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枉然

  她是睡著了——

  昨天我冒著大雨到烟霞岭下访桂;

  这几天秋风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著了无形的利箭——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著!」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著,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著它的恩思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辉——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你枉然用手锁著我的手,

  你去,我也走,我们在此分手;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

  南高峰在烟霞中不见,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你上哪一条大路,你放心走,

  她入梦境了——

  在一家松茅辅的屋檐前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你看那街灯一直亮到天边,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我停步,问一个村姑今年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你只消跟从这光明的直线!

  她是眠熟了——

  翁家山的桂花有没有去年开的媚,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著你,

  涧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

  那村姑先对著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从灰土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放轻些脚步,别教灰土扬起,

  她在梦乡了!-一

  活像只羽毛浸瘪了的鸟,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我要认清你的远去的身影,

  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恋。

  我心想,她定觉得蹊跷,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直到距离使我认你不分明,

  停匀的呼吸:

  在这大雨天单身走远道,

  再不然我就叫响你的名字,

  清苍渗透了他的周遭的清氛;

  倒来没来头的问桂花今年香不香。

  不断的提醒你有我在这里

  有福的清氛,

  客人,你运气不好,来得太迟又太早;

  为消解荒街与深晚的荒凉,

  怀抱著,抚摩著,她纤纤的身形!

  这里就是有名的满家弄,

  目送你归去……

  奢侈的光阴!

  往年这时候到处香得凶,

  不,我自有主张

  静,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你不必为我忧虑;你走大路,

  平铺著无垠,

  弄得这稀糟,今年的早桂就算完了。」

  我进这条小巷,你看那棵树,

  波鳞间轻漾著光艳的小艇。

  果然这桂子林也不能给我点子欢喜:

  高抵著天,我走到那边转弯,

  醉心的光景:

  枝上只见焦萎的细蕊,

  再过去是一片荒野的凌乱: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看著凄惨,唉,无妄的灾!

  在深潭,有浅洼,半亮著止水,

  折一枝藤花,

  为什么这到处是憔悴?

  在夜芒中像是纷披的眼泪;

  舞,在葡萄丛中,颠倒,昏迷。

  这年头活著不易!这年头活著不易!

  有石块,有钩刺胫踝的蔓草,

  看呀,美丽!

  西湖,九月

  在期待过路人疏神时绊倒!

  三春的颜色移上了她的香肌,

  但你不必焦心,我有的是胆,

  是玫瑰,是月季,

  凶险的途程不能使的心寒。

  是朝阳里的水仙,鲜妍,芳菲!

  等你走远了,我就大步向前,

  梦底的幽秘,

  这荒野有的是夜露的清鲜;

  挑逗著她的心——纯洁的灵魂——

  也不愁愁云深裹,但须风动,

  像一只蜂儿。

  云海里便波涌星斗的流汞;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温存。

  更何况永远照彻我的心底;

  童真的梦境!

  有那颗不夜的明珠,我爱你!

  静默,休教惊断了梦神的殷勤;

  抽一丝金络,

  抽一丝银络,抽一丝晚霞的紫曛;

  玉腕与金梭。

  织缣似的精审,更番的穿度——

  化生了彩霞,

  神阙,安琪儿的歌,安琪儿的舞。

  可爱的梨涡,

  解释了处女的梦境的欢喜,

  像一颗露珠,

  颤动的,在荷盘中闪耀著晨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