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小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宋徽宗的三儿子赵楷,偷偷参加科举考试,由于他文采的确非凡,竟一举夺得状元.发榜后赵楷将实情告诉了徽宗.徽宗高兴之余,怕天下士子说闲话,就把第二名提为状元.据传康熙也曾偷偷参加科举,并获得第三名,但毕竟不是状元.所以赵楷便成了中国历史上身份最高的状元。

生活往往比戏剧更戏剧

写作随笔

随笔——《写诗的人》

传说的魅力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8-07 佚名

站在“读书洞”前,看雨水如断了线的珍珠划着优美的弧,一颗接一颗地坠落,入神之处我仿佛也成了其中一颗,不停地做着优美的跳跃运动。薄薄的云雾抱朵成团,时而环于山腰,时而盘踞山巅,时而升腾入天,变幻莫测,给人无限遐想。

其实,让人浮想联翩的还有大红岩景区内的悬崖峭壁,山洞石窟,沙石岩块,以及每一棵花草树木。那对如元宝一样的石头,被叫做绣花鞋,据说是仙姑蓝采和遗留至此的。如此一说,回望时,石头突然变得精致起来了,似乎还在走动。“崖壁上有一对金童玉女!”循着导游的手看过去,泛白的石壁上有两小块长了苔藓的斑,如两块青色的膏药。对照牌子上解说的文字,再仔细比较,原来这两块便是所谓的金童玉女。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一声“原来如此”。

薄薄的石壁上有两个洞,恰好容许一个头探出,从外面看像极了大山压身的孙悟空,此处便被称为“悟空洞”;七棵木禾簇拥在一起便叫做“七仙女”;一个洞深不可测便被喊做妖精作怪的“清风洞”;还有“轻松岭”、“情侣林”……云雾飘渺的大红岩一层层地被涂上神秘的色彩,鲜活着,生动着。

有很多时候,我实在看不出这些景点与它被冠以的美名以及传说有任何的关联,总有些捕风捉影或者牵强附会的嫌疑。但是,还是愿意听听那些亦真亦幻的故事,当我透过故事再回望它们时——山已不是山,水亦不是水,即便一颗沙子也可爱得让人不忍释手了。

东汉末年有一少年侠客,仗剑独行,游走边荒.许多人仰慕他,前来投奔,可是少年家徒四壁,就杀了家里唯一的耕牛,招待客人。追随者很感动,送了千匹牲畜给他。后来少年从军,立下战功,朝廷赏赐九千匹绢,他全分给了部下……这样的人,你愿不愿意追随?别急着回答,这少年就是祸乱天下的国贼;董卓

写的不好,欢迎讨论

时间:2016-06-08 21:1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10-28 05:1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整个19世纪,国人因遭受屈辱而积淀的愤恨要得到渲泄,不能向慈禧渲泄,所有的愤恨便渲泄到了李鸿章身上。李鸿章一生背了个卖国贼的骂名了。生前背黑锅,死后被拖尸,大跃进时期,李鸿章的坟被刨,李鸿章穿着黄马褂的遗体本是保存完好的,结果被革命群众挂在拖拉机后面游街,直到尸骨散尽,何其悲哉。


近朋友都说我写了不少东西,其中两篇在微信平台上发表的更是被朋友点赞,评论,各种褒奖之词,令我羞愧之极,只能一笑而过。
有时候,我真的很难受,看着自己写的东西,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根本没有把文字本身具有的深意和情感表达出来,内心不丰富也不细腻。
我羡慕别人能将文字运用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将充满灵性的文字赋予生命和灵魂。透过真情实意的文字,能够使本不相连的文字之间充满韵味和哲理。
也许,在羡慕和悔恨之余,我带着一丝的侥幸。因为我一直以来给之间定义的是:一个不喜欢文字的人。至于为何又会在闲散的时刻拿起不喜欢的比呢?如果硬要有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内心的“逼迫”,自己“逼”自己的无聊之举。
其实,初写东西那会,没有过多的研究文字的内涵,大多是根据学生时代老师讲课的记忆。也没有想过要朝着作家方向发展,只是抱着玩玩的心理,想着如何将事情说清楚,把文字组装到一起,没有想过让文字活起来。
在我的家庭里,没有什么人对写作感兴趣,经常会听到哥哥姐姐考试后的抱怨:“哎,又是作文拉了后腿,要不我就是第一名了。”那时候家里就被冠以“文科盲”。当然,现在并不是非得是文科生才能生,其实情形刚刚相反,许多理科男往往更能写,是大笔杆子。
在写作这条路上奋斗的人都有一种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累、寂寞、孤独和空虚。我常常会因为没有思路和灵感而对着电脑或者桌子发泄。我也会为自己写的某一个故事、人物而担心、忧伤和流泪。看着别人写的故事也会出现被故事情节感动,有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不要以为一个男人不会哭,那是因为一个孤独的坐在书桌前,就是哭的再凶,也没有人知道,哭完后还是那个自己。
走上写作这条路,我彷徨过,我寂寞过,还有许多的无奈。看到写的文章投出去的时候信心满满,在焦急的等待过后,是无情的因为不符合风格而退稿,这种感觉和滋味是不好受的,一次、两次、三次……还可以,次数多了就会到崩溃的边缘。
当然我也梦想过,得到过,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够发表,能够与他人分享。一个写作之人,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写的东西被编辑认可,能够在报纸或者杂志发表,哪怕是不起眼的角落,也是开心的,难忘的,在初学写作的路上,得到别人的认可和鼓励能够获得更大的动力。
慢慢的我似乎从这种初带着一点“功利”思想的创作之中解脱出来,不再追求发表文章数量,而是努力的提高每篇文章的质量,在创作的过程中享受美好的时刻。
一个作家曾经说过:如果不能在孤独中坚定一种写下去、写好的信念,很难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因为它太苦,因为它太累,因为它太难,因为它没有起点,更没有终点。
我的创作动机就是体会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字的内涵和底蕴。然而,不管今后的路有多难,多孤独寂寞,充满灵性的文字对于我来说,将会是一辈子的痴情、追求和喜欢……

印象中,诗人写的诗,是一幅立体的抽象画;诗人作的词,是一道悬浮的风景线;诗人,是个浪漫主义的情圣;诗人,是位写实主义的操手,诗人的笔下铺满了深沉的潜质,诗人的案头沉淀着深刻的寓意,诗人的笺纸上焕发出浓郁的情感,诗人的濹汁里流淌着华丽的篇章。游走在遍野绿茵中的诗人,笔下是春天,蜿蜒在曲折起伏下的诗人,笔下是传奇,匍匐在白草丛生里的诗人,笔下是欲望,荡漾在花前月下的诗人,笔下是激情,所有的诗人都铮铮铁骨,铿锵玫瑰。
一个诗者,也是一个旅者,他肩上扛着抱负,去云游四海;他背上担着责任,去浪迹天涯。诗者,心里端着理想,脑里揣着猎奇,他用思维去探索,他用心志去理念。
都说诗人浪漫,那诗人的生活一定很潇洒,不但情趣多样化,而且思维多灵敏,他们会激情也会矫情,他们会纵情也会纵欲,诗人喜欢用赤橙黄绿青蓝紫装点生活,用幻知幻觉、奇思妙想、谐恢风趣去美化生活,诗人的空间布满了遐思和推理,把有形的事物虚拟成无形的影,把无形的视界设置为有形的云,芝麻可以扩大成饼,西瓜可以缩小成零,读诗人的诗,就像雾里看花,蒙蒙浓浓,看诗者的词,就像婆娑霓裳,若现若隐,给人浮想联翩的感觉,诗人的诗会把你拉进梦幻,诗人的诗会把你带入意境,让我醉情八仙阁,让你醉倒六角亭,读诗人的文字,让人觉得是一种惬意。
诗者,有个通病,有时看上去木讷,有时近乎呆板。
诗人,灵性好动,会异想天开,会指鹿为马,会无中生有,会触景生情,会见异思迁,会举一反三,还会别恋移情。以柔克刚,以刚制柔,是诗人运用的帷幄恰到好处,掌握游刃有余,非常得体。
写诗的人,一定是性情中人,红尘里染过指,悲痛里绝过望,喜悦里忘过形。诗人会寂寞,但会反省;诗者会无奈,但会清新,因为诗人有良好的素养,是素养成就了良好的品性,从而也铸就了诗人的品德和品行。
不论是古时的李白,还是近代的鲁迅,不论是明朝的唐伯虎,还是现代的毛主席,都属于文人骚客,能流芳百世,就说明这个道理,一代风流成就一代名君。
揭开诗人的面纱,诗人的脉搏里,似乎流着会悸动的血液,骨子里好像隐藏着一股子冲劲,生活中,遇情不能忘怀,遇爱牵萦于心,那份情愫总是归根结底。
从诗人的字里行间,我听到花开花落的声音,从诗者的行文轨迹,我听到风言风语的悲凄,我可以看出荷的秋殇,我可以觅到菊的秋意,在暮秋的尾声中,还感悟到枫叶的飘零,是叶对风的追求,更是树对叶的无情。
诗人与作家,是情投意合的姊妹,是志同道合的兄弟,同呼一个天,同唤一个地;诗人的作坊里,词汇都是经过改良的句子,垂手可得;作家的斗室里,词语都是经过包装的字眼,易如反掌;诗人的作品落地叮当响,有声有色,作家的文字挪地震撼天,绘声绘色,不论是诗人还是作家,他们即是语言的启蒙者,也是文坛的启明星,诗人用丑恶鄙俗揭示陋习,作家用精雕细琢光大文明。
若能将自己揉入到诗人的作品里,那是一份享受,若能把自己镶嵌到作家的篇幅里,那是一种荣誉。诗人有诗人的平仄韵律,作家有作家的格调风情,两者风格各有所见,风度各有所长,语言华丽且犀利。
痛苦出作家,愤怒出诗人,这就是典型的骚客品性,不为利己生,单为尤人行。

文学史上有一个厉害的人,他写的东西凡是认字儿的人都听过,但这人一生的抱负不是去写文章,
而是去打仗。他年纪轻轻就参军,有一次带了30个人纵马冲进有5万敌军的大营,一路砍过去,不仅杀了很多小兵,顺带着还把一个叛徒的头也砍了,30个人毫发无伤的回去了。此人名叫辛弃疾。

房子主人: 您好,先生,请问要来点茶                      吗?

关汉卿是一位伟大的戏剧家,但他仕途黯淡。而且一生大部分时间与妓女度过的,有时也与戏子打得火热。元末熊自得《析律志》说他为人;生则倜傥,博学能文,滑稽多智,蕴藉风流,为一时之冠。关是编剧,又是导演,也是最早利用演艺界潜规则女演员的人。

我:
不用,谢谢。我在外面路过,看见门牌上写着shamer(说谎者),不禁好奇进来看看。

西施曾给范蠡生了一个孩子——范蠡西施送往吴国,两个相爱的人终于有机会在一起了。一路上二人备尝爱的滋味,由于难分难舍,范蠡有意拖延,送亲竟然送了一年多。据说等他们走到嘉兴县南一百里的时候,西施生的儿子已经能牙牙学语了,后人在这里建造了一个“语儿亭”。

房子主人:我眼睛不好,要不是刚刚听到脚步声,都不知道有客人来。

奴才”一词虽含鄙意,却在清朝典章制度上有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清朝规定,给皇帝上奏章,如果是满臣,便要自称“奴才”如果是汉臣,则要自称“臣”。满臣自称“奴才”,不仅表示自己是皇帝的臣子,更表示自己是皇帝的家奴;而汉臣则没有这种关系,也就不能称“奴才”。

我:这么大的房子就您一个人住?

老公现在妻子对丈夫最常见的叫法,最初却是太监的意思。宦官古代官名称寺人、黄门、貂珰;尊称内官、内臣、中官、中贵;卑称内竖、阉宦、太监、阉人。民间俗称老公,李自成进北京后,即有“打老公”一说。如此看来,老公最早的身份原是太监。

房子主人:除了我还有一位管家,如今也告了假回家了。因为这眼睛,我也不怎么爱和来往,这里已经好久没有其他人光顾过了。

旧时媒婆说媒,都会要女方的鞋样子,由男方做好后连同彩礼一起送给女方。北宋有一名叫巧玉的姑娘,媒婆把她说给一位秀才,她的后娘在背地里剪了一双很小的鞋样子给媒婆。
巧玉出嫁那天,这双鞋怎么也穿不上,害得她上不了轿。她又羞,又恼,又急,一气之下便上吊自尽了。

我:这日头越发毒了,天气闷的叫人透不过气,直流汗。

穿小鞋啊!原来是这样来的!

房子主人:还是进来屋里来杯茶吧,我也有些口干,而且今日实在有些开心。我眼睛也不太便利,就麻烦你了。厨房在左边。

胤礽是康熙最为疼爱儿子,很早便立为太子。1667年,康熙出征噶尔丹回来,得知太子这喜同性,十分震怒,下令把太子的“恋人”——两个御厨、一个小童和一个茶店伙计处死。1702年康熙南征,胤礽染病留京再“恋”,康熙将他废立。后来胤礽因感情受创神经不正常,终身受禁。

……

我:你这厨房太大了,真是奢华富丽,能成为它主人真是幸运。来,给您水。

房子主人:谢谢。这房子是祖先留下的,我一个瞎子,再漂亮有什么用。而且虽说我是这房子主人,换句话说,这房子又何其不是我主人。

我:这天可真热啊!

房子主人:这水真甜!

我:我没放糖,找不到茶叶就倒了开水,不过我倒是加了点其他东西。

房子主人:这门牌也是旧了……

管家:恭喜您成为这房子新主人,旧主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现在这里一切属于你,只是你不能离开这房子半步。

我:你是谁?

管家:我是你的管家。wolves(贪婪者)这房子的管家。

我:门牌上的字明明是shamer(说谎者),怎么变了?!桌上的书信是他写的?他竟不是瞎子……

图片 1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