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时花溅泪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诗歌大全 > 诗词歌赋 > 正文

再一次将文字浅写,把岁月感叹,思念缱绻揉于字里行间。

图片 1

感时花溅泪

       
淡淡素笺,浓浓墨韵,典雅的文字,浸染尘世情怀;悠悠岁月,袅袅茶香,别致的杯盏,盛满诗样芳华;云淡风轻,捧茗品文,灵动的音符,吟唱温馨暖语:放飞的思绪,漫过四季如歌。读一段美文,品一盏香茗,听一曲琴音,拾一抹心情,指尖轻轻敲打,漫漫放飞心情。

表达心情不好的古诗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9-10-25

1、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李璟《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

2、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李清照《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3、今日山城对垂泪,伤心不独为悲秋。——李益《上汝州郡楼》

4、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斑红泪滴。——韦庄《木兰花·独上小楼春欲暮》

5、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

6、无情有恨何人觉,月晓风清欲堕时。——陆龟蒙《白莲》

7、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8、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韦庄《女冠子·四月十七》

9、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倪瓒《人月圆·伤心莫问前朝事》

10、送君归去愁不尽,又惜空度凉风天。——王昌龄《送狄宗亨》

图片 2

11、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曾几《苏秀道中》

12、参军春思乱如云,白发题诗愁送春。——欧阳修《春日西湖寄谢法曹歌》

13、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韦应物《送杨氏女》

14、伤心庾开府,老作北朝臣。——司空曙《金陵怀古》

15、春去秋来也,愁心似醉醺。——欧阳炯《巫山一段云·春去秋来也》

  • 1
  • 2
  • 下一页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或跌宕,或深情,或悔恨,一点一点,一丝一丝,静静悠悠地沉淀……

白兰花

唐朝天宝十四载十一月上旬,安禄山勾结另一胡人史思明发动叛乱,一个月后即攻占东京洛阳,在那里称帝。第二年六月,叛军向西攻破潼关,唐玄宗仓皇逃离长安。安史之乱使诗人杜甫进一步遭了难。他先把妻子儿女搬到奉先北面的白水县,请亲戚照顾,不久叛军攻陷长安,他们又跟着大批难民逃难,来到羌村。

       
今生,风烟流年,执手红尘,朝朝暮暮,凝字为爱。母子相依,如斯眷恋,您是吾独守的温暖,怎能忘那,千般叮呤,万般嘱咐。那日,长空阴晦,如我的心情。踩着碎碎的感伤,两眼含霜,有风吹过,寒依然。闭上眼帘,总浮现您慈祥的笑容,千年红尘,就在这一刻泛起绵绵情愁,吾的世界开始下雪……

一个人默默地生活。

     
 这株残败的花是白兰。昨天下午看到她的时候,是在某机关后院不起眼的角落里。

这时,传来了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的消息,这就是唐肃宗。杜甫打算到李亨那里去出力,便于八月独个儿离家向灵武进发。

       
背影银髮,螨跚步履;扶杖伫立,观云淡天高;醉殁西郊,我吹箫,欲挥毫;传字哀悼,祭一世依恋,泪把烛火摇;流年轮回,葳蕤已覆秋水蒿。苏幕遮,为母举觞酒为歌;醉花荫,潺湲凄寒伶仃过;金缕曲,经卷浮坱落几多;鹧鸪天,凝眸送进前生缘……烟雨渐远,冷月铅华略泛浅,怎怜?怎眠?

有目标,却迷惘了方向。

     
 其实,我爱白兰,不只因为她的漂亮,更因为她的气质。我觉得,她对我有一种无可名状的吸引。因其无可名状,似更加难以抵御。

他刚离开羌村,该地就被叛军攻陷了。他虽然担心着妻儿的安全,但为国出力的思想支持着他继续向八九百里外的灵武前进。这天,杜甫正夹在大群逃难的百姓中赶路,突然迎面驰来大队叛军,把杜甫和许多人抓起来,押回长安一个叛军营地,逐个审问。一个叛军头目问了杜甫姓名籍贯后,便喝道:“你当过什么官?快说!”

       
情切切,意深深。慈母爱,印双心。拼却痴心逆俗尘,飞鹰解情越南北。母意浓,儿心痴。千般娇,万般怜。纤手相拥,柔情相偎。缠绵意最痴,缱绻儿相依。一颦一笑系吾心,一言一语暖吾怀。最是今生未了缘,泪滴成冢怨孟婆。误尽几世佛前愿,劬劳未酬已成空。恨悠悠,意不休。

静静的时候总可以听见,那似水如风般的流年从身边呼啸而过。

     
 有段时间,我有家画店,店前是安静的院落。那时,我曾想在门前植两株白兰,想象着每株都该一人那么高,修长的杆,伞状的树冠,长在那种老式的灰陶瓦盆里,屋门左右各摆一株,暖和的时候搁在屋外,严冬的时候要搁在屋门里头。白兰长得漂亮,香气也清新淡雅,却不是容易养的植物,喜欢温暖和阳光,需要悉心伺候……

杜甫忙说:“我是个穷读书人,普通的百姓,还没有考中。”

       
煮一杯酒,温热冰封的心肠,饮不尽世间聚散离合的沧桑;闭一扇窗,掩不住满目悲伤,谁还在云幕那端浅浅吟唱;透过天色的红妆,您是否是殷殷眷顾儿孙之前的模样。梦醒过来,寂寞就无处躲藏,您是否还在一样念念不忘您的儿郎?

记忆里那绵雨的日子,潮湿了我的思念。今日艳阳里,风吹乱了我的思绪……

     
 想着想着,还真在北闸口的狗市上遇见过两株白兰,正合我的心意,但因主人是位老者,不愿送花上门,我又觉得这花儿有些娇贵,伺弄起来较麻烦,竟犹豫起来,去看过两次,第三次看的时候,已经被别人买走了。一对心仪的花儿,就在我的犹豫中被错过,想来还蛮失落的。

这年他四十五岁,可由于生活艰难,看上去倒是六十多岁;而且他刚当了两三个月的右卫率府兵曹参军,是个不起眼的小官,大多数人不认识他。所以,叛军没怀疑他的身份也没关押他,把他撵出了营地。杜甫回到自己在杜陵的旧屋住下来,出去找老朋友郑虔、苏司业等,才知早被叛军抓到洛阳,不知死活。他想方设法打算逃出长安城,可是京城周围一带都由叛军密密麻麻守卫着,特别是后来,叛军得知唐肃宗已由灵武移驻凤翔,更加戒备森严,因此杜甫经过几次努力,都没能脱身西行。

       
思亲泪深,天涯苦远。一缕叶落秋风残。苦海无边,回头怎是岸?过尽千帆,怎可回首曾归处?空悲切。独望千年的遥远,执念回忆的深陷,轮回的终点可不可以不说再见?寂寞的沧桑惹的谁人断了柔肠?泪眼的背影隐藏了谁人的思念?穿越了千年的忧伤,谁将吾的最后一滴泪埋葬?

记得,他年前的夏天,那似血残阳拉长了我消瘦的影子。

     
 前不久,在熊耳河畔散步。走到玉凤路桥头,看到有个中年男子在卖花,细看就有两株白兰,虽不及上次错过的修长文雅,却是茂盛葱笼的样子,有着青春的活力。的确喜欢,心动了几下,又觉得添丁进口,有悖于自己中年之后要做减法的人生原则,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

转眼之间,半年多时间一晃而过,明媚的春天又到了。三月里,长安尽管被叛军糟蹋得残破不堪,在杜甫看来,这山河土地仍旧是属于大唐的;春天已经来到都城,芳草萋萋,树木欣欣向荣,杜甫却一点也快活不起来。清晨,他望望杜陵一带的野景,五颜六色花朵上的露水迎风纷纷落下,他看着真像是在为战争带来的苦难而流泪一样。唧唧喳喳的鸟叫声,更加勾起杜甫思念亲人的心情,他总觉得连鸟儿也在为人们的生离死别而胆颤心惊!

       
迫于寂寞有染,无妨孤独等待。徒留奢望在心。破碎心扉在己。轻声叹,许下几世繁华,美如卷,抵不过逝水流年。若能母子长相伴,在醉几杯又有何妨?逝水如烟,爱欲迷眼。画地为牢,锁心清寒,母去已。纵似焰火硝烟,凄迷处。能与日夜几何?您虽有父亲相伴,儿却不能在您侧,言笑陪欢!

一个踱步在夕阳里的落寞影子,每次的回忆里画面仍依稀可见。

     
 遇上心仪的她,从几年前的错过,到如今的放弃,我想自己真的是有些老了。沒想到,再次在别处看到残败的花儿时,还觉心动,生出这么多感慨,想带她走,想给她疗伤,想看她回到青春的样貌,因为她仍是我的所爱呀!

杜甫触景生情,吟了一首非常沉痛的五言律诗《春望》前半首是这样的:

       
流韵婵娟梦花楼,独享枫叶燃花香,寒衣温雪山,年少不识愁滋味,醉饮血欲停旧楼,染蒹葭,言已尽,命忧天,心空焚,寒序留恋明心迹,挥袖一笑,醉贪命犯一丛菊,心已乱,才叹母去难寻回。

还有那个凉风瑟瑟的秋天,盘旋的落叶忧郁了我的眼眸,冗长了我的感伤……

     
 想着想着,也就离开了。多年后的我,依旧是犹疑的人吗?人的一生,在不断的犹疑中,究竟要错过多少美好?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残觞酒凉,彼时西窗,玉屏风上悲白发,坐对铜镜贴花黄,薄唇点绛,影斜云纱窗,“梧桐叶上已三更。”反手琵琶语,弦月满西楼,绒雪沾衣袖。魂醉依旧,江畔枯柳,摇落繁华几时休?欲寄离愁,此生盼母难回眸

今天蓦然发觉自己,已不再为四季的轮回更换感叹时光不再,不再轻易脸颊一线暖,伸手擦拭入手的却是一片湿润。

杜甫漫步着,继续想道:战火已经接连燃烧了两个暮春三月,家中长期音信全无,如果这时收到一封家信,那真该值上万两黄金了。然而眼前怎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他无可奈何地抬手抓头上的白发,觉得白发越来越短,已经差不多插不上簪子了!于是,他续写了下半首: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淡墨香,倾城颜那一世的天荒地老,轻轻地弹开身上的烟尘,模糊的思绪为您画上一道浅搁,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望乡台上的誓言中,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故园低语的叮嘱里,是谁描绘了人情世故的悲哀,在乱世里蔓延;让儿在残局花季,在午夜中倾诉,让儿的泪水,在流年里飘洒。

放眼望去,没有万家灯火的暖,唯见街边霓虹的凉。

杜甫觉得,老是困在长安城里,只能浑浑噩噩过日子,总不是办法,就到处托人帮助自己脱身。不久,他找到了大云经寺的住持和尚赞公。赞公十分支持杜甫,对他说:“施主请在这里小住,待老僧替你安排。”几天后,赞公拿出一套僧服让杜甫穿上,领着他偷偷混出了城门,再由预先派出的一个和尚,为杜甫探明了前路大致情况。这样,杜甫终于脱身西行,到凤翔去了。

耳畔,依然是那首属于校园记忆,历年来从未更改的爱曲——《狗尾草》。最有感触的就是歌中突然嘶声力竭地一句“怎么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

就是这样一首又一首略带往日温馨的歌在维持漫漫无眠的夜。

这应该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度,却有屡屡惆怅萦绕心间。突然觉得好冷,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在这个不眠的冗长之夜,像一个没有一丝人间烟火的世界。轻轻抱枕,却发现一种晶莹在枕上滴落。

回首望去,那来时的路,时不我待,已蒙上了一层厚厚尘埃。有一种路,总叫你不禁频频回首。每一个脚印都能划出一道伤。

慢慢的,麻木了,淡然了。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成长,所谓的成熟。

面无表情去对待在乎的,但心里却还是充满暗涌与痛,喜怒不再行于色。

慢慢的发现,就连自己也已不认识自己,在不经意间穿上了一身厚厚的伪装。

每当心情低落丧志萎靡的时候,无所谓那酒杯浊药。饮尽清酒万般苦,依不解人生无奈的凝注,肆意的音乐,响彻着夜的未眠,妩媚的笑颜,刺痛了多少人的泪腺。

我不再是那个肆意轻狂的少年了,不再是那个以为有了梦想就拥有了一切少年。轻易地对自己妥协,纵容了自己。社会尘封了我所有的幻想,埋葬了我的梦。

留下的只是一个躯壳在时间的长河里随波逐流,言不由衷。也许一生就这样世俗地慵慵而过。

对那未知的前途有着恐惧,可是未来,总要来。

在那些单纯怀揣梦想的年幼,总是嘲笑飞蛾扑火的愚昧。

现在才明白,我们才是可笑的懦夫,它们可以拿出必死的勇气去追寻那片光明,拥抱那份温暖。

而我,不能,只是以一颗麻木的心默默的承受所有的一切。

文/透世文学社 吴艺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