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

摘要: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讲述商界争斗,挖掘其中深层人性的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5月31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该作品作者为商业调查师,其作被认为开辟了中国当代现实题材小说的新边际。《国贸三十八层》讲

图片 1

摘要:
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沙浪河的涛声》。这本书出版于1979年早春,正值文革风暴后文艺复苏的初期,时过三十多年,早已沉寂于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作者走过了数十年创作岁月之后,回首昨日,想到这部试笔之作艰难的写作
… 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沙浪河的涛声》。
这本书出版于1979年早春,正值文革风暴后文艺复苏的初期,时过三十多年,早已沉寂于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作者走过了数十年创作岁月之后,回首昨日,想到这部试笔之作艰难的写作过程和曲折的出版经历,倒是颇有些趣味,兴之所至,便想提笔写一篇文章来。
这本书讲的是解放战争时期敌后游击队地下斗争的故事。我的家乡豫东农村是有名的革命根据地,在我爱好文学之初,就搜集到好多革命斗争故事,很想写一本长篇小说出来。于是,写这部小说就成了我文学道路的开端。
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大地正在面临着一场狂风暴雨,举国上下已没有一本文学刊物。我的小说写到两万多字,只得暂时放下了。那时候,我的一些文学朋友听到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说是新疆在大量收人。为了文学,我们都想到大西北去开阔眼界,阅历新奇的生活。于是,我们几个好友毅然踏上万里长途,远走天山,加入了涌向大西北的盲流大军,去浪迹天涯。
在边疆辗转两年后,我又来到河西走廊,在张掖农村扎下了根。当生活稍为安定一点后,我的文学梦又催促着我拿起了笔。这时我的手头已没有以前写下的一页稿纸,但原先那些人物依然活在我的心里,他们甚至一天都不曾离开过我。那个寒冷的冬天里,我在农家小土屋里伴着一盏小油灯,一口气写出四万多字。这便是那小说的第二稿。那时写出稿子也无处可投,就又回过头来写第三稿、第四稿。每写一遍都增加一些人物和情节,增添一两万字,第五稿已写到十万字,小说中多半情节都是虚构出来的了。小说的名字也变了几次,最后定名为《拂晓》。
当我写出第五稿时,手中拥有10万字,岁月的车轮已到了70年代中期,我斗胆将我的小说寄往作家出版社。
稿件寄出去许久没有一丝消息。大约过了一年多之后,我意外听到一个讯息,说是有两个北京的编辑来西北出差,路过张掖,曾向当地政府部门了解我的情况。啊!那一定与我的稿子有关。我心里也明白,那时发表作品要对作者进行政治审查的,我本人虽无任何污点,但我的家庭出身是地主成分,仅这一条就够要命的了!
那时候真是太苦太苦了,我在苦难的生活中奋力挣扎,把文学视为自己的生命。对我来说,文学就是遥远天际的一束火光在召唤着我。在那几年中,我不只是写一部《拂晓》,与此同时还写着另外三个中篇。我采用车轮战法,一遍一遍地轮流写这四部稿子,当四部小说都写完一遍之后,就回过头来再开始一个新的轮次。当那几部稿件都写了多遍之后,我把一部六万字的《河西走廊歌》寄到甘肃人民出版社,另一部17万字的长篇《第一步》寄到上海人民出版社。那些年间,偶尔也会闪现出一点让我欣喜的讯息,例如张掖县文化馆曾收到上海出版社发来的公函:“你处田瞳的作品《第一步》有进一步修改基础,请将该同志的情况涵告我们。”继而甘肃人民出版社也直接给我来信说,我的中篇《河西走廊歌》已送领导审阅。这些好消息都让我孤寂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可是,谁能给我负责呢?我的作品只能被打入冷宫,再无下文。
幸好,历史的车轮转到了1978年,天空终于放晴了!那年春天,我带着《拂晓》第六稿来到兰州。此时这部小说已增加到17万字,是一部长篇的规模了。我到兰州,接待我的是出版社文艺编辑室的张正义老师。那时节政治空气已宽松许多,出版社决定留下我修改这部作品,不过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极左的阴影尚未散尽,只怕在某个环节上出了差错而节外生枝,于是采取了一个“曲线”策略,先往我所在的县上发一公函,说要调你县作者田瞳来出版社修改作品,过了三天又发出第二封涵,说是你处作者田瞳正巧回河南探家路过兰州,我们把他留下改稿了。这一策略无非是走个过场,事实上这事也无人追究,我就安心留在兰州投入写作了。
出版社把我安排在兰州战斗饭店,吃住全包,并派张正义老师担任我的责任编辑,陪着我住在饭店。那个明亮的春天,我的写作状态出奇地好,面对着我的17万字,我又拟了一个新的提纲,重新从第一个字写起。写作进展异乎寻常地顺利,每天,我的笔一飞起来就停不住,根本就不需要再想,小说情节在稿纸上自然流淌,并汹涌地冲破了我拟定的提纲框架,有好多情节都是自己临时跳出来的,完全不受我的节制。
我在战斗饭店明亮的房间里奋笔疾书,整整两个月里,除了到楼下吃饭,没下过楼一步。两个月奋斗,终于写完了!17万字变成了27万,一部沉甸甸的长篇,最终定名为《沙浪河的涛声》。那时印刷还是手工排版,速度极慢,稿子在印刷厂度过了多半年时间,等到书印出来已是1979年2月。据说那是甘肃省建国以来的第四部长篇小说。第一版印了10万册,第二年又加印7万册。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同步安排了长篇小说连播节目,连续播出了三个多月。当然,这本书一出来,我的文学道路上又生出许多新的故事,不过那已是后话了。

摘要: 商报记者
卢圆媛北京图书订货会,向来被视为出版行业的风向标。日前为期3天的图书订货会落幕,共展示图书50万种,举办各类文化活动180余场。各出版社的精品图书轮番登场,让读者在这一年里,能感受不同风格的“开卷
…商报记者
卢圆媛北京图书订货会,向来被视为出版行业的风向标。日前为期3天的图书订货会落幕,共展示图书50万种,举办各类文化活动180余场。各出版社的精品图书轮番登场,让读者在这一年里,能感受不同风格的“开卷有益”。名家新作井喷登场

摘要:
在电影的世界里,汤姆·汉克斯扮演过很多角色,从律师到宇航员再到棒球经理,不过在2017年,他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角色——作者!当地时间本周二,出版商索尼·梅塔宣布,汤姆·汉克斯创作的第一本小说《Uncommon
Typ …

图片 2

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开辟类型化小说新疆域 高凯 摄

图片 3

图片 4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讲述商界争斗,挖掘其中深层人性的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5月31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该作品作者为商业调查师,其作被认为开辟了中国当代现实题材小说的新边际。《国贸三十八层》讲述同在北京国贸38层办公的费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SP律师事务所、香港快阔投资公司的三个女前台,无意中被卷入金融案中案,从一桩普通的电信诈骗到商业谍战,从北京到香港,一路悬念不断、意外连连、惊心动魄,结尾更是出乎意料。作家出版社总编辑、著名评论家黄宾堂认为,“《国贸三十八层》本身的故事足够引人入胜,可贵之处在于作者还是把重点落在人物身上,在这种高速运转的博弈当中,人的品性,人的价值观,人的丰富性得到彰显。”他指出,“永城的小说丰富了我们文学表现的边际,在商战这一领域,其专业性,知识性,趣味性,审美性我觉得都揭示得非常好。”中国作协委员、评论家梁鸿鹰表示,“《国贸三十八层》总体来看是一种类型化的写作,作者以故事情节的推进来谈的诉求,过程中挖掘了人性,挖掘了当今社会对于人心里投下的那些阴影。我觉得类型化小说的发展跟我们社会生活的密切发展是有关系的,跟我们职业分工的更加细密有关,另外也说明了中国文学进一步融入了世界文学的发展。”他指出,类型小说的成长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能够看到,有中文之外学习、工作背景的写作者恰恰成为了作品的中坚力量,这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现象。梁鸿鹰以《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为例称,“国外类型小说的发展来讲,有多种知识积累背景的写作者往往才能成为类型小说它的中坚力量,分析丹·布朗所具有的知识储备和素养储备,他知晓考古学、美术史、密码学。”回到《国贸三十八层》,梁鸿鹰说:“不知道行业的内幕,不拥有商业运作方面的一些经验和知识,是不可能支撑下这个小说的,不可能给人那么多惊喜。社会的发展,现代化快速的推进给了这个类型小说更好的发展空间。”

北京6月1日电
讲述商界争斗,挖掘其中深层人性的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5月31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该作品作者为商业调查师,其作被认为开辟了中国当代现实题材小说的新边际。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八年》

汤姆·汉克斯

《国贸三十八层》讲述同在北京国贸38层办公的费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SP律师事务所、香港快阔投资公司的三个女前台,无意中被卷入金融案中案,从一桩普通的电信诈骗到商业谍战,从北京到香港,一路悬念不断、意外连连、惊心动魄,结尾更是出乎意料。

92岁高寿的黄永玉又推出了一套猴票,还推出了新书《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八年》。这是黄永玉预计300万字巨著《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第二部。《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是黄永玉创作的一部体量巨大、内容厚重的长篇小说,计划由三部分组成。冯骥才增写、修订的《俗世奇人》在图订会期间也与大家见面。不仅收录了《泥人张》《好嘴杨巴》等旧作,还增加了最新创作的《神医王十二》《燕子李三》等18篇短篇小说和作者亲笔所画的39幅精美漫画插图。还有王安忆的《匿名》、北京出版集团精心打造的12卷本史铁生全集……在图订会期间,名家新作集中喷发。

在电影的世界里,汤姆·汉克斯扮演过很多角色,从律师到宇航员再到棒球经理,不过在2017年,他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角色——作者!当地时间本周二,出版商索尼·梅塔宣布,汤姆·汉克斯创作的第一本小说《Uncommon
Type: Some
Stories》,将于今年的10月24日上市。汤姆·汉克斯的这本书中讲述了17个小故事,书中的故事主角,有的是离开内战家乡前往纽约发展的移民,有的则是成为亿万富翁的保龄球手。今年7月就将年满60岁的汤姆·汉克斯,自从2015年以来就一直在创作这些故事。“过去的两年我一直在创作这些故事,”他在一份通告中表示:“我在纽约、柏林、布达佩斯和亚特兰大拍电影的时候,抽空就会写这些故事,在召开巡回发布会期间,我在酒店里创作这些故事。我在度假的时候写,坐飞机的时候写,在家里的时候写,在公司的时候也写。当闲出档期的时候,我更是在写,我每天都从早上9点写到中午1点。”索尼·梅塔称赞这本书是“一个成功的首秀”,他表示:“我对这本书中讲述的故事,以及汤姆·汉克斯在书中所展现的幽默和人性感到兴奋,这是一次成功的首秀。”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著名评论家黄宾堂认为,“《国贸三十八层》本身的故事足够引人入胜,可贵之处在于作者还是把重点落在人物身上,在这种高速运转的博弈当中,人的品性,人的价值观,人的丰富性得到彰显。”

图片 5

他指出,“永城的小说丰富了我们文学表现的边际,在商战这一领域,其专业性,知识性,趣味性,审美性我觉得都揭示得非常好。”

IP女神继续抢手2015年堪称影视IP“元年”,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几乎从年初播到年末。在此次图订会上,不少写青春文学的“女神”们,依然有“大招”与读者见面。辛夷坞的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因赵薇将其搬上银幕走红,此次她通过白马时光推出了新作《我们》,并且已经深度参与到自己原著小说作品影视化。根据丁墨小说《他来了请闭眼》改编的电视剧不久前刚播完,在图订会上她透露,自己的另两部作品《如果蜗牛有爱情》、《美人为馅》已开始筹拍,其中《如果蜗牛有爱情》已确定由琅琊榜原创团队制片人侯鸿亮监制,其中男主角已确定由王凯主演。此外,顾西爵则在图订会上宣布将出任其作品《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的联合编剧。书海沧生虽然可能在名号上不及前两位,但是她在2016年将推出早红遍网络的作品《十年一品温如年》的实体书,她表示目前影视作品也在投入拍摄。

图片 6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开辟类型化小说新疆域
高凯 摄

图片 7

中国作协委员、评论家梁鸿鹰表示,“《国贸三十八层》总体来看是一种类型化的写作,作者以故事情节的推进来谈的诉求,过程中挖掘了人性,挖掘了当今社会对于人心里投下的那些阴影。我觉得类型化小说的发展跟我们社会生活的密切发展是有关系的,跟我们职业分工的更加细密有关,另外也说明了中国文学进一步融入了世界文学的发展。”

业界解读:今年是长篇小说的大年在此次图订会上,传递出了不少关于出版图书的信息,记者昨日采访了出版界专业人士,为读者解读业界动态。在图订会上,人民文学出版推出了黄永玉、冯骥才以及路内的作品,人文社策划部主任宋强告诉记者,这三本都属于原创的作品:“我们非常重视原创,原创是中国文学未来发展的希望所在。”他介绍,人文社今年还将推出的原创包括贾平凹的《极花》,以及虹影的长篇。就行业来看,宋强指出,今年是长篇小说的大年,会有一个集中爆发的现象。IP,是从出版到影视,被提及非常多的话题,去年一片好口碑的《琅琊榜》就是根据北京白马时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版的图书改编。昨日记者也采访了该公司市场营销部总监林小木,她表示:“2015年出版界、文娱界,包括很多互联网+的行业都称为“IP元年。这无疑是对前些年不少出版机构对于文学实体书市场前景的担忧的现实逆转,对于手握IP权益的作家本人和出版机构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推荐阅读:IP热:玄幻类小说受网游厂商喜欢:
力推千部网络小说:

他指出,类型小说的成长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能够看到,有中文之外学习、工作背景的写作者恰恰成为了作品的中坚力量,这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现象。梁鸿鹰以《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为例称,“国外类型小说的发展来讲,有多种知识积累背景的写作者往往才能成为类型小说它的中坚力量,分析丹·布朗所具有的知识储备和素养储备,他知晓考古学、美术史、密码学。”

回到《国贸三十八层》,梁鸿鹰说:“不知道行业的内幕,不拥有商业运作方面的一些经验和知识,是不可能支撑下这个小说的,不可能给人那么多惊喜。社会的发展,现代化快速的推进给了这个类型小说更好的发展空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