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语言艺术的现代文学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草原文化现代文学论文

一、科尔沁草原的文化养成

端木蕻良之所以能将草原文学率先引入现代文学与其长期受科尔沁草原文化的浸染,从而形成了具有草原文化特点的思维方式密切相关。端木蕻良早年在故乡科尔沁旗草原的生活经历对其思想发展与文学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将自己的出生地描述为“科尔沁旗草原上一个叫鸶鹭树村的屯子”。端木的祖父曹太曾经为官,是公认的“辽北首富”。父亲曹铭曾任清末昌图县税捐局官员,年轻时热衷兵法,曾在江南游历数年,见多识广,思想也较为开明。端木生长在草原上,这里有他儿时的记忆和青春的足迹,这里也有熟悉的父老乡亲和独特的风土人情,草原给予了端木创作的灵感,也是他的情感寄托。他的长篇小说《科尔沁旗草原》《大地的海》《大江》以及《遥远的风沙》《鸶鹭湖的忧郁》《憎恨》《爷爷为什么不吃高粱米粥》等许多小说,都以草原和故乡东北的土地为背景,展现出在民族与阶级的双重压迫下人民的灾难和战斗。作家怀着忧郁的心情眷恋故乡的土地,为人民所遭受的苦难而愤怒。在他的作品中大草原辽阔壮丽,充满着原始和野性之美。在长篇小说《科尔沁旗草原》中,端木以草原为背景,通过叙述草原首富丁家的发家、衰败过程展开了草原上二百年间围绕土地开发争夺演进的历史画面,凸显了土地在人的生存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土地主宰着人的命运,土地的归属决定了人的地位和生活状态。丁家依靠土地发迹,又倚仗土地剥削农民,使本应是土地真正主人的农民沦为土地的奴隶。端木把土地和人类社会、历史与文化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们都生在土地上,都是土地的儿子。只有土才是儿子真正的母亲。人们把自身和母亲共同呼吸的血管,在降生的第一天割断,埋在地上,这就可作为人与地立约的记号。”端木试着从生产关系,以及物质的占有与分配方面,来看待在这片大草原上所反映出的许多人物和事物。“土地”是地主与农民生产关系矛盾的症结,正如端木在《科尔沁旗草原•后记》中所说:“这里最崇高的财富是土地。土地可以支配一切,官吏也要向土地飞眼的,因为土地是征收的财源,于是土地的握有者,便作了这社会的重心。地主是这里的重心,有许多的制度、罪恶、不成文法,是由他们制定的、发明的、强迫推行的。用这重心作圆心,然后再伸展出去无数的半径,那样一来,这广漠的草原上的景物,便很容易的看清了罢。”在几百年的历史中,土地制度极为不合理,地主想方设法拼命兼并土地,然后再以土地为资本不择手段地剥削农民;农民由于没有或失去土地,则遭受着无穷的屈辱和苦难,农民与地主较量,与强盗斗争,揭竿起义,以土地为轴心展开历史的广阔画面;以一个家庭的兴衰浓缩了时代的变迁,表现出一种波澜壮阔的宏伟气势。

二、个性人物与地方特色

端木蕻良对于现代文学的贡献在于将草原文化以个性鲜明的人物和独特的地域色彩呈现给世人。端木善于塑造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小说的主人公丁宁和大山,一个是坐拥土地的地主后代,一个是寸土全无的无产农民。围绕土地,他们之间存在着深刻的人格对抗和尖锐的阶级对立。丁宁受过现代教育,想回乡作一番事业,但他习惯了骄横放纵的生活,性格中的懦弱乖戾使得他并没有能力把现实变得更好,反而与土地更加疏离。大山是“草原之子”“科尔沁旗的雕鹗”,他的号召力和同情心,做事果断的性格,都与土地有着天然的亲情。丁宁的矛盾与困惑使他渐渐陷人绝望,而大山成为土地真正的主人。端木的小说充满着浓郁的地方特色。东北幅员辽阔,民风淳朴粗犷在他的心底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家乡,他这样描述:“跟着生的艰辛,我的生命,是降落在伟大的关东草原上。那万里的广漠,那红胡子粗犷的大脸,哥萨克式的顽健的雇农,蒙古狗的深夜的惨阴的吠号,胡三仙姑的荒诞的传说……这一切奇异的怪忒的草原的构图,在儿时,常常在深夜的梦寐里闯进我幼小的灵魂,……”小说充满了东北农村的风土民情的描绘。小说中写到了丁家以萨满教作为护身符,掩盖了土地兼并的阴暗手段,在神秘的“跳大神”仪式中,“胡三仙姑”的一番谮言谶语让愚昧的人民相信了神祗庇佑的丁家不可侵犯。村民也只能通过神秘的宗教形式来排遣现实的苦难,以此求神祛病除害,保佑土地的收成。这些带有时代与地方特色的民俗都在更深层面上触及了民族心理与文化特征。

三、对待草原的复杂情感

端木蕻良的草原文学创作在现代文学之中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作家主体复杂的文化交流与融合在对待写作客体———草原上表现出复杂的情感线条。端木出生于1912年,正值清末与民国初年的时代交替。作为清王朝的“祖宗发祥之地”,东北最初是封禁的,后来受“闯关东”的移民潮的驱动,禁垦区陆续开放,土地的买卖与兼并逐渐形成高潮。草原上的农耕的生产方式已经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民的日常生活之中。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和阶级的压榨,使原本“雄迈、超人的、蕴蓄的、强固的暴力和野劲”的草原儿女承受了过多的苦难,一面是畸形、动荡、病态的社会与人生,而另一面是草原的原始富饶与生机盎然,两者构成了极大的反差和不和谐。端木最终还是抱着乐观主义的态度,认为东北农民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必然崛起,焕发出“粗犷强韧的灵魂”。在小说的结尾,“九•一八”事变后,农民、土匪、马贼统统加入民族反抗斗争的洪流。端木内心深处对草原有着复杂的情感。一方面,草原的辽阔天然,它所孕育的原始生机、自然和谐是端木非常向往和崇拜的,草原常常带给端木生存的意志和力量的支撑。“我每一接触到东北的农民,我便感悟到人类最强烈的求生的意志。……我觉得我自己立刻地健康起来,我觉出人类的无边的宏大,我觉出人类的不可形容的美丽。”而另一方面,草原本身所代表的原始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习俗与现代文明的进程难以避免地发生碰撞。端木希望改造草原的原始面貌,调和草原人与土地之间的关系,使草原重新焕发生机。在《科尔沁旗草原》中,丁宁认为原始野力与现代文明只有互为镜子才能认识彼此的优势和缺陷。丁宁对春兄说,“他也和你一样,缺乏一面镜子,也可以说缺乏一种教育,教育你们认识你们所代表的这雄阔的草原的力量。”另外,在看待草原上特有的传统文化与民间风俗上,端木也是以批判与反省的眼光看待其中蕴含的民族性格的消极方面,以此揭示出民众在走向反抗之路时的精神重负。端木从内心中希望草原儿女在不断地珍视美好与面对现实中改造草原文化,使草原恢复生机,变得更健康更美丽。

作者:韩争艳 单位:大连民族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父爱缺失现代文学论文

一、父亲在场,父爱缺失

在家族制度中,父亲的权威是不容置疑、不能反抗的、必须顺从的,否则就是违背了伦理,就是不孝。父亲强调自己在家庭中的权威,是不是就完全可以证明父爱的缺失呢?答案是否定的。父亲的权威在爱的角度上考察,其实是不可或缺的。依据迪克•戴依的理论,权威因为父母使用方法的不同而分为以下两种类型:专制型和关系型。专制型的权威是控制、支配和操纵孩子,孩子没有任何自由意志,成为家长的傀儡;关系型的权威是建立在尊重平等的基础上让孩子明白规矩的约束,进行指导,给孩子充分的自由选择空间。很明显,在中国现代文学中,父亲的权威是专制型的,一味地要求孩子必须按照规矩做。“规矩若不是建立在良好的关系上,就会导致反抗”。父亲的专制型权威导致父爱缺失的文本数不胜数,下文以典型文本作分析。虎妞和小福子是老舍《骆驼祥子》中的两个女性形象。虎妞替父亲管理车行有条不紊,各色人等的车夫都被管得服服帖帖,休想占她的便宜。首先,生活的环境和父亲刘四的言传身教,使她养成了不可移易的市侩习气。虽然虎妞喜欢祥子的勤劳、诚实和健壮的身躯,但其中夹杂了太多情欲。她不懂得尊重祥子,视其为自己的猎物,而祥子和她在生活等观念上完全不同,这些原因都为她婚姻的失败埋下了伏笔。她想获得自己理想的生活而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段,对祥子的骗婚,虽然卑鄙,却又有几分令人同情。虎妞被父亲作为廉价的劳动力使用,得不到丝毫父爱。她的父亲只是在虎妞顺从、达到自己要求时,才接纳她。描写刘四想到虎妞要结婚时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老头子把这点事存在心里,就更觉得凄凉难过。想想看吧,本来就没有儿子,不能火火炽炽地凑起个家庭来;姑娘再跟人一走!自己一辈子算是白费了心机。”由此可见,刘四对女儿更多的是利用。虎妞在父亲那里没有得到过关爱,而婚姻没有带给她真正的幸福,反倒加速了她的死亡,最后因难产而死。小福子的父亲二强子虽然和刘四不一样,处于贫民市民阶层,但是对于小福子的父爱,在文本中也是无从体现的。生活艰难,二强子把小福子卖给军官;小福子回来,又逼着她出卖肉体养活他和家人,最终小福子自缢身亡。这可以解读为对社会的最后的抗议,也可以解读为对父亲的无声的反抗。

二强子虽然也在喝醉酒郁闷的时候打两个儿子,但在清醒、内疚时,还怀有一点内疚之情,会买一些吃的补偿儿子,但是他把小福子当成私有财产。他给儿子的父爱是缺失的,给小福子的父爱更是缺失的。二强子作为父亲虽然在场,父爱呈现出了严重缺失的状态。自觉努力地步着鲁迅后尘的张天翼,运用讽刺的艺术手法继承了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高尔基在《谈谈小市民风气》中指出:“小市民的心灵特点之一就是奴性十足,对权威顶礼膜拜。”写于一九三四年的《包氏父子》提供了这样的父子形象。善良的、处于社会底层的老包,在家中没有自觉地使用父权制的权力,在外也没有像阿Q一样向更弱者发泄,但是也没有对现状做任何反抗。生活的一切希望寄托在上洋学堂的儿子包国维身上。他对儿子包国维倾注了所有的爱。那么,包国维是什么样的呢?在家从来就没有给过好脸色,开门总是用脚踢开,对自己的父亲说话永远是连喊带叫,没有丝毫尊重。但是在郭纯那里,他是奴性十足的可怜可悲的奴才形象。出现这样的反差,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社会的原因,也有个人的原因,有父亲方面的原因。因为在文中讨论的论题是父爱的缺失,所以原因中的父爱是要讨论的重点,但不意味着这是唯一的原因。老包没有如《家》中高老太爷那样对家庭成员实行专制,没有家长制的影子,对小包百依百顺。他为有这样上洋学堂的儿子而感到发自内心的喜悦,他在内心是全面、无条件地接纳小包。他对小包通过具体的事件倾注了关爱和时间,他也在别人面前夸赞自己的儿子,虽然有着浓重的虚荣心的缘故。在父亲的如此呵护下,小包对父亲却没有丝毫尊重可言。小包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是与他的父亲有着重要关系的。老包对于孩子的爱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孩子的成长没有呈现出理想的状态,恰恰是缺失父爱中权威原则造成的。

父爱中的权威原则能对孩子持守长久的道德秉性,辨别是非起着决定性意义的作用。可见,权威可以帮助孩子形成正确的判断力。从《包氏父子》这篇短篇小说中可以看出,虽然父爱有所呈现,但是小包的性格特点还是更多地凸显了父爱的缺失。父亲在场,但父爱缺失的状况,不只在张爱玲的诸多小说中是普遍的存在,在其散文《私语》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我父亲扬言说要用手枪打死我。我暂时被监禁在空房里,我生在里面的这座房屋忽然变成生疏的了,像月光底下的,黑影中现出青白的粉墙,片面的,癫狂的。”她的父亲是个典型的封建遗少,吸鸦片、养姨太太,用封建家长制的专制和冷酷对待孩子,对孩子的爱一开始也是极少的。在一次受到挑唆后,对张爱玲疯狂地大打出手,给孩子的童年带来梦魇般的记忆。张爱玲的出逃,是对自己父亲的彻底的绝望和无声的还击。父亲的残忍让张爱玲没有父爱可言。张爱玲的爱的缺失虽然不只是父爱,但是在出逃以后,无论是生活中还是文学作品中,对于父亲,她都很少正面提起。父爱的缺失性体验,使张爱玲的作品中,传统文化意义的高大有权威的父亲形象被肢解、被颠覆。在文本中,父爱亦是缺失的。曾被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高度评价为“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⑧”的《金锁记》,曹七巧的残疾丈夫作为长安、长白的父亲有着短暂在场,但是对于孩子的爱却是文本中没有出现的。父亲在场,但是父爱缺失对于长安、长白的性格及人生有着深刻的内在的影响。父亲本是男孩的典范,是男孩的模仿对象,但是没有父爱的存在,就造成了文本中孩子情感发展的一种缺陷和不平衡。

二、结语

在上述例子中,在中国现代文学出现的父亲缺席或者父亲存在但父爱的不完整都导致了文学作品中父爱的毋庸置疑的缺失。父亲存在,但大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为父亲这一角色应该肩负起的责任,即使有一部分父亲有意识地付出了一定程度的父爱,但与接纳、赞赏、关爱、时间、责任、权威原则仍有一定的差距,对于父爱这一概念而言,仍然体现了不同程度的缺失。

作者:苏慧 单位:聊城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

展现语言艺术的现代文学论文

一、现代文学语言的形成与发展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文学的首要因素。作为整体的文学有两个大的构成系统,一是反映生活、抒发情感的意,二是结构形式,这两部分共同组成文学。传统观点认为,“文以意为主”,语言是文学的载体,辞章是次要的。现代文学理论则过多地讨论文学的内容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在二者之间总是对抗多于统一。文学语言较之普通语言二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迥然不同的差异。作为普通语言的强化,文学语言超越了生活,进入文学实质,成为文学难以割舍的一部分。正因为这样,我们在接触到文学语言的时候,就进入了文学作品所描绘的世界,从字里行间里感受到作者所要表达的情感与心理状态。因此,一部优秀的作品所要表达的感觉和情绪是融合在形式里的,二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东西。人类的心理与语言相互促进、相互发展。文学语言以文学的实质形式出现,表现的是人类的思想与情感,从语言中人们看到文学所要表达的内容。人类的思想因语言的丰富、细腻而不断地改进、优化,而优化的思想又对语言有了更多的、自觉的创造与追求,二者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现实生活不断地衍生出新的词汇,新的词汇反过来影响生活。中国的现代文学语言的发展也是这样,从西学东渐后出现的翻译词汇和新造词汇,到学者、政治家对白话文的尝试,接着是“五四”时期对白话文的提倡,到后来白话文的最终定型成为文学主流,文学的发展与语言的进步密不可分。从明朝末期起,西学传入中国,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并没有受到重视与关注。鸦片战争后,西方文化在中国得到广泛的传播,西方书籍的翻译在中国也兴盛起来,各种翻译词汇的涌入使中国人民接触到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新事物,在人们的思想上也引起了极大的震撼。变法思潮首先在政治领域引领了语言的变革,学界开始初试文言文向白话文的转变。白话、文言二者并行的语言观出现在晚清这一特殊的历史阶段。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白话文得到大规模的提倡,最明显的就是标点符号的使用。

分歧、争论、交锋,每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会引起学界同人们关注,变与不变同样关系到民族身份的焦虑。晚清时期的“言文合一”为五四“文学革命”提供了基础,新文体的大量输入,新词语的大量使用,对晚清时期白话文做了弥补。五四时期文学观念的变革才是晚清时期所没有的。晚清时期的白话文仅仅是作为启蒙大众的工具,五四时期确立了“白话文为正统”的观念,白话文名正言顺地取代了文言文,鲁迅、胡适、钱玄同、钱钟书等人对白话文成为现代文学最主要的书写文字功不可没。进入当代,我国开展了文字改革和汉语规范的活动,对文学作品中语言的运用有不同程度的规范。此后的韩少功、于坚、贾平凹等人共同继承开拓了中国当代文学语言本体论。

二、文学语言的艺术特性

如果把文学作品比做是一幅生动的图画,是人们审美意识形态的集中体现,那么文学语言就是画笔,是传达审美意识形态的手段。为了满足文学审美的需要,语言的形象性和表现力就占据了突出的地位。文学语言指向的是自己自身的内在,它可以天马行空任由作者想象发挥,不需要与生活现实相符,可以传达出作者的感情、感受就可以了。可以说文学语言的审美艺术性把它区别于生活语言、科学语言,这也是文学语言最显着的特征。

文学语言的形象性

文学语言的形象性,与科学语言有着明显的不同。首先,科学着作的主要手段是判断推理和逻辑论证,其特点是高度的思辨性。这一特点就决定了科学语言的抽象性。而文学语言的主要手段是形象的描绘,其特点是感性、具体。因而文学语言要能够绘声绘色、逼真描绘现实生活,要能使读者在读到作品时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作者所要传达的情感、情绪。其次,科学语言的特点是逻辑性,是把客观世界当做理性的实体来看待。因此,科学语言具有严密、严谨的特点。而文学则不同,每个读者在阅读作品时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文学所要传达的信息因读者的理解而有差异,这就是文学语言所发挥的作用。它给读者带来的是视觉、听觉和触觉等多方面的体验。形象性是文学语言的总特征。

文学语言的间接性

文学语言是传达作者思想、交流情感的工具,它与舞蹈、音乐、电影、绘画等艺术作品不同,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直接感知,文学通过语言来传达作者的思想,读者通过阅读文字,加上自己的想象、联想、生活经验,来感受作者所要表达的艺术形象。这也是文学语言与科学语言的不同,科学语言讲求的是准确性,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会产生歧义、歪曲原作的理解,而文学语言则不同,它通过文字给读者带来的是不同的情感体验,每个人的生活阅历、想象能力都有着差异性,因此,即使同样的作品在不同人看来也会得出迥然不同的结论。在现代文学语言中,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追求一种陌生化效果,即使对象变得陌生,让读者在阅读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此在阅读中理解也有所困难,这也让读者读来不是索然无味,更增加了读者的探索精神。

文学语言的情感性

情感性是文学语言的又一重要表现。科学语言重在理性、客观的描述,它不需要过于华丽的辞藻去表现,而文学的主要功能就是表现作者的情感,表达作者的主观态度,只是在表达的过程中所使用的方法手段有所不同,在现代文学语言中,形式可能也会参与到作者的情感表达中。例如,老舍先生说过:一篇作品有一篇作品的情调,语言须为配合作品的情调而生,或悲哀,或激昂。例如,我们要想表达悲哀的语境,那么就要选择那些低沉、哀伤的字,句子的长度也能增加悲壮的氛围,读者读来需缓慢,这样悲情的感觉就呼之欲出。反之亦然,抒情性作品表情达意更加直接、明显,而与之相对的叙事性作品,我们可能要花工夫去体会、捕捉作者的情感脉络。要想得到作者所表达的意,我们不能只局限在文章内,而应该体会文章的言外之意。就像阅读海明威的作品,我们要能把握住他的“冰山理论、,在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冰山的七分之一,剩下的就要我们自己去体会。

文学语言的个性化和自由化

语言的个性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就小说看来,小说成不成功与人物形象的塑造有着重要的联系。现实主义作品强调人物和环境的典型化,人物语言也成为典型化的一个重要方面。譬如我们所熟知的《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出场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文学史上,也有很多典型的人物,比如说到吝啬鬼,我们就会想到泼留希金,想到葛朗台,想到严监生,这些都是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其次,作家的写作风格也极具个性化。比如鲁迅的沉郁含蓄,郭沫若的浪漫奔放,茅盾的严谨细腻,很多作家的写作风格已经是我们所熟悉的了,闻其文便能推知其人。文学语言离不开人类的语言系统,但它有着自己独特的一面。语言本身而言是自由的,但作为文学语言也有着它的身不由己,文学语言要告知读者的不仅仅是文本以内的,更多的是要让读者去体会文本之外的言外之意,而语言之外的就是各种权势话语。这里的权势话语,是因为其压抑文学语言的独立性,扭曲语言的本意,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点,语言本身的符号性和文学表现的历史性。作家和读者都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活生生的人,也必须受到现实的约束,因此文学语言的自由性受到挑战。

文学语言的音乐性

音乐性是和形象性、情感性融合在一起的一种语音形式特征,体现在丰富、和谐的节奏和韵律上,这种节奏能使作者的情感表达得更加充分,能给读者造成强烈的感官效果,尤其在读现代诗时。以我们所熟悉的戴望舒的《雨巷》为例,诗歌具有韵律美,诗中多数押ang韵,读来朗朗上口;诗歌具有反复美,ang和ou交替出现,巧妙地运用了声乐练习中的练声方式,符合语言的音乐性;诗歌富于节奏美,长短句的交错出现,短促中流露出旋律美,长句富有深情,短句则更显节奏感,整首诗高低交错,抑扬有序,读来朗朗上口,给人留下余韵无穷之感。

三、结语

语言的发展对人们思维方式的转变起着很大的作用,现代文学语言的形成和定型与之密不可分。文学语言与生活语言、科学语言虽有联系,但更多的是区别,文学语言所具有的艺术特征是其他语言所没有的。现代文学语言在形式上的创新使其能更好地实现文学的艺术性,让读者更好地体会文章的情感深意。要想较好地阅读、欣赏文学语言,唯有正确、深刻地理解和领悟其中的情感表达,只有这样才能有所创新,才能促进现代文学语言的发展。

作者:王韦皓 单位:四川电影电视学院 四川商务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人文主义思想现代文学论文

一、人文主义思想对西方现代文学主要流派的影响

1.表现主义

表现主义是一种现代主义流派,其作品的特点主要是针对主观精神和内心世界的描述。探索一切事物的本质,其重点在于表现人的灵魂,要求超越人的行为。表现主义通过风格迥异的人物形象对其不同境遇的感悟来表现西方现代社会存在的弊端,从而给人们敲响警钟。通过人类自身的思考和社会的启发来改变传统的文学观念,着力于这种文学形式,得到了充分的反映。

2.意识流

意识流文学主要是通过一定的语言表达,以经历人类主观生命的世界,其是一种自由流动的意识。意识流作品实现了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有机融合,从而组成主观心理时间,其打破了传统时间观念的顺时序,且随着人物心理时间的变化为脉络。从人文主义角度上看,意识流作家更侧重于表现人物意识的本真,主要以其心理暗示为主,挖掘人物内心深处的世界。

意识流文学主要包含了人类对于梦想的追求,其呈现出了一种新的时代精神。其表现对象主要是针对典型的人物形象,折射出现实生活,倡导人们面对真实的自我,着重表现人的下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的内心世界。意识流文学主要根据意识活动的逻辑,安排小说段落的先后顺序,大量采用各种写作手法,来丰富文学作品的内容,提高文学表现水平。

3.象征主义

象征主义主要强调了人的心灵象征是世界,侧重于“感应”的描述,在神秘感和通感的定义上,浓墨重彩。他将创造的象征分成两种形式。

选定某一特定的对象,经由一系列的检测,完整地展示某种心灵状态;

适当利用文学暗示,逐渐呈现某种心灵状态;在现阶段,由于社会的不稳定状态,导致人们对宗教思想失去了信任感,这就促使他们的文学作品仅相信自身内心的召唤和感受。

4.存在主义

存在主义起源于20世纪初的一场法国文学革命,其将人的存在当作首要探讨的问题,其涵盖了重要的人文主义思想。其中,萨特作为代表人物,认为存在是在本质之前产生的,其倡导自由选择。他将存在视为在社会环境中遇到的危机,根据面对方式的不同选择,其结果也天差地别,人们应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解决方式。存在主义文学很大程度上融合了现代写意和传统写实这两种艺术风格,具有创新性。其肯定了人的价值,并着重分析了人类应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中坚持自我和保持尊严。5.超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是由达达主义演变而来,其认为文学是超现实,也就是梦幻与现实的产物,即为绝对现实。其宗旨是与现实脱离开来,返回原始状态,彻底否认了理性的作用,强调了人类下意识和无意识的活动。超现实主义作品追求独特和奇妙,采用大量新颖的比喻,内容丰富多彩,但是,其也存在一定的弊端,由于写作手段的大量运用,导致读者很难体会其中的深意。

二、结语

综上所述,人文主义的文学阶段和脉络与西方各流派息息相关,这阶段的各流派文学主要侧重于唯心主义,重视人的情感,涉及到非理性和无意识精神。由于该阶段的文学作品强调唯心理论,导致部分片面观点的产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文学领域的发展。但是,我们应客观地分析这一思想,深刻认识其在西方文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作者:刘子瑜 单位:东北石油大学人文科学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个性解放现代文学论文

一、个性意识的觉醒

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都是以诗词歌赋为主,小说的雏形都是笔记形式,只是记录了一些稀奇事而已,没有详细的故事情节。直到宋朝才出现一些话本,记叙的是一些发生在民间的逸闻趣事。在封建社会,封建礼教和传统文化带给大多数中国人的只是一些最低级的生存满足,没有真正的生命意识和个人价值。这也是中国古代文化最缺乏的文化精神。在鸦片战争之后,到了梁启超时代,终于大声疾呼了。他疾呼中国人赶紧觉醒,认识到中国民族的落后与衰败,并认识到落后衰败的根源是两千年来的封建帝制和封建礼教。随后,五四运动的兴起,新文化运动高举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追求个性解放,提倡婚姻自由,这一下彻底激活了中国青年的生命意识,开始重视个人的权利与价值。中国现代文学的个性解放从此开始在一些作家的作品中出现。

二、现代文学的个性解放先驱

现代文学的个性解放有两个含义,一个是人性的解放,指的是所有人,还有指的是女性个性的解放,主要是女性对爱情婚姻争取自由的斗争。最早提出个性解放的文化人是陈独秀,他主办的《新青年》杂志,是新文化运动的阵地,藉此发动了新文化运动,提出“个人主义、自由精神、个性解放”的人生价值取向,影响了千万个热心青年。人性解放在现代文学中最早表现的是郁达夫和鲁迅。由于我国受封建礼教束缚历史太长,在五四运动之后,一些青年和文化人是觉醒了,但大多数人虽然活在新时代,思想还是封建的。为了唤醒人们的意识,鲁迅先生、胡适、叶绍钧等人又用文学作品开始了他们的思想启蒙运动,这时候鲁迅先生《狂人日记》《阿Q正传》正是揭露旧礼教对人的毒害以及国人的麻木思想的。紧随其后的老舍也在作品《老张的哲学》《二马》《赵子曰》中,以幽默而痛切的笔调揭露中国的弱国地位及其各种病相,批判中国文化与国民的弱点,以期唤醒国人对自己的反省。后期巴金的《家》的出现,对唤醒国人的思想意识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三、现代文学女性的个性解放和反传统的形成

五四运动前期,现代文学中宣传个性解放的大多数是男性作家,像胡适、鲁迅先生,他们的作品中忧国忧民,试图唤起整个中华民族的思想觉醒。也是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现了一大批女性作家,她们用女性的视角审视女性内心,塑造出一大批具有反叛传统的、追求个性解放的女性群像。对于女性个性解放和反传统的描写,沈从文的小说表现得也多,他的小说不仅有城市知识女性,还有湘西小城和乡下的女性。在沈从文的短篇小说《都市一妇人》中,描写了一个出生平民的女人,因为偶然的机会成了一个老外交官的养女。刚成年就为爱情背叛家庭离家出走,但男方后来却抛弃了她。女人回到养父家,又结识了一个总长,为了能继续自己的奢华生活,她情愿做妾,但又好景不长,总长死了。女人做了暗娼后又嫁给了一位将军,将军不久也死了。后来她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小的青年军官,因为害怕自己很快老去,又要被抛弃,自己将丈夫的眼睛弄瞎了,只有这样才能长久地将心爱的人留在身边。

在表现女性反传统的作品中,曹禺的话剧《雷雨》也是里程碑似的作品。女主角蘩漪虽然生活在养尊处优的周公馆,是周朴园的太太。但优渥的生活并不使她满足,她有自己的追求,那就是爱情。在遇到名义上的儿子周萍之后,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可这种乱伦的关系是不被世人所容的,蘩漪自己也清楚,却还是死死抓住这唯一的希望不放,直到发现周萍爱上了比她年轻,比她更适合周萍的四凤之后,她终于崩溃了,也暴发了,最后毁灭了。她的这种追求显得有些过于自私和疯狂,可是处在她的地位却只能有这样的命运。在表现女性个性解放和反叛传统这个主题上,五四运动后的作家们还用个性化的视角重新演绎中国古代女性的反叛传统的精神,着重表现她们的内心渴望。在传统的文化中,女性一般分为三类:红颜锅水、贞女烈妇和慈母女神。但一些作家却用个性解放的思想赋予传统女性新的生命。冯乃超的《傀儡美人》颠覆了传统的“褒姒覆周”的定论,将褒姒塑造成一个纯洁的,不甘于被男性玩弄的有个性的女子;欧阳予倩的《潘金莲》否定了“武松杀嫂”的正义感,将潘金莲塑造成一个有个性有追求的女子,就是杀死武大也有她的原因;郭沫若的《王昭君》一改过去那种昭君被动出塞的格局,将她描写成一个宁愿去匈奴受苦,也不愿做皇帝的玩物的烈性女子。张爱玲的《霸王别姬》以虞姬为主角,她的乌江自刎不是为了减少项羽的负担,而是她明白,跟随项羽多年,活着为了项羽,死还是为了项羽。可是如果项羽成功了,还会像以前那样对她吗?他可能给他一个高贵的名分,却禁锢她一生。而项羽失败了,她活着很可能是刘邦的性奴。因为明白了自己的价值,所以虞姬选择了死亡。

作者:陈潇 单位:平顶山教育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