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落尽梨成雪》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柔情 >

梨韵是聚灵山的的掌管者。

楔子: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 >

图片 1

梨落满天雪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6-13 佚名 又是一个累人的读书天,他推开窗户向院子里望去,静静的院子,那繁花的梨树,依然蜂缠蝶绕的热闹。
可是,下一个瞬间,仅仅一瞬间,风就弥漫了起来,漫卷着那一树梨花飞墙过院而去了,梨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了下来,小小的院子,陡然下起来一场梨花雪。
他惊讶起来了,怎么会突然起风了? 不,却是下雨了,细细的雨丝飘进了他的眼睛里,可是,天却是晴朗的……
他没来由的,哭了,泪,咸咸的流进了嘴角,雨却下得更大了。
他不知道的,他或许是知道的,她随着梨花飘散了……

她出生于梨花如雪的春天,聚灵山的梨花雨中。

半山之中,末尘涯上。

我,你们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1-08 佚名 一直读书以来,我的成绩都还行,可这次我的朋友并没有几个,我知道她们呢都只是平时骗骗我而已。哎,红颜知己…其实我没有那么悲啦,我的异性缘还是可以啦!我在这呢很感谢我的新哥哥,祝哥哥幸福啦!还有***希望你不要骗我,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哦!拜拜.

雪落红尘,情满人间。

据聚灵山山神之口:那夜星有异像,风卷梨花成球,破而出梨韵。

几只蝴蝶于绿草间追逐嬉戏,一棵高大的梧桐花开得正旺。雪白的花朵从枝丫间飘璇而下,铺了满满一地。

总是告诉自己不要说太多废话,生活中能被沉淀下的都是“重”物,要学会让自己变得更重一些才好,偶尔凌乱在思想里的东西就让它随意沸腾吧,必定会有浮上来的和沉下去的。

梨韵一出生便拥有长生之身,十八岁兼具不老之躯,聚灵山万灵皆听其命。闻此者皆称之为奇。

梨韵在树下睡着了。

做晚饭的时候发现没有食盐了,于是匆匆穿好衣服下楼到小区门口那个杂货店去。

至梨韵生后八百年,天帝封其号为“灵者”,掌管聚灵山。聚灵山乃是仙界灵物的培育之处,一草一木皆可成灵,地位极为重要。故而仙界众人不管品衔高低,对梨韵皆会礼让三分。

她一身雪白衣裙,容颜绝色,精致的脸上凌乱着几根发丝和梧桐花瓣,身上则落满了花朵,只因铺在身后如墨的青丝,才不至于融进了花海里。

外面风雪满天,推开楼门就被一股夹着雪粒的冷风袭击了,硬生生吞下一口。

聚灵万物,然梨韵独爱梨花。

此时,梨韵秀眉微蹙,长长的睫毛如蝉翼般轻轻覆着的眼睛细微动了动,溢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无声滑落。

趔趄着来到小店,店主正在忙着照顾其他客人。

末尘崖上,高大的梧桐枝叶繁茂,在草地上投下一片阴影。

“灵者,您怎么哭了?”

我随意的在那两个堆的满满的杂货架周围转了一圈,看了平时很少看的零食(其实就是所说的垃圾食品),等前面的客人走后,我把选好的几种小零食和握在手里的三个雪花干啤再来一瓶放在结算台上,顺利结算完我就出门儿往回跑,没等跑到楼门口就突然想起食盐还没买,低头看看手里拿着的都是开小差的收获,不禁笑了。

“灵者,东灵司传信来,说东山的梨花开得甚好,是要给您摘一些来呢还是您亲自去瞧一瞧?”卉木颔首,毕恭毕敬地跟梨韵汇报道。

卉木拿了把摇扇过来,见此情景,不免有些心痛。五百年了,梨韵灵者还是忘不掉么。

这么小的一件事?竟也忘了初心。一念间又想到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也这样子?

卉木原是天池边上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几百年来又修得灵识,在梨韵被封为“灵者”时,有幸被天帝授予仙位前来侍奉梨韵。

世间有语,凤凰非梧桐不栖,梨韵就在这树下等了整整五百年,那个人,终究是不会来了。

还不曾走的很远,就已记不起出发时的本意,眼里盯着的都是无关初心的琳琅满目,疏忽了自己到底为什么出发?

但卉木毕竟还是个小小仙,不知梨韵脾性,做事皆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差错。

梨韵慢慢睁开泛着微红的眼睛,秀眸惺忪地看向卉木:“阿木,可是有事?”,神情似乎有些懵懂。

小时候,我们立志要成为有用的人,慢慢长大的路上,就会有许许多多的声音传进耳朵,然后自己一路长大一路遗失,得到许多,也丢弃许多。以至于,从今开始重找初心。

此时,梨韵懒懒的趴在梧桐下的石桌上,手捏一根细草在斗蚂蚁。听到卉木的说话,原本了无神采的眼眸“噌”的一亮:“阿木,可是当真?”

卉木动了动嘴角,终于是微微低头,“无事,灵者。”

这一场大雪,又覆盖了整座城,或者整个世界。于是,我为此写下我心:

卉木也被梨韵的转变之快吓了一跳,愣愣的直点头。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也好。

雪满天,

雪是人间精灵,也是天之仙子,

雪是世界棉被,也是天与地之间的一片轻纱,

雪像地毯覆盖大地,又被凡间世俗染成了黑色,

雪在风中飘散时是最美的花朵,那姿势也是她此生最美的瞬间,

雪是你我心中的圣洁,也是隔着季节与雨相望的姐妹,

雪是有温度的,但有一天她沸腾了那便地老天荒。

雪落在你我的头上花白了岁月,

雪落在你我的心上永恒了誓言,

雪是我头上的盖头,不小心她融化不见,

雪是你身上的袈裟,不小心她滑落千年。

雪不是我吟唱的情歌,不知不觉无声回想,

雪不是你胸口的朱砂,一世守候风涌成殇。

“那我们快走。”梨韵起身把草一扔,摇了摇手上的铃铛,一只雪雕凌空而降。梨韵一把拽过卉木,跳上雕背。

梨韵轻笑,柔柔道:“阿木,我说过,无人时你不必总喊我灵者。”

“小雪,东山。”

“是,梨韵姐姐。”卉木抬起头,也轻轻地笑了。灵者性子越发素静了,是因为——那个人吧。八百年前,梨韵与他初见,就在这棵梧桐树下——他叫渊陌,是一只凤凰……

雪雕展翅东去……

梨韵起身,梧桐花从身上滑落。她长裙拽地,缓缓走到涯边,眺望远方:千峰插地,满目葱茏。这聚灵山,似乎不曾有过丝毫的改变。

恍然间,梨韵似是想起了什么,朱唇轻抿,勾起一丝微笑。顿时山河掉色,花草失颜。

渊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