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源信息:古典仙侠小说推荐《伐魔录》

摘要: 据安徽商报消息
5月21日中午,在岳西县鹞落坪自然保护区海拔1500米的密林深处,安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中药专业的师生们正在参加野外实践教学。其间,偶然发现了三株近乎透明的奇怪植物。其中两株生在一起,另一株长在

摘要:
小说,读来容易,评则困难。一本小说,好看与否,这是多数人都能回答得出来的。可好在哪儿?不好的话,又是败于何处?对此,很多读者恐怕就一头雾水了。毕飞宇的新作《小说课》,则能让读者对小说的写作有更多了解。

摘要:
昨天,贾平凹创作的最新长篇小说《极花》首发。小说写了一个从乡村到城市的女孩胡蝶,从被拐卖到出逃、最终却又回到被拐卖乡村的故事。《极花》不仅保持了作家的既有水准,而且在写作方法上推陈出新,是贾平凹创作中

摘要: 《伐魔录》内容简介:这是个妖魔与人共存的时代。
人间的君王还在为了自己的权力和私欲而纷战不休,兵戈不止,一直窥伺世间的妖魔却已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了。他们,要做这锦绣河山的帝王;他们,要当这繁华尘世的主
…《伐魔录》内容简介:这是个妖魔与人共存的时代。
人间的君王还在为了自己的权力和私欲而纷战不休,兵戈不止,一直窥伺世间的妖魔却已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了。他们,要做这锦绣河山的帝王;他们,要当这繁华尘世的主宰。而人类,只能是他们的食粮和工具。
华夏沦丧岂心甘?妖魔横行怎束手?勇士聚甲,豪杰奋威,从此开始了讨伐妖魔的漫漫征程。本书已有近六十万字,而且基本能维持周一到周五的更新。这书的背景是南北朝中,前秦和东晋的时期,目前书中正好写到符坚推翻暴君符生,虽然本书分类在玄幻,但是不乏有历史名人出现,如王猛、谢安等人,当然目前也大多是略有露面而已。文中人世有两道,一个是人间道,是正常的世界,武功卓绝者有双绝五勇。而另一个是伏魔道,专门铲除危害世间的妖魔。这书对于武力体系控制的很好,人间普通武者遇上有法术的妖魔很有可能无法抵挡,而伏魔道的人有方法对付妖魔,但却在武力不一定比得过人间道的武者,三者实力相互制衡,但也有互相渗透,人间武者有资质的,很有可能加入伏魔道,而妖精之中,不通过血食修炼的也有成为伏魔道中的一员。此书行文流畅,人物对话见颇有古风,能完整表现不同人物性格,可见作者对先秦乃至魏晋时期文化颇有涉猎。但文中也偶有硬伤,比如东晋时期居然会有烟花啥的……鉴于本书放在玄幻,而小小瑕疵不影响阅读,所以大可忽略这本书一反仙侠文中那种动不动打得天崩地裂的状况,很好地将人间世俗与伏魔道交融起来,而且由于武力体系限制,也不会出现杀人夺宝的事宜。而关于主角,主角一出场便是武林高手之一,而且是神兽化身,法术修炼得心应手,为人侠义而又有魏晋世家子的风范,年近三十,仍然是处男……在看厌了诸多沙发果断的主角后,很需要像本书主角这么一股清风阅读地址:

摘要: 3月16日,作家萧鼎发微博直指欢瑞世纪(12.790, 0.18,
1.43%)、七娱乐、华谊兄弟(10.500, 0.01,
0.10%)侵权让小说《诛仙》的版权纠纷浮出水面。萧鼎称,作为小说《诛仙》惟一原创及著作权权利人,自己完整享有小说的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据安徽商报消息
5月21日中午,在岳西县鹞落坪自然保护区海拔1500米的密林深处,安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中药专业的师生们正在参加野外实践教学。其间,偶然发现了三株近乎透明的奇怪植物。其中两株生在一起,另一株长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带队的药学系主任、副教授毛小明经过仔细观察,认定这是我省罕见的植物水晶兰。
它的传说
水晶兰独特的习性和神奇的外形,在民间被称为“死亡之花”。尤其是在中国的小说中,它要么被神话成能够起死回生的仙草,要么被视为具有灵异力量、可于无形中致人毙命的邪物,甚至它的幽香也被传为能毒人于无形。
它的真相
水晶兰虽然名字中有个“兰”字,但却不是兰花。它属于鹿蹄草科、水晶兰属,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多年生草本腐生植物。整个生命只有几个月,能在幽暗处发出诱人的白色亮光。
水晶兰是一种全身洁白的植物,没有叶绿素,不能够进行光合作用,所以只能靠外界腐烂的叶子供给营养。它一般生长在海拔1650至3200米冷凉潮湿的针、阔叶混交林间,在我国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珍稀植物,每年四五月份才钻出地面。
分布于中国山西、陕西、甘肃、青海、浙江、安徽、台湾、湖北、江西、云南、四川、贵州、西藏等地。日本、印度、东南亚、北美也有分布。
水晶兰既没有回天的魔力,更不会伤人致命,而是一味可医治体虚久咳的民间良药。此次在安庆地区发现该种植物,对中药资源的分布有着研究价值。
收藏 收藏

小说,读来容易,评则困难。一本小说,好看与否,这是多数人都能回答得出来的。可好在哪儿?不好的话,又是败于何处?对此,很多读者恐怕就一头雾水了。
毕飞宇的新作《小说课》,则能让读者对小说的写作有更多了解。这本书,是由毕飞宇在高校中关于小说写作的讲稿集成。毕飞宇认为,小说最重要的是两个字:温度。一本小说的好与不好,可能与文笔或构思等息息相关,但至关重要的,是小说本身的温度。
有的小说,一味地冷。语言冷,情节更冷,从头到尾一个色调。这样的小说,读起来无疑是对人耐心的考验。我们在读的过程中,内心也是阴冷而沉重的。
而有的小说,一味地热。读起来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但掩卷沉思,发现除了那些闹哄哄的词汇,其他的似乎什么也没读懂,更谈不上领会。
所以,一篇好的小说,一味冷或一味热,都是败笔。
若要冷,该怎么写呢?毕飞宇以张爱玲的文字为例,对“冷小说”做了深入的阐述。张爱玲的文字,整体上是偏冷的;但同时,字里行间又透露出对生活的渴望,这就是热。没有这些“热”,整体上的“冷”,也就显得乏味而单调了。而若是热呢?成功的典型,莫过于《平凡的世界》。热乎乎的文字,仿佛在读者的心中镶进了一个热的世界。可这样的热,又是通过不幸的“冷”衬托出来的。没有了那些不幸,对美好生活的热切期盼,就无法那么动人心扉。
一篇好的小说,首先要有主调:是冷还是热?其次要丰富:冷与热都不是单一的。冷,是通过热来反衬,冷中有热;热,是以冷作为铺垫,以冷引出热。如此一来,小说才会显得丰富而充实。有矛盾、有对比,也才能增加文字打动人心的力量。这些,其实就是毕飞宇多年来关于“小说的温度”的切身体会。
写作不是盲目的,阅读同样也不应该盲目,这也是我们应该读读这本书的原因。懂得了小说该怎么写,也就能明白读书该怎么读。

昨天,贾平凹创作的最新长篇小说《极花》首发。小说写了一个从乡村到城市的女孩胡蝶,从被拐卖到出逃、最终却又回到被拐卖乡村的故事。《极花》不仅保持了作家的既有水准,而且在写作方法上推陈出新,是贾平凹创作中又一特色鲜明的作品。贾平凹在写《极花》时借鉴了中国水墨画的手法,尝试用中国传统绘画的方式来写小说。贾平凹说:“我的小说喜欢追求一种象外之意,《极花》中的极花、血葱、何首乌、星象、石磨、水井、走山、剪纸等,甚至人物的名字如胡蝶、老老爷、黑亮、半语子,都有着意象的成分,我想构成一个整体,让故事越实越好,而整个的故事又是象征,再加上这些意象的成分渲染,从而达到一种虚的东西,也就是多意的东西。可惜我总做不到满意处。”作者:雷县鸿

3月16日,作家萧鼎发微博直指欢瑞世纪(12.790, 0.18,
1.43%)、七娱乐、华谊兄弟(10.500, 0.01,
0.10%)侵权让小说《诛仙》的版权纠纷浮出水面。萧鼎称,作为小说《诛仙》惟一原创及著作权权利人,自己完整享有小说的著作权,之前从未授权过包括欢瑞世纪、七娱乐以及华谊兄弟在内的任何第三方就小说《诛仙》进行改编、拍摄网络大电影。随后,欢瑞世纪对此发表声明称欢瑞世纪独家拥有萧鼎所著小说《诛仙》电影电视剧改编权,欢瑞世纪一直以来并且会继续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行使公司的权利。声明一出,萧鼎再次发微博表示没有授权欢瑞世纪任何网络剧、网络大电影版权,并要求欢瑞世纪拿出拥有版权的合同。资料显示,小说《诛仙》最早连载于幻剑书盟,自推出以来赢得了大批书迷的喜爱,积累了超2000万的粉丝群体,小说也后续进行了包括游戏、漫画、影视在内的IP资源的不间断开发。其中,电视剧和电影的改编权被欢瑞世纪获取,期限为2011年3月至2017年7月六年。2016年,由小说《诛仙》改编的电视剧《青云志》正式播出,全网播放量突破200亿次,电影版目前正在筹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