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现实主义小说创作:道路依然广阔

摘要: 华龙网5月24日16时20分讯
为扎实开展“深入生活,讴歌时代”主题实践活动,不断推出青年人才和优秀作品,巴南区作家协会、巴南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于2018年5月19日在巴南区行政中心召开高光亮小说创作座谈会。巴南区文
…华龙网5月24日16时20分讯
为扎实开展“深入生活,讴歌时代”主题实践活动,不断推出青年人才和优秀作品,巴南区作家协会、巴南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于2018年5月19日在巴南区行政中心召开高光亮小说创作座谈会。巴南区文联主席戚万凯出席会议。陈显明、周玉祥、胡平原、钱昀、唐晓林、林永蔚、李华、祝绘涛、刘凡君、刘学兵等参加座谈会。座谈会由巴南区作协、区评协副主席刘学兵主持。与会者围绕高光亮发表在《巴南文艺》春季号上的小说《马九》《一路梅花香》《主任之死》的故事情节、人物塑造、主题思想等方面展开点评,探讨如何修改作品的思路。

摘要: 只有13
岁,已创作了两部小说,大群粉丝翘首以盼,期待着她的新作,她就是王端。她从2岁的时候就开始听书,8
岁起看书,10岁起写小说,12
岁又开始将自己写的小说录制成音频发到网上,她正经历着与同龄孩子不同的人
…只有13
岁,已创作了两部小说,大群粉丝翘首以盼,期待着她的新作,她就是王端。她从2岁的时候就开始听书,8
岁起看书,10岁起写小说,12
岁又开始将自己写的小说录制成音频发到网上,她正经历着与同龄孩子不同的人生旅程。2岁听书奇思妙想童趣多王端的爸爸王富荣是铁路职工,妈妈姜欢曾是教师,在这个家里,女儿爱父母,父母更爱女儿。每次夜幕降临,家里总会有“仙子”“
将军”出现,不是别的,是爸爸在给女儿读书听。不听故事就睡不着觉,听书,已是习惯。四大名著、各种童话故事,王端反复听了许多次,早已烂熟于心,一旦爸爸读错了字,她便赶忙提醒说:“爸爸,这里读得不对,应该是……”女儿的认真让爸爸不得不格外谨慎。“为什么唐僧在遇到徒弟们之前没有被妖怪抓走,之后总被抓走呢?”“《三国演义》
里的将军为什么没有女的?”王端冷不丁的提问常让爸爸手足无措,那时她仅2
岁。那时候,对不识字的王端来说,爸爸就是自己的笔头子,只要有了什么想法,就让爸爸帮着写下来。“记得一次我抱着她爬楼梯时,她突然说想变成一把伞,我问为什么,她说‘让爸爸拿在手里,省得抱着我,我还可以为爸爸遮太阳。’”回忆起这段情境,王富荣说,自己仍满心感动。8岁看书家国情怀在心中刚上一年级,王端就手不释卷,凭着认识的一些拼音、汉字和书中的图画,半看半猜,竟也能看出不少端倪。几年下来,少说也看了上百本书,这些书倘若摞起来的话恐怕要比她的身高还高了。王端家中有个电视机,蒙着块儿遮尘布,这是家里最不常用的电器了。“我们十来年不看电视了,偶尔会用电脑看些影视剧。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父母爱书孩子也会爱书。”姜欢说。听过的书,王端还会去看上几遍,每一次都像是自己作为主人公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虽然脸蛋还很稚嫩,可她的心却成长了不少,小小的人儿就有一种浓厚的家国情怀。
她说:“国、家是不可以分开的,国就是家,有国才有家,我们都该是不惧艰险保家卫国的人。”10岁写小说可贵的坚持“我要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听好友对自己讲这话时,王端感动极了,此后便心心念念想为这份友谊做点什么。一次,老师给同学们推荐了冰心的文章,王端便对父母说:“我也想写出一手好文章,那时老师就会向同学们推荐我的文章啦。”“你试试呗,爸爸妈妈支持你。”父母没有给她泼冷水。那时,王端上三年级,开始了处女作《一辈子的好朋友》
的创作。写书,不易,尤其对一个10 岁小孩来说。她强迫自己每天都要写出500
字,写了撕,撕了写,一万字的小说她整整写了一年。翻看她的手写本,工整的铅笔字中会冒出几个拼音,她巧妙地画上插图,配上空心艺术体的标题,有目录,
有简介,有主题歌,还有写给读者的悄悄话,她的认真感动了她的朋友。王端随身携带手写本和铅笔,公交车上、超市里……灵感一来便奋笔疾书。比如遇到对双胞胎吧,她都能写出个一人分出两个灵魂的桥段来。有时太专注于构思,也闹了不少笑话,“一次坐公交车时突然有了灵感,我就写了起来,写完一页后,感觉自己坐过站了,就赶紧下了车,没想到竟下早了,后来就追着公交车一通跑。”王端笑呵呵地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眼下,王端写的又一部小说《冰惠兰心》
已经和粉丝们见面了,她将小说连载发布到网站上,上千的点击量是对她的鼓励,只是粉丝们还不知道这背后有着比故事本身更感人的情节。“起初我都是用铅笔写,后来爸爸告诉我,铅笔字时间一长字迹就模糊,为了长久保存下来,我又用碳素笔描了一下。”王端口中只是“描了一下”,记者看到的却是厚厚的一本铅笔字统统被描了个遍。看着王端的手写本,记者满是好奇,只见每一节故事后面都写着“备忘录”,依次排列的数字标号后面洋洋洒洒地写着一些话。“我会反复读,要是想修改的话,就在最后留的空白处写,然后标上和文中对应的符号。”王端告诉记者,“你看,小说的第二部有两个版本,因为当初写时年纪还小,感悟不深,写得不好,这是我又重新写的。曾想过放弃,后来咬咬牙挺下来了,好在坚持总有收获。”12岁录制音频小说追梦学习两不误王端很喜欢用手机软件听书,“我也试试录自己的书吧!”2016
年寒假,她突发奇想,开始读《冰惠兰心》。关上房门,一捣鼓就是一个晚上,录好了给爸爸妈妈听,让人惊喜得不得了。“起初效果嘈杂,后来就找个更安静的地方录制,再适当调整音量,总之想了很多办法,传到网上,没想到还挺受欢迎。”有时读着读着,王端就红了眼圈,她总能被故事感动。一本《诗经》、一个手写本、一台电脑、一架钢琴,这是记者在她的卧室见到的。看书写作、练琴唱歌就是她的日常。同时做这么多事,学习成绩仍是名列前茅,对此她有自己的高招,“我常猜作业,老师还没留我就提前写完了,猜得八九不离十,回到家有许多时间写作、读书、练琴。”“尽管我从未想过要做一个国王,
你依然是我的小公主。”王端12
岁生日时,爸爸在送给她的书中这样写道。这本书是用白纸打印、订书器订装的,不厚,是爸爸亲手整理的,记录了12
年来女儿生活中的点滴,还配上了女儿不同阶段的照片。王富荣夫妇还珍藏着女儿小时候的作文本、每次演出的节目单……怪不得王端的心思那般细腻。

摘要:
近年来,互联网的崛起对各大传统行业造成了冲击,出版业也在所难免。以往“作者投稿-出版社签稿-纸书出版”或者“出版社策划选题-找写手撰稿-纸书出版”的传统出版模式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发生了大变革。像《
…近年来,互联网的崛起对各大传统行业造成了冲击,出版业也在所难免。以往“作者投稿-出版社签稿-纸书出版”或者“出版社策划选题-找写手撰稿-纸书出版”的传统出版模式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发生了大变革。像《盗墓笔记》《藏地密码》到《余罪》这些畅销书无一不是由读者的深度参与产生的。出版界再也不是出版方、作者说了算的时代,而是进入了读者先导、围绕读者阅读兴奋点的作者、读者、出版方深度互动的开发模式。现象小说粉丝建qq群讨论故事走向去年表现最抢眼的原创小说《余罪:我的刑侦笔记》就是新出版模式的经典范例。据悉,《余罪》讲述了警校学员余罪在一次选拔中意外成为了警方卧底,随后经历了种种惊险刺激的案件,最终成为警界传奇的故事。和《鬼吹灯》《盗墓笔记》等百万级畅销书相仿,《余罪》也曾在网络上连载过一段时间,因而在实体书出版前就积累了十分丰厚的人气。2013年,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甚至以《余罪》的火热为话题专访了小说作者常书欣,从而将本书推向了另一个高潮。据一位自称《余罪》骨灰级粉丝的网友“与罪同行”透露,自己当时是从《余罪》连载的第一周就开始追看,一下子就被小说跌宕的剧情和鲜活的角色牢牢吸引了,每天睡前拿着手机看《余罪》成了那段时间必做的事。慢慢他才发现像自己这样的读者还有很多,于是大家干脆建了个qq群交流,后来甚至把作者常书欣也拉进来了,“那时候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讨论故事的走向,比如刚完结的案件有没有伏笔?某某人物有没有企图?有时候老常也会和我们互动,听取我们的一些意见,不过更多的是出其不意吧,让我们想都想不到。但碰到和自己设想的剧情一样时,那感觉别提多爽了。”据他透露,《余罪》的粉丝里不仅有像自己这样的普通网文读者,甚至还有几个现实职业就是警察的读者,在为《余罪》精彩情节喝彩的同时,也会提出很多专业方面的见解,使小说更具备现实意义和可信度。趋势“互联网+出版业”让读者决定主角命运事实上,随着微博、微信等自媒体以及各大阅读平台的茁壮成长,网络小说已经越来越多走进当代都市人的生活中,而越来越多的读者也开始有意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除了新晋的畅销书《余罪》之外,像名噪一时的《盗墓笔记》《藏地密码》都曾遭遇过类似的“命运”,改变剧情、改变cp、乃至改变主人公的命运都早已不是新鲜事,很多作者都在私下表达过很多书写到最后,已经和一开始构思的大相径庭。随后更有人挖出金庸大侠也曾为了照顾读者的情绪改变过《神雕侠侣》的走向,让小龙女在跳崖后“死而复生”。可见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互联网的平台,但读者渴望参与到作品走向、决定主人公命运的意愿已经十分强烈了。而这种具备互联网“参与感”的创作模式不仅在国内原创小说上有所体现,在国外同样影响深远。最近的例子就是去年火爆院线的好莱坞大片《火星救援》了。《火星救援》同样改编自作家安迪·威尔的同名科幻小说,据作者透露,该书一开始本来是只想写给像自己这样的“科幻控”“技术控”看,没想到随着情节的发展,他的读者队伍却不断壮大。完成整部小说后,他将小说发给了两千位专业读者,请大家就科学和技术上的细节纠错。这些专业读者中,既有化学家、电路工程师,也有美国航母技术人员。2012年,安迪·威尔在个人网站免费发行了这部小说的电子书,并听从读者建议把它放上了亚马逊,随后迅速称霸了电子书排行榜。2014年,《火星救援》实体书进入了《纽约时报》十大畅销书之列。业内观点:出版业遭遇变革,内容依然是王道当“互联网+”和“出版”联系在一起时,也就意味着传统出版业很可能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革,而从《余罪》到《火星救援》的双双火爆,我们也可以明显看出一本书的内容已经逐渐由读者即消费者所决定,而非之前由出版社一手掌控。上海读客图书公司副总经理程峰向记者表示,随着网络化进程的加快,消费者参与产品开发的模式也开始逐渐渗透到传统出版领域,然而“互联网+”只是形式上的改变,读者对作品的参与度也不可一概而论。针对出版业的特有属性,决定一本书是否能够得到市场和读者真正认可的,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到产品的内容上。“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余罪》,虽然出身于网络,但实体出版后依然没有遭遇差评,在豆瓣的评分也超过了8分,除了得到专业人员的指导外,作者的文笔和小说的内容也确实得到了实体书读者的认可。”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夏亮亮

摘要: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在中国可谓源远流长。然而,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关于现实主义创作已经过时的言论却时有泛起。面对急遽发展的中国社会,现实主义真的过时了吗?现实主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现实主义文学传统在中国可谓源远流长。然而,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关于现实主义创作已经过时的言论却时有泛起。面对急遽发展的中国社会,现实主义真的过时了吗?现实主义小说创作还有生命力吗?
一场“现实主义的胜利”
2015年秋,被称作史上竞争最激烈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终于开花结果。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5部作品折桂。它们受到了专家和读者的广泛认可,被普遍认为“体现了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的思想高度和艺术水准”。

摘要: 本报讯
海南实力作家小说创作文丛日前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文丛选取了杜光辉、张浩文、符浩勇、杨沐、严敬、韩芍夷、李焕才、陈位洲、吉君臣和陆小华10位在海南文坛上非常活跃的实力
…本报讯
海南实力作家小说创作文丛日前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文丛选取了杜光辉、张浩文、符浩勇、杨沐、严敬、韩芍夷、李焕才、陈位洲、吉君臣和陆小华10位在海南文坛上非常活跃的实力作家近年来创作的优秀中短篇小说。据介绍,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来,我省作家立足海南积极创作,以“文学海军”的美誉成为中国文坛上一股崭新的力量。为向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献礼,充分展示海南文坛实力作家小说创作整体风貌,海南省作协副主席符浩勇策划,并与国内著名当代文学评论家郑润良共同主编了这套文丛。记者了解到,该文丛是一套中短篇小说选,10位入选作家每人一集,包括杜光辉的有深邃思想性的《嬗变》,张浩文的赞扬底层百姓美好品质的《鞋子去找鞋子的朋友》,符浩勇的对生命意识展开精神探险的《今生盛宴》,杨沐的女性题材写作《天下洁白如哈达》,严敬的对生存状态进行拷问的《芒果园蝴蝶》,韩芍夷的展示人物情感对撞的《倾听咖啡屋》,李焕才的大海题材故事《渔头的两个徒弟》,陈位洲的力图展现人性闪光的《雄关漫道》,吉君臣的《断桥》和陆小华的《美人迟暮》也都各具特色并闪现智慧光芒。

图片 1

路遥《平凡的世界》影响了一代人。均为资料图片

图片 2

2015年秋,被称作史上竞争最激烈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终于开花结果。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5部作品折桂,被认为是一场“现实主义的胜利”。图为入围作品书影。
这种高度的共识从何而来?
茅盾文学奖评委、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认为,王蒙始终抓住了文学来源于生活这个关键,《这边风景》对时代的反映保持了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完成得出色且富有创造性。
茅盾文学奖授奖词称“李佩甫深切地关注着那些背负土地行走的人们。他怀着经典现实主义的雄心和志向,确信从人的性格和命运中可以洞见社会意识的深层结构”。
其他三部获奖作品也都是作家关注时代、深耕生活的产物,体现了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对历史与现实的把握能力、处理能力:《江南三部曲》聚焦百年中国的革命史和精神史,《繁花》记录在时代变迁中流动变化的大都市上海和上海人,《黄雀记》则书写“香椿树街”这个中国小地方小人物的命运起伏。可以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见证了一场“现实主义的胜利”。
蔚为大观:现实主义创作成为时代风尚
现实主义创作在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中大放异彩,是近年中国现实主义小说创作繁荣的一个缩影。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看来,近年来的文学创作中,现实题材一直都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
在长篇小说创作中,现实题材更是重头戏,连绵不绝地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在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之外,还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书单:
2013年,贾平凹《带灯》、韩少功《日夜书》;2014年,关仁山《日头》、刘庆邦《黄泥地》、刘醒龙《蟠虺》、王跃文《爱历元年》、阎真《活着之上》、苗长水《梦焰》、刘克中《英雄地》;2015年,周大新《曲终人在》、陶纯《一座营盘》、陈彦《装台》、迟子建《群山之巅》、张者《桃李》、弋舟《我们的踟蹰》……
“这些作品在现实领域的开拓、生活层面的勘采、人生底蕴的探掘等方面,都较前表现出不主故常的创意、钩深致远的深意,或因内蕴独到而令人回味无穷,或因写法新异而令人为之惊喜。”白烨说,“这可以表明,我们的作家在直面现实的文学追求中,因为人生体验与艺术历练的两个方面的不断长进,使得他们的创作更具艺术的勇气与生活的底气,从而也使整体的长篇小说创作更接地气,更具生气,使得现实主义创作成为蔚为大观的时代风尚。”
2016新年伊始,一批中国文坛宿将又集体发力:王安忆最新长篇小说《匿名》日前摆上了各地书店的新书书架,贾平凹《极花》花落人民文学出版社,格非《望春风》首发于今年第1期《收获》杂志,方方《软埋》亮相今年第2期《人民文学》杂志,毕飞宇、阿来的新小说进入冲刺期……有评论家注意到,这些小说中,现实主义书写风格相当醒目。比如,取材真实事件、聚焦乡村婚姻的贾平凹新作《极花》,以风俗画般笔墨铺陈,吸引了大量忠实读者关注。小说计划首印20万册,这在纯文学领域堪称是不俗的成绩。
与长篇小说一样,近年的中短篇小说创作也以现实主义书写为主,大多有着明显的社会关切与问题意识,如方方的《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毕飞宇的《大雨如注》、弋舟的《而黑夜已至》、石一枫的《地球之眼》、双雪涛的《平原上的摩西》、荆永鸣的《较量》、蔡东的《出入》、文珍的《到Y星去》等。
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认为,在近期涌现的一批现实主义力作中,不少作家克服将“社会新闻”简单移植进艺术世界的急切和粗糙,而是注重接地气、引活水,深入生活的底层,书写急遽变化中的社会,刻画生活湍流里沉浮和搏斗的普通人,从而引发读者思考。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现实主义文学精神长存
2015年夏天,清华大学在给新生寄出的录取通知书中附有一份特殊的礼物——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校方表示,作为清华新生的第一课,这既是对他们良好阅读习惯的培养,也旨在引领他们体会大时代中的青年人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情关切。
《平凡的世界》作为一部当代文学的经典作品,自出版以来,就成为一部始终受到读者喜爱的畅销书,持续二十多年不减。文学评论家贺绍俊认为,路遥在20世纪80年代西方现代派文学风靡中国文坛的总体环境下,坚守了自己的文学立场和文学理想,证明了以传统现实主义叙述方式写出的作品,仍然具有持久的魅力。
“路遥构思《平凡的世界》时,应该是想到了柳青写《创业史》,他也希望自己能像柳青那样,去写一部反映农村现实的史诗性的作品。”贺绍俊说。
作为路遥的文学导师,柳青扎根乡间14年的个人实践,树立了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标高,他摒弃闭门造车、盲目想象的写作方式,将现实主义文学精神发挥到极致。
“人民生活中本来就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后,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弘扬柳青精神,成为作家们的自觉意识和行动指南。
陕西作协主席贾平凹,与当年的柳青一样,把笔墨倾注在陕西的土地上,他几乎跑遍了陕南重要的乡镇和村庄。“生活为源泉,这是最明白不过的道理。只有接受生活的浸染,提笔时才能写出想要的东西。”贾平凹说,“柳青的作品一直在影响着、引领着我们,使现实主义文学精神文脉长存。”
“作家只有具备了现实主义的精神立场,才能在创作中做到‘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顺应人民意愿,反映人民关切’,使作品具有属于这个时代的标志性与辨识度。”白烨说。
继承与创新:现实主义文学之树长青
中国小说学会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日前揭晓,青年作家石一枫的《地球之眼》在中篇小说排行榜上独占鳌头。该小说以引人入胜的情节,直击社会道德状况,被誉为近年现实主义创作的重要收获。
“现实主义肯定没有过时。”石一枫说,“恰恰是现实社会的复杂,认识现实的思维方法的复杂,使得现实主义这种创作方法越来越丰富了。”
现实主义文学创作为青年一代作家所继承和发扬。另一位青年作家徐则臣出版于2014年的长篇小说《耶路撒冷》,呈现了“70后”一代人复杂的精神世界和立体的中国社会,获得了评论界的高度赞誉。在这部40万言的小说中,作者富于创造性地发展现实主义手法,以文体的交叉互补和语言的变化多端形成叙事空间的多重性,挟裹着复杂多义的经验,最终形成一个包罗万象的总体世界。
“当代中国小说开始面对现实,试图处理复杂的中国经验,并在艺术上作出了各个方向的探索。”文学评论家李云雷说,这一积极的创作态势,表明中国文学正处于巨大转变之中——从注重借鉴西方文学,到开始重视本土资源,并在这一基础上探求中国的表现方法。
现实主义不仅是一套创作方法,而且是一种文学精神和文学情怀。在白烨看来,多变而多彩的社会生活,多样而多元的文学手法,使得作家的创作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但最有分量和最有价值的文学,依然是直面人生、直指人心、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文学。“这种基于现实主义精神的写作,不仅为时代所需要,而且为读者所喜欢,也显然更有广泛的影响力与长久的生命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