,双手合十,高叫一声:“阿弥陀佛!十四弟,响鼓何需重槌。就这样吧,我还要回去给‘雍正爷’交旨呢。你明天去向他辞行吧,后天他要到河南去,你想见也见不着了。”

雍正冷冷地说:“朕哪有什么病,朕是让那贾士芳给缠上了……朕只要一闭眼,就看到他在冲着朕笑……所以,朕这病太医们是诊不好的,让他们来,就会张扬出去……刚才你们进来前,年羹尧也在这里。朕想起来了,他生前不是有个绰号叫‘年豪猪’吗?唉,朕的体气一弱,就一点儿风波也经受不起了……”

  老八说:“十四弟,你急的什么?我先去回话,看看咱们的皇上还有什么旨意。再说咱们一齐走,不是也太惹眼了吗?”

“那,我就和你一起走。”允禵一边说又一边大声地叫着,“引娣,快来给爷侍候袍褂,爷要跟八爷进宫去,你也准备一下,和爷一同去。”

弘历兄弟听他的这些话,全都像是梦话或者呓语,都不禁毛骨悚然。弘历正要解劝,却听雍正问:“西边军事有变,是吗?”

  “不一道走,我也就不是‘八爷党’的人了。你不是说,车走车路,马走马路,谁又碍着谁了?十七姑病了,我又要去遵化,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再见她了。我得进去瞧瞧她,顺便把引娣也带进去让她见见,她不也可以放心了。”

老八说:“十四弟,你急的什么?我先去回话,看看咱们的皇上还有什么旨意。再说咱们一齐走,不是也太惹眼了吗?”

弘历惊得浑身一炸,忙答道:“哦,是的……不过阿玛是听谁说的?”

  允禵和允禩双双进宫,走的却不是一条路。允禵带着引娣来到十七皇姑住的斋戒宫偏殿时,一眼就看出十七姑确实病得不轻。她满面潮红,气喘吁吁地半躺在大迎枕上,眼睛微闭,不时地发出“咳咳”的声音,却一口痰也咳不出来。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前胸衣襟,憋得在炕上不时地翻身,时而痉挛,时而又痛苦的抽搐着。只是在稍微清醒的时候,才发出一阵风箱似的喘息和呻吟。她的一个贴身宫女看见十四爷茫然无主地站在那里,便趴到耳边说了一句:“老格格,十四爷给您请安来了。您只管躺着别动,奴婢请他过来。”

“不一道走,我也就不是‘八爷党’的人了。你不是说,车走车路,马走马路,谁又碍着谁了?十七姑病了,我又要去遵化,说不定就没有机会再见她了。我得进去瞧瞧她,顺便把引娣也带进去让她见见,她不也可以放心了。”

雍正惨然地一笑说:“这是刚才贾士芳告诉朕的……”就在他说这话时,突然灯烛爆出一个灯花来,“嘭”地一声,把雍正吓了个机灵。他不安地挪动身子靠近了弘历,却又微微一笑说,“好了,他退下去了。弘历呀,朕明天不想见群臣了,叫你十六叔和十七叔他们张罗一下过节的事吧。你们兄弟要代朕去送送岳钟麒,命他速返前线应付军事突变。如果出现了朕不能亲自料理的事情,弘历你要敢自己作主。但切记,要和众大臣们一齐商量,要集思广议。你虽然聪慧,但毕竟没有亲自指挥过军事啊。”

  “啊……是允禵吗……你……过来,到姑姑身边来……”

允禵和允禩双双进宫,走的却不是一条路。允禵带着引娣来到十七皇姑住的斋戒宫偏殿时,一眼就看出十七姑确实病得不轻。她满面潮红,气喘吁吁地半躺在大迎枕上,眼睛微闭,不时地发出“咳咳”的声音,却一口痰也咳不出来。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前胸衣襟,憋得在炕上不时地翻身,时而痉挛,时而又痛苦的抽搐着。只是在稍微清醒的时候,才发出一阵风箱似的喘息和呻吟。她的一个贴身宫女看见十四爷茫然无主地站在那里,便趴到耳边说了一句:“老格格,十四爷给您请安来了。您只管躺着别动,奴婢请他过来。”

弘历强忍着悲痛说:“阿玛放心,儿子心里明白着哪。不过,那特磊是专为欺骗我们而来,朝廷怎能向他示弱呢?儿臣想把他斩了,以儆后来。”

  看着平日里明快爽捷的老皇姑竟然病成了这样,允禵早已泪水遮住了双眼。他紧走几步,来到十七姑病榻前打下干去,哽咽着说:“侄儿允禵……给老姑奶奶请安了!这才几日不见您老,您就病到了这份上,叫侄儿心里头……”

“啊……是允禵吗……你……过来,到姑姑身边来……”

雍正深深地叹息一声说:“算了,朕何尝不知这特磊十死也不能蔽其辜。但朕的手软了,再也杀不得人了,更不愿杀他这个自投罗网的人。特磊是条汉子,当年圣祖西征时,他就围困过圣祖爷。他还说,老葛尔丹自尽时,他是亲兵,就守在他的身旁……这些,他都对朕说了,可见他并不想回避,各为其主嘛!他已是百战之余的人了,朕不忍下这个手,就放他回去,叫他在战场上与我们刀兵相见吧。”

  十七姑紧紧地盯着允禵看了半天,竟然咳出一口痰来。她的身子尽管还十分虚弱,但那自幼生成的火爆性子却丝毫未变。只听她勉强笑笑说:“佛祖还没有收留我,你倒先来给我哭丧了吗?还不快把你那猫尿收了,我有话对你说呢。”

看着平日里明快爽捷的老皇姑竟然病成了这样,允禵早已泪水遮住了双眼。他紧走几步,来到十七姑病榻前打下干去,哽咽着说:“侄儿允禵……给老姑奶奶请安了!这才几日不见您老,您就病到了这份上,叫侄儿心里头……”

“那么,皇上赐他的东西,还要不要收回来?”

  允禵向前移了两步,在病榻前躬身说道:“姑姑的病不要紧的,您只需放宽心静养些时,就会大安的。您老有话只管说,有什么事要侄儿办的,也只管交代。”

十七姑紧紧地盯着允禵看了半天,竟然咳出一口痰来。她的身子尽管还十分虚弱,但那自幼生成的火爆性子却丝毫未变。只听她勉强笑笑说:“佛祖还没有收留我,你倒先来给我哭丧了吗?还不快把你那猫尿收了,我有话对你说呢。”

雍正无力地笑了:“别学得那么小家子气,人都不杀了,还在乎那点儿东西吗……朕现在想歇一会儿了,你们都退下去吧!”弘历听着皇上的话,觉得他虽然身子不好,可头脑还是十分清晰的,也就放心地叩头下去了。

  十七皇姑眨了一下眼睛,就在这一刹那间,让人觉得她在年轻时,一定非常美丽,鲜艳夺目。她喘息了一下说:“我的病自己心里有数,我是真的不行了。算起来,咱们爱新觉罗氏的格格,从太祖爷起,活过五十岁的只有两个。我的寿数最长,今年已是六十三了,我知足了。趁着姑姑还有这口气,我想劝劝你,你可能听得进去?”

允禵向前移了两步,在病榻前躬身说道:“姑姑的病不要紧的,您只需放宽心静养些时,就会大安的。您老有话只管说,有什么事要侄儿办的,也只管交代。”

天已交了子时,疲累极了的雍正却始终不敢合眼。他细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那声音十分低微,仿佛是来自天外。它很像是白杨树叶的哗哗声,但又像是一个死人的笑声,而且这笑声在这凄风冷月、深官商墙之内更显得阴森恐怖。突然,窗子上一阵乱响,就像是有人撒上了一把沙子似的。紧接着房檐下几只鸽子惊起,带着哨间飞到远处去了。在它们中间,雍正还似乎听到了怪笑一样的格格声。他腾地一下翻身坐了起来,冲着外面大声怒斥:“是朕让杀了你这个妖道的,你想怎样?别说你罪有应得,就是杀错了,你还能向朕讨还血债吗?!”

  “姑姑,您说吧,侄儿听着哪。”

十七皇姑眨了一下眼睛,就在这一刹那间,让人觉得她在年轻时,一定非常美丽,鲜艳夺目。她喘息了一下说:“我的病自己心里有数,我是真的不行了。算起来,咱们爱新觉罗氏的格格,从太祖爷起,活过五十岁的只有两个。我的寿数最长,今年已是六十三了,我知足了。趁着姑姑还有这口气,我想劝劝你,你可能听得进去?”

大殿里静极了,几个太监吓得浑身筛糠,动也不敢动了。孙嘉淦却就在此时,一步跨进殿来大声说:“臣孙嘉淦在此保驾,哪个妖魔敢来搅我主上安卧!”

  “我是个女人,本来不该管你们外面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有句老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知这话你听到过没有?我劝你一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总是绞不断、撕不烂的。后世的人会笑话你,汉人更会笑话你,人家会说,瞧这哥俩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罢了,罢了,别再跟你四哥过不去了,他也有他的难处,他的苦处。说到底,他还是你的亲哥哥,他也不是个坏人。好侄儿,你能明白姑姑的这番心意吗?”

“姑姑,您说吧,侄儿听着哪。”

雍正突然清醒了过来。他说:“噢,是嘉淦哪!来,你坐到朕身边来。”

  允禵怎么也想不到,十七姑一下子就把话说到这份上,他惊得浑身一颤,忙说:“十七姑您何不安心静养呢?我和皇上之间没有什么事,再说,君臣分际,我也不敢对皇上有什么过不去的。”

“我是个女人,本来不该管你们外面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有句老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知这话你听到过没有?我劝你一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总是绞不断、撕不烂的。后世的人会笑话你,汉人更会笑话你,人家会说,瞧这哥俩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罢了,罢了,别再跟你四哥过不去了,他也有他的难处,他的苦处。说到底,他还是你的亲哥哥,他也不是个坏人。好侄儿,你能明白姑姑的这番心意吗?”

孙嘉淦看着惶恐不安的雍正皇帝,不由得心中一酸,就在皇上大炕边上坐了下来说:“皇上,请安枕高卧,臣孙嘉淦今夜就守在您的身旁,看哪个敢来捣乱!”雍正听了这话,果然安下心来,合上了眼睛。他口中还喃喃地说:“有你在,朕就安心了。貌丑心正孙嘉淦,清廉循良杨名时,朕是知道你们的……”他终于稳住了呼吸,沉沉地睡去了……

  “算了吧,别骗我了。”十七姑拍着允禵的后脑勺笑笑说:“人都说,女人头发长,可你们男人的辫子就短吗?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哪个猢狲上哪棵树,姑姑全部知道。在你们这一大群侄子里,我最疼的就是你和老十三。你们小的时候,我就看着你们在御花园里偷梨、摘石榴。如今看着你们生分了,姑姑心疼啊,可是,平日里我又不能说,不敢说。如今我的大限到了,再不说就永远说不成了。你扳着手指头算算,敢在你四哥面前说句硬气话的,除了我还有别人吗?我一走,你们再闹下去,谁能替你讨情,谁又能哄你、劝你、说你、骂你?”老皇姑说着,豆大的泪珠滚滚落下。

允禵怎么也想不到,十七姑一下子就把话说到这份上,他惊得浑身一颤,忙说:“十七姑您何不安心静养呢?我和皇上之间没有什么事,再说,君臣分际,我也不敢对皇上有什么过不去的。”

孙嘉淦看见皇上睡着了,自己又脱掉靴子,光着脚,在大殿里来回巡弋。这一夜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生,连太监们也都安下了心来。

  允禵也是泪如雨下:“姑姑,您把心放宽些,别老是想那些没用的闲事,您的寿数还长呢,哪能说去就去了。”

“算了吧,别骗我了。”十七姑拍着允禵的后脑勺笑笑说:“人都说,女人头发长,可你们男人的辫子就短吗?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哪个猢狲上哪棵树,姑姑全部知道。在你们这一大群侄子里,我最疼的就是你和老十三。你们小的时候,我就看着你们在御花园里偷梨、摘石榴。如今看着你们生分了,姑姑心疼啊,可是,平日里我又不能说,不敢说。如今我的大限到了,再不说就永远说不成了。你扳着手指头算算,敢在你四哥面前说句硬气话的,除了我还有别人吗?我一走,你们再闹下去,谁能替你讨情,谁又能哄你、劝你、说你、骂你?”老皇姑说着,豆大的泪珠滚滚落下。

半个多月后,岳钟麒从前线发来八百里加急奏表说:清兵与小葛尔丹蒙古都落在三叶河大战一场,斩敌两千四百多人,缴获火炮两门,辎重粮草无计……此时,雍正刚刚复元,张廷玉连忙带着这折子到澹宁居来见驾。雍正看了折子果然很高兴地说:“好,不枉了朕信任他岳钟麒!弘历,你拟旨给岳钟麒,有他在前线,朕心安神定,也静待他的捷报到来!他的部下中,有人虽先前作战不力,致有损失;但事后能奋勇杀敌以自报,也堪称忠勇,就将功折罪免于处分吧。等绑了准葛尔部来京献俘时,朕还要大封功臣呢!”

  十七姑正要答话,却听外头一阵脚步声响,雍正皇帝已经走了进来。他是怕惊动了老姑,才不让太监们通报的。允禵见他悄步走来,连忙跪了下去:“罪臣允禵叩见皇上。”

允禵也是泪如雨下:“姑姑,您把心放宽些,别老是想那些没用的闲事,您的寿数还长呢,哪能说去就去了。”

弘历马上就着手起草诏书,可他刚写了一半又停下了:“皇上,这旨意似乎不用明发更好些。其实,这次只是小胜,等击溃了敌军主力,再颁诏告示中外,岂不更好一些。”

  雍正说了声:“自己兄弟,不必多礼,起来吧。”说着就走近十七姑病榻前,轻声说,“十七姑,您现在觉得怎样,是不是好了点?”

十七姑正要答话,却听外头一阵脚步声响,雍正皇帝已经走了进来。他是怕惊动了老姑,才不让太监们通报的。允禵见他悄步走来,连忙跪了下去:“罪臣允禵叩见皇上。”

“嗯,这是你的意思。廷玉,你看该怎样办才更好呢?”

  十七姑喘息不定地说:“除了老大、老二,该见的全都来过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先帝爷在时,待我也总比别的和硕公主更好。有时,我捣着他的额头数落他,他也只是笑笑,从来也不肯疾言厉色的训斥我,我还能说什么呢?姑姑想了,论国法,我这身份,一文不值。可我是个女人,是个老寡妇,平日里就没少在你们面前说三道四的。皇上,你生我的气吗?”

雍正说了声:“自己兄弟,不必多礼,起来吧。”说着就走近十七姑病榻前,轻声说,“十七姑,您现在觉得怎样,是不是好了点?”

张廷玉急急忙忙地跑来报信,其实只是想让雍正高兴一点儿。岳钟麒的奏折,他反来复去看了多少遍了,觉得上面可疑之处甚多。他谨慎地说:“皇上,前天鄂尔泰呈报说,西南的苗民叛乱未能全歼,却逃进了山里;而古州一带又兴起一股苗民焚烧府衙。臣是见皇上不高兴,才用这份折子来报喜的。据臣看,岳钟麒这折子里没有提到我军伤亡情形,大概这个‘胜仗’,也很有些水分。所以老臣以为,四爷说的对,用密折批复也就是了。”

  雍正含泪笑道:“姑姑说到哪里去了。在外人的眼睛里,当皇帝的,要什么有什么,想怎样就怎样,其实皇帝的心里也苦着哪。就是有一肚子的话,也不能随便说!我告诉姑姑一个消息,您上次进宫在太后身边说的话,我都办成了。您的儿子平平安安,不久就要回来了;那个哈庆生已经死了,朕的四格格也用不着受苦了。可就这么点子事,当时,朕也不敢在母后那里对你说句硬气话。您看,当皇帝难也不难?所以要说四邻不靠,六亲不认,当皇帝的是头一个。您好好养病,咱们娘俩说话的时候还长着哪!”

十七姑喘息不定地说:“除了老大、老二,该见的全都来过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先帝爷在时,待我也总比别的和硕公主更好。有时,我捣着他的额头数落他,他也只是笑笑,从来也不肯疾言厉色的训斥我,我还能说什么呢?姑姑想了,论国法,我这身份,一文不值。可我是个女人,是个老寡妇,平日里就没少在你们面前说三道四的。皇上,你生我的气吗?”

雍正却坚持着:“不!你刚才说的,朕都看出来了。岳钟麒那里经过特磊这一折腾,士气似乎是低落了许多。朝廷发这诏书去,就会鼓励他们再接再励,有何不可?至于鄂尔泰那边,本来就办法不多,也可趁此激励他一下。朕这样做都是有道理的,并不是要粉饰太平。”

  十七姑剧烈的咳了一阵,对殿里的人说:“你们都先出去!”她艰难地转过身来说:“皇上,我有句话要对你说,也许你听不进去,可是,我还是要说。皇上的心我是知道的,你脸上虽冷,但心里头热,精明强干,善恶分明,做起事来从不拖泥带水,这是你的长处。可你也有不足,你太清了,清得过了头,你自己知道吗?”

雍正含泪笑道:“姑姑说到哪里去了。在外人的眼睛里,当皇帝的,要什么有什么,想怎样就怎样,其实皇帝的心里也苦着哪。就是有一肚子的话,也不能随便说!我告诉姑姑一个消息,您上次进宫在太后身边说的话,我都办成了。您的儿子平平安安,不久就要回来了;那个哈庆生已经死了,朕的四格格也用不着受苦了。可就这么点子事,当时,朕也不敢在母后那里对你说句硬气话。您看,当皇帝难也不难?所以要说四邻不靠,六亲不认,当皇帝的是头一个。您好好养病,咱们娘俩说话的时候还长着哪!”

听他这样一说,别人谁还敢再说什么呀?弘历手下利索,早就把诏书写好了。张廷玉连忙走过来,捧着给雍正皇帝看。他又想到,前几天京畿道的李汉三上书弹劾俞鸿图冒支河工款项、贪污受贿的事,不知皇上看到了没有。正想着趁便问一下,高无庸却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盘子上放着一颗硕大而又殷红如朱砂的药丸。张廷玉连忙上前一步说:“皇上,臣知道这药乃是江西龙虎山娄真人炼出来的。他有本事,也有法术,替皇上驱走了那贾士芳,皇上依礼送他还乡也就是了。可这种药,皇上怎么能服用呢……老臣说句犯忌的话,我一见这药的颜色,就不由得想起了前朝的‘红丸案’……”说到这里,他突然觉得有些过重了,忙停住并且低下了头。

  “十七姑……”

十七姑剧烈的咳了一阵,对殿里的人说:“你们都先出去!”她艰难地转过身来说:“皇上,我有句话要对你说,也许你听不进去,可是,我还是要说。皇上的心我是知道的,你脸上虽冷,但心里头热,精明强干,善恶分明,做起事来从不拖泥带水,这是你的长处。可你也有不足,你太清了,清得过了头,你自己知道吗?”

弘历知道他这意思,也在一旁赔着笑脸说:“阿玛,几臣以为,还是用太医院的药要好一些。功效虽然慢了一点,可却是有益无损的。”

  “你不要抢话头,且听我说。你当皇帝,不贪色,不吃酒,宁肯勒啃自己,也不乱用一文钱。你的节俭,你日夜办事的勤奋,就是先帝也比不上你。人有一善你不忘;但人有一过,你也不忘,这就不好了。先帝比你最大的长处,就是要下边办事的人,又怕、又敬、又爱,而又离不开他。这一条,你得好好学着点。”

“十七姑……”

雍正看着小太监从银瓶里倒了水,便就着水吞咽了那药丸,又笑着说:“朕不是天天服用的,而且这也不是娄天师的药,却是白云观的秘丹。里面加了百草霜,是最能清热解毒的。你们放心好了,就这么一点子药,要经过多少人尝了,才能到朕的口中呢。朕吃到嘴里时,连半丸也没有了。”张廷玉还想再谏,可雍正说,“你不要多说了,你想学孙嘉淦,专挑朕的不是吗?往后朕再也不用这药了行不行?”

  雍正听了这话,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真想向这位老姑姑吐一吐自己的心事,他多想说说,不是我不肯放过他们,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让我有什么办法?可是,皇帝的尊严和骄傲又不允许他这样做。想了想他说:“姑姑,您的话,我都记下了。您安心地养着吧,我这就和十四弟一齐去看看大哥和二哥,也替您问候他们。有什么话,等您身子大安了,咱们再细说吧。”

“你不要抢话头,且听我说。你当皇帝,不贪色,不吃酒,宁肯勒啃自己,也不乱用一文钱。你的节俭,你日夜办事的勤奋,就是先帝也比不上你。人有一善你不忘;但人有一过,你也不忘,这就不好了。先帝比你最大的长处,就是要下边办事的人,又怕、又敬、又爱,而又离不开他。这一条,你得好好学着点。”

一句话,说得三个人都同声大笑。弘历说:“前时阿玛圣躬违和,把儿臣吓坏了。儿臣那时就许下愿心说,只要阿玛病愈。就停止秋决一年。今天凑着阿玛高兴,说出来请阿玛裁度。”张廷玉也说:“皇上登极已逾十年,就停决一年也是个好主意。”

  雍正拉着允禵就往外走,却迎头碰上了站在门前的乔引娣。那甜净俏丽的脸庞和动人的眼睛,那朴实无华、羞而不怯、略带野性的神气,好像一个十分熟悉的人又复活了,还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吓得他如遇鬼魅,如遭雷击一样,踉踉跄跄地倒退了两步,僵立在地上,脸色也突然变得惊恐和可怕。

雍正听了这话,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真想向这位老姑姑吐一吐自己的心事,他多想说说,不是我不肯放过他们,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让我有什么办法?可是,皇帝的尊严和骄傲又不允许他这样做。想了想他说:“姑姑,您的话,我都记下了。您安心地养着吧,我这就和十四弟一齐去看看大哥和二哥,也替您问候他们。有什么话,等您身子大安了,咱们再细说吧。”

“这是你们的孝心,不管朕高兴不高兴都是要依从的,就停决一年吧。”他半是玩笑半是真地说,“人人都说,朕用法太严厉,其实朕也是不得不如此此呀!不过,有两种人,朕还是不能饶恕:一种是山东的王五,扯旗放炮地和朝廷作对,这种人要非杀不可;二是像俞鸿图这样的人,身受朝廷不次之恩,悍然不畏刑法、贪渎受贿的墨吏,该杀的朕绝不宽贷!”

  引娣见皇上这样死盯盯地看着自己,心里也好像有头小鹿在撞着她一样。她羞红了脸,羞红了眼睛,羞得简直想钻到地底下去。她在心里暗骂一声,这个皇帝怎么这样不正经?

雍正拉着允禵就往外走,却迎头碰上了站在门前的乔引娣。那甜净俏丽的脸庞和动人的眼睛,那朴实无华、羞而不怯、略带野性的神气,好像一个十分熟悉的人又复活了,还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吓得他如遇鬼魅,如遭雷击一样,踉踉跄跄地倒退了两步,僵立在地上,脸色也突然变得惊恐和可怕。

张廷玉叹息一声说:“俞鸿图贪污的数目太大了。他这也是咎由自取,谁也救不下他,就杀了他吧!”

  允禵也发现了皇上的反常,忙问:“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引娣见皇上这样死盯盯地看着自己,心里也好像有头小鹿在撞着她一样。她羞红了脸,羞红了眼睛,羞得简直想钻到地底下去。她在心里暗骂一声,这个皇帝怎么这样不正经?

  过了好久,雍正才镇定下来说:“哦,没什么,朕的头有点发晕,现在已经好了。咱们走吧。”

允禵也发现了皇上的反常,忙问:“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在路上,雍正似乎是心不在焉地问:“她是你房里的丫头?”

过了好久,雍正才镇定下来说:“哦,没什么,朕的头有点发晕,现在已经好了。咱们走吧。”

  允禵吃了一惊,他真怕皇上会当面提出把引娣要走,便说:“她是个苦命人,老家是山西代县的。她曾被当作诺敏一案的证人,带到了北京,现在已是无家可归了。我从西疆回来的路上救了她一命,把她留在府里。她一心要报恩,我也离不开她,就索性给她开了脸,收她在身边了。”

在路上,雍正似乎是心不在焉地问:“她是你房里的丫头?”

  “哦,她怎么会是山西人呢……”皇上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

允禵吃了一惊,他真怕皇上会当面提出把引娣要走,便说:“她是个苦命人,老家是山西代县的。她曾被当作诺敏一案的证人,带到了北京,现在已是无家可归了。我从西疆回来的路上救了她一命,把她留在府里。她一心要报恩,我也离不开她,就索性给她开了脸,收她在身边了。”

  允禵听着皇上这没头没脑的话,也不禁呆在那里了……

“哦,她怎么会是山西人呢……”皇上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

允禵听着皇上这没头没脑的话,也不禁呆在那里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